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少年御灵师之不灭初心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千尺崩溃(中)
 
  听闻赤观明的话语,风锦四人不仅没有离开,反而从前后左右四个不同的方位,对赤观明,柳荫和尉迟迥进行包抄与夹击,“桀桀,夺得冠军,很是喜悦吧,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这份喜悦,马上就会被撕得支离破碎”

  柳荫当然知道风锦的话语是什么意思,眼角余光轻轻的扫视了一圈晏英等人,她的脸色也不禁急剧变换起来,或许是因为千尺青碧塔释放出的生命气息的缘故,此刻晏英等人早已被群鳄死死的围困在一个角落,并且还有着更多的龙鳄,不断的加入到这个包围圈中。

  嘶…,风锦的使灵是灰腹绿锦蛇,趁着柳荫失神的片刻,灰腹绿锦蛇的上身突然躬起,径直朝着柳荫的脖颈飞窜而去。灰腹绿锦蛇素来以毒液伤人致命,被咬中者非死即残,其毒素之猛烈,远非金瞳蛇与银瞳蛇所能比拟。

  风锦的内心很清楚,她的实力本不如柳荫,正常情况下,自己绝不是柳荫的对手,想要打赢柳荫,就必须要想其他办法才行,所以她才会用晏英等人的安危来刺激柳荫,惑乱她的心智,然后在以灰腹绿锦蛇进行偷袭。

  灰腹绿锦蛇在即将接近柳荫的身体之际,一团深青色的火焰,却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柳荫身前,而随着这团火焰的出现,周围的空气也随之急剧扭曲起来,并且向外荡漾出一圈圈水波状的涟漪,这正是赤观明的青火灵力。

  滋滋滋…,灰腹绿锦蛇本为冷血动物,对于温度的变化异常敏锐,突如其来的火焰,使得它的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开始抖动,灰绿色的蛇身在触碰到这团火焰的刹那,立时便被焚为了一缕灰绿色的青烟,随风消弭于无形。

  噗…,御灵师与使灵心意相同,荣辱与共,使灵被毁,御灵师亦会遭受重创。灰腹绿锦蛇在被深青色烈焰焚为虚无之际,一口殷红的血液从风锦的口中喷涌而出,而她的身体,也在这道低沉的闷哼声中滚落露天看台。

  风锦的落败,自然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当赤熔与赤灼的视线落到赤观明手中的那团深青色火焰时,暗红色的瞳孔也不禁骤然缩成了一道竖线,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在他们的心头盘旋回荡,“青火灵力,他竟然修炼出了青火灵力”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柔和的声音在晏英的耳畔突然响起,晏英只觉得身体一暖,一股柔和的生命能量正不断的注入他的体内,为他补充着流逝的灵力,晏英抬头看时,出现在他身旁并为他输入生命能量的,正是当代青玄七御中的杜雯,而杜雯的身侧,则是乾元学院的总教官,与她同为青玄七御的木荀。

  作为前来观赛的特邀嘉宾,又兼是青玄七御中唯一的一位药御师,杜雯除了要为自己物色合适的弟子外,再者就是要为重伤的队员进行治疗,而这一届的全大陆少年御灵师精英大赛,因为有着晏英的出现,所以她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选择在一旁冷眼旁观,她就是想要借此机会,观察晏英是否有资格继承千尺塔初代塔主的灵器,千尺青碧塔。

  要知道,千尺青碧塔对于药御师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灵晶或魂晶对于御灵师的诱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千尺青碧塔被某些心术不正之人所得,那可将是巨大的灾难,而晏英等人在大赛中的表现,亦远远超乎了杜雯的预料,所以她才会收下郁天羽作为她的入室弟子。

  木荀的使灵是竹节翡翠鞭,随着他修为的精进,早已达到了人鞭互通,鞭随心动的境界,即便是以防御力著称的黑鳞龙鳄,也依然被他打的鳞甲纷飞,而他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便上前帮助晏英等人,为的就是要在绝境中将晏英等人的潜力给激发出来。

  “桀桀…,纵打一线,横打一片,收回一团,放出一片,不错的鞭法”,就在那群将晏英等人死死围困的黑鳞龙鳄四散逃窜之际,一道沙哑的笑声在空中陡然响起,那道声音就好像是将沙子按在玻璃窗上用力摩擦般,异常的刺耳。

  晏英等人抬头看时,说话的整数一位满脸皱纹,身材佝偻的老者,而见到这位老者的真实面容后,景泠泠等众位女生也都不自觉的被吓了一大跳!

