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神霄之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你凝视深渊
 
“所以呢?你今天来我幽泉峰,想要跟我说什么?”凝渊脸色阴沉,说话之时,身上也慢慢罩起了一层冷冷的杀气。

任平生看着他,说道:“那一晚,我的妹妹也死了,只剩一天了,她就满十三岁了。”

“那我很抱歉……”

凝渊依旧是冷心冷面,任平生道:“这就完了?你不问问,她是谁吗?”凝渊道:“你不是说了吗?她是你妹妹……”

任平生往前走去,继续说道:“在她十岁那年,北荒大旱,许多人流离失所,那年父亲带着士兵去北荒各地赈灾,我也跟着去了,我听见哭声找去,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她的馒头,让人抢去了,然后,我把她带回了王府,说以后,不会再有人抢你的东西了,也不会再饥饿了……”

“小若胆子很小,那两年,总是我到哪,她便跟着到哪,不敢一个人睡,每每听见打雷,都会吓醒,然后抱着我,说‘哥哥,我怕……’”

“那一晚,也是。”

“她说,哥哥,我怕……”

“我说,小若不怕,哥哥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再有一天,就能拿给你了,睡吧……”

“哥哥,真的吗?”

“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哥哥,外面为什么起火了……”

“嘘,一定是父亲在给士兵演习,小若,听哥哥的话,无论等会儿听见什么,都不要出来……”

“哥哥,哥哥!”

“小若!”

“哥哥……”

任平生走到了凝渊面前,看着他道:“小若临死前,还在喊我哥哥,双眼就那样看着我,就剩一天了,就剩一天,我就可以把礼物拿给她了。”

远处,冯鹤等人都沉默不语,绛仙也不说话,只是那样冷冷看着凝渊,只有柳衣衣,一双眼睛慢慢红了,忍不住掉下泪来。

此刻凝渊依旧十分镇定,看着任平生道:“所以呢?你想怎样?”

任平生道:“你刚才,应该问问她的名字。”

凝渊道:“你说了,叫小若。”

“是的,她叫小若。”任平生看着他:“所以,我要把你的人头,带回去祭奠她……”

这一刹那,气氛冰冷如霜,凝渊身后那些人都深深颤抖了一下,此时屏着呼吸,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一瞬间,凝渊眼中惊险两道杀机,右手一凝,凝起一道紫芒,猛朝任平生偷袭了过来,可没等他靠近任平生,绛仙已瞬间飞至,一掌拍去,“砰”的一声,凝渊被这一掌正中胸口,登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

其余人皆吓得宛若石化了一样,连境主这样高的修为,都承受不住这女子的一击,他们哪还敢上去送死?碰着一下便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凝渊也没有想到,这女子竟有如此恐怖的修为,此时站定,手一扬,便是一道血光飞去,却是一把尺许长的飞剑,绛仙五指一张,手指上面绽出五道红光,“铮”的一声,将那飞剑捉在了手里,用力一捏,竟一下捏得粉碎,凝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可他毕竟有神合境大天境的修为,左手一抬,立时祭出一片黑砂,像雾一样朝绛仙笼罩了去。

这片黑砂名为“幽泉砂”,乃是取幽泉峰下万丈深渊的黑泥祭炼而成,带着十分重的阴煞之气,寻常之人,哪怕沾染点滴,也必会损伤元神,这么一大片罩下去,便是神合境强者,元神也会在一瞬间枯竭。

可绛仙乃是天仙转世下来,焉能惧怕这地煞之物?直接从那片黑砂穿了过来,再是厉害的地煞之气,也根本伤不了她分毫,凝渊更是脸色一变,不待出招,绛仙已瞬间欺近,五指红光一闪,一下按住他手臂,只一震,“咯吱”一声,这条手臂骨骼尽碎。

“啊!”

凝渊惨叫一声,刚凝聚起来的功力也被那一下震散了,绛仙另只手一掌打在他背上,这一掌却非寻常掌力,“砰”的一声,一下震断了凝渊全身经脉。

“噗!”

凝渊一口鲜血喷出,欲将元神遁走,怎料绛仙五根手指往他头顶一拍,硬是将元神打了回去,凝渊登时七窍流血,这一下元神重创,想逃也逃不走了。

“呃……”

鲜血不断从他嘴里涌出,就这么几下,绛仙就废了他一身的修为。有何奇怪?他不过也就修炼了几百年而已,区区几百年的功力,在绛仙三千年神元面前什么也不是,绛仙刚才要杀他,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要把他的命,交给师祖处置。

此时,其余人几乎都吓傻了,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跪下!”

绛仙按着凝渊的头,一脚踢在他腿上,“咯吱”一声,两条腿的膝盖直接被踢得粉碎,使之跪了下去,满身皆是鲜血。

任平生一步一步向他走了过去,凝渊知道今日活不成了,忽然嘿嘿冷笑了起来:“你杀了我,又如何?你杀了我,你的那些家人就能活过来吗?哈哈哈……我以魂飞魄散为代价,诅咒你,此生必定众叛亲离,你爱的人背叛你,爱你的人因你而死……”

“闭嘴!”

绛仙右手按住凝渊的脸,左手往他嘴里一伸,用力一拔,顿时满嘴鲜血乱喷,竟把整条舌头都拔了出来。

绛仙的怒火!

凝渊满嘴鲜血不断往外涌,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任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慢慢地说道:“善恶的彼岸,没有善恶,当你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说完,拿出匕首,一刀一刀,将凝渊的头颅割了下来。

“噗通”一声,凝渊的无首尸身倒了下去,鲜血还在不断从颈项里喷涌出来,很快把那丈许内的地都染红了。

后面那些人都早已吓得心胆俱裂,不敢动一下,眼前之人,几乎吹一口气,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我,我愿意……归顺杀心长老!”

忽然,有人跪了下去,接着有更多人跪了下去,因为这些年,他们都听闻,杀心长老不杀降者,只要肯归降之人,即可免除一死,人都是怕死的,不怕死的都死了,凝渊背着他们做了那么多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手下都杀,最终自食恶果,但是他们犯不着搭上自己的性命。

很快,投降的人越来越多了,那些个长老面面相觑,最终也有人开始降了,杀心行事,他们都非常清楚,降了也许未必一定能活命,但若坚持不降,那就一定会死,没有其他可能。

冯鹤走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些人,拿不定主意,向任平生问道:“师叔祖,这些人,如何处置?”

任平生把手一抬,袖中放出一道红光来,霎时间,将那些人脸上都映成了血红色,吓得他们颤抖不止,跪伏在地,不敢作声,冯鹤认出那是师叔祖的血玲珑,莫非师叔祖要将这些人的精魄血魂全部收走,用来祭炼血玲珑吗?正寻思间,任平生又凝指一划,血玲珑快速缩小,落到了他手里。

任平生道:“这是我的血玲珑,他们若肯降服,便降服了,若不肯的,你收了他们血魂就是。”说完,径自往外走去,不管身后这些事情,全然交由冯鹤师兄妹两人在此处理了。

幽泉峰毕竟是云澜天境之下四境之一,纵然凝渊已死,可此处必然还有许多飞剑法宝、修炼资源,这些他自是看不上了,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多留,全部交由冯鹤两人处理,到时候把这些资源分配一下,做为奖励拿给下边那些人。

接着任平生回了北荒,回去祭拜一下父亲和小若,任家灭门背后的真凶今已伏诛,想必一百多口人,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吧。

他上次走时,把北荒交给了沈从云,昔日被宁王弄得满目疮痍的地方,如今也渐渐恢复了,这次回来,他打算多住几日再走,至于云澜天境那边,暂且不急,此次他攻破凝渊之境一事,必然很快传遍云澜境,那时万千魔教必会蜂拥而至,他只需等待时机即可,云澜天境不似一座小小幽泉峰,那四面皆是禁制,再加上御玄风那些人,凭他一人也不好对付。

这几日住在王府里,任平生难免睹物思人,触景伤怀,何伯、小若这些人都不在了,娘亲以往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也早已枯萎……整个王府里,忽然空空荡荡的。

今晚星月交辉,洒下一片银光在院子里,如水一般澄澈透明,任平生就这样呆呆坐在石阶上,像小时候一样,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犹记得小的时候,娘亲时常与他说,人死之后并不会消失,而是会变成一颗一颗的星星,在天上。此时那天上一颗一颗,闪烁着的星星,哪一颗是父亲呢?哪一颗是小若呢?哪一颗……是烟雨呢。

“师哥,我把我的神格,给你了……”

“烟雨,不要!烟雨……”

“把树儿一摇,满天的梨花,就好似雪花一样,飘飘洒洒……”

听见昔日师妹的声音,任平生便看见那一颗一颗的星星,也在视线中模糊了,对于别人来说,是过去了一万年,一万年,记忆早就消失了,可是对于他而言,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醒来之后,就过去一万年了,但那些事情,却就像在昨天一样,好像昨天,他还背着烟雨,说一定会带她走出天外之天,说等出去后,陪她去看开满天的梨花。

烟雨魂飞魄散,神格也给了自己,她连轮回都入不了吧……一万年,一万年啊。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任平生向外面道:“衣衣,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师尊,是我……”

绛仙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今晚换了一条浅紫色的裙子,月光落在她的身上,就好似给她身上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紫烟,嫣然动人。

云澜大战在即,任平生见她今晚深夜而来,问道:“绛仙,有事情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