  这位老者除了脸上的皱纹多的出奇之外,他的脸色也是异常的吓人,整张脸几乎都是青灰色的,完全没有一丁点活人应该有的气息,而他那双手握着的,赫然正是一柄殷红如血的如意,而随着老者手指的点动,铺天盖地的血红色光芒自血如意的顶部灿然勃发,宛如血瀑般倾泻到了那群四散逃窜的黑鳞龙鳄身上。

  血芒入体,黑鳞龙鳄的身体如同充气的皮球般开始膨胀起来,身体在膨胀的同时,金黄色的竖瞳也已然变成了暗红色,并且尽皆悍不畏死的朝着晏英等人噬咬而去。

  “老东西,你总算出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佝偻老者的出现的,使得与千峰冷冷对峙的千尺龙鳄大为兴奋起来,巨尾在露天看台上猛的一甩,直奔木樨灵树而去。

  糟糕,它的目标果然是木樨灵树,千峰也真不愧是千尺塔的塔主,内心虽然震惊,但脸庞却依旧是古井无波,“千葳,千蕤,你们几位殿主带领千尺塔弟子保护好观众的安全,我去追踪千尺龙鳄”

  千尺龙鳄的巨尾即将扫到木樨灵树之际,一道道深邃的裂痕宛如蛛网般自其脚底纵横蔓延,随着千峰手印的再度变换,数头杀气腾腾的青木巨龙自这些不断皲裂的缝隙中弾舞而出,瞬间便如粽子般束缚的严丝合缝,这正是千峰的第六灵技,木龙绞。

  “哼,还是老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不屑的冷哼一声,千尺龙鳄周身的金鳞陡然间尽皆竖起,而它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翻滚起来,而随着它身体的翻滚,道道细密的裂痕在木龙身上纵横蔓延,这正是它的第六灵技,死亡翻滚。

  咔嚓嚓…,刺耳的喀嚓声在半空盘旋回荡,随着千尺龙鳄巨躯的不断翻滚,细碎的木屑宛如雪花般四散飘落,眨眼间,坚韧的木龙便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视线从满地的木屑上徐徐扫过,千峰的嘴角抽动了几下,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真没想到,你的实力能够精进到这种程度,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利爪在雪白的木屑上猛的一按,那一排排竖起在龙鳄骨板上的锋锐骨钉,携带着尖锐的破风声,疾风骤雨般朝着千峰的身体攒去,正是它的第七灵技,暴风骨钉。

  “看来,我还真是被小觑了”,自嘲的笑了笑,千峰的手掌略曲,掌心光芒闪烁间,一柄银白色的长剑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光芒氤氲的剑身,虽然只向外暴露出了很小的一部分,但仅仅就是这一丁点的纤维亳光,也依然能让人看见那通体透明的剑身,以及剑身上所雕刻的古拙凤纹,这正是他的使灵,凤纹古剑。

  面对着那铺天盖地的而来的暴风骨钉,凤纹古剑在空中旋转一圈后,随即便幻化为千百道剑影,漫天的剑影在千峰身前迅速排布成一个闪烁着熠熠寒芒的剑轮,而随着剑轮的转动,无数道撕天裂地的凌厉剑气自轮前倾泻而出,朝着千尺龙鳄暴射而去,这正是它的第七灵技,剑雨流星。

  金黄色的骨钉与银白色的剑气激撞在一起的刹那,庞大的灵力波动使得整座露天赛台都开始急剧颤动起来,双方都没有使用任何技巧,有的只是纯灵力的比拼,可越是这样,就越危险,进入到他们这种境界,一旦落入下风,就很难在扳回来,并且失败的一方往往非死即伤。

  脚掌在遍地的碎石上猛的一踏,一只尺余深脚印在地面之上倏然闪现,熠熠的凶光自千尺龙鳄的竖瞳释放而出的同时,强壮有力的鳄尾在半空猛的一甩,一根散发着邪异气息的骨钉自其尾部瞬间甩出,如同坠落的流星般朝着千峰身后的木樨灵树射去。

  木樨灵树在千尺塔中的地位十分神圣,如果直接攻击千峰,那么他定然会进行躲避,或者进行防御,但如果攻击木樨灵树,那么千峰定然会进行救援,毕竟,树是死的,人是活的,攻敌所必救,然后趁他分心之际将其击杀,这正是千尺龙鳄的真正目的。

  果不其然,就在千峰回身援救之际,千尺龙鳄的巨口猛然张开,一团漆黑如墨的毒液自其口中闪电喷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剑轮中心,正是它的第八灵技,毒逝。

  不过,令人感到惊诧的是,哪些被毒液所沾染的凌厉剑气,竟如同飘落到炭火上的晶莹雪花般,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消融起来,而那团余势未消的毒液在腐蚀掉千峰周身的护体剑气后,再次朝着千峰的左肩袭去。

  滋滋…,毒液在落向千峰的左肩之际,千峰的袍服竟然硬生生的被腐蚀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印记,紧接着,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黑烟自其左肩瞬间升腾而起。

  鲜血喷溅,仅仅是沾染丁点,千峰的左肩便已急剧肿胀起来,甚至就连喷出来的血液,都已然变成了黑褐色,并且向外散发出阵阵令人抑鼻的腥臭气息。

  好猛烈的毒素,内心虽然在惊诧,但千峰的脸庞依旧是古井无波,平静的没有半分波澜,因为他深知,自己一旦分神,就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千尺龙鳄那狂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击,届时,形势会对他更加的不利,因为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马虎。

  指尖在左肩接连点动,千峰快速封住伤口附近的穴道,阻止毒素进一步在他体内扩散后,随即用心神操控着剑轮,朝向千尺龙鳄的身体旋斩而去。

  咔嚓嚓…,剑轮所过之处,清脆的破裂声在千尺龙鳄的周身接连响起,紧接着,无数细密如雨的剑痕自其体表四散蔓延,龙鳄周身的金鳞竟如同脆弱的纸片般被撕裂开来,绚丽的血花顺着这些绵密的剑痕倏然绽放,很快便汇聚成了一道汹涌澎湃的鲜血洪流,将龙鳄的巨躯吞没在内。

  右手半握,掌心光影流转间,剑轮又重新化为了寒气逼人的风纹古剑,握于千峰手中,而随着剑尖的颤动,淡淡的清辉从凤纹古剑的剑刃流转而出,众人只觉得眼前陡然一亮,就在他们眼睛闭合的刹那,千尺龙鳄的巨躯已然被斩成了十六段。

  “刚…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看清楚了吗”

  “眼睛眨动的瞬间,千尺龙鳄便已四分五裂了吗?”

  “不可能吧,一剑能将那怪物砍成十六段?”

  瞧着千尺龙鳄那轰然倒塌的身躯,不仅是正在战斗的众位千尺塔弟子,甚至就连千尺龙鳄那怒目圆睁的竖瞳,也盛满了难以置信,“一瞬十六剑,难道这就是你那从未出过手的第九灵技,瞬…剑吗?”

  千尺龙鳄的死亡,不仅没有使黑鳞龙鳄退却,反而更加刺激了它们的凶性,一只只尽皆悍不畏死的朝着露天赛台的众位御灵师冲了过去,其攻势甚至比刚才还要猛烈,大有一副不把他们撕碎,势不罢休的趋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