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王爷追妻之这个杀手有点冷 > 第二十七章 春天来了
 
  丝丝清凉在手腕上蔓延,像山间的溪流沁人肺脾,果然是极佳的伤药。

  两人一时无言,猫五这才有心思环顾卧室景象。只见萧洋的卧室十分奢华,浮金雕的床头,厚厚的羊绒地毯,家具不是紫檀木就是沉香木,甚至墙壁上都镶着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里里外外都透露出一个壕字,连猫五这个平日不缺钱的人,看着都觉得无语,若是老农民看到估计会气得吐血。

  萧洋发现猫五难得可爱片刻,居然又走神了!

  他不悦俯身:“在想什么?”

  猫五嘴角抽了抽:“在想,王爷的卧房真是......十分华丽。”猫五十分艰难地在脑海中找到了一个褒义词。

  萧洋直接忽视了猫五的语气,笑了起来:“那当然,本王的房间能不华丽吗?”

  坊间人尽皆知,闲王爷不仅爱玩,还贪财,和士农工商中最底层的商贾之流交往甚密。今上对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彻底死了心,由着他胡闹。这闲王爷也神奇,皇子做不好,经商反倒风生水起,据说积攒了许多钱财。

  可经过数日的相处,猫五知道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一方面这俗气的审美是一个不错的伪装外壳,而且还能得到许多钱财。有钱能否使鬼推磨不清楚,但大多数人还是愿意为了钱推磨的,所以很多时候有钱就意味着有势。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那些嘲讽的人心态也是奇怪,难道会经商不是能力的体现?萧洋此人,可不是什么纨绔风流公子哥。

  猫五看到萧洋得意的笑,忽然觉得有几分可爱。纵世人皆不解他,依旧风流潇洒、鲜衣怒马。

  萧洋看见猫五微微上扬的嘴角,和那含笑的眉目,忽然觉得那倩兮浅笑如一池春水,荡漾了他的心。

  古有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昔时闻之荒谬,今日一见,忽觉恍然。

  萧洋弯下腰,落下此生最轻柔、最浅尝辄止、而不带旖旎情欲的一吻。猫五睫毛轻颤,却不知为何没有躲避。

  数波春风暖,一池杏花融。

  二更,大皇子府。

  星忽然想起一事,有些不安地进入处事殿,单膝跪地拱手道:“主上。”

  萧鸿继续看着散布在全国的暗探送来的消息,和烈焰堂提供的情报,闻声并未抬头,沉声问道:“何事。”

  星咽了咽口水:“原先主上说要让我们感受两日不得解药的深入肺腑之痛,方可信任我们。那猫五......苏田田应该不需要吧?”

  星作为一个杀手,确实称得上极为不靠谱,还很懦弱,这一点猫五也深有体会。可是星想起那两日自己所经受的痛苦,也会施加到猫五身上,便觉得失魂落魄,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就走进了处事殿。

  萧鸿听到星脱口而出猫五两字,连一个名字的变化都不能适应,不禁皱眉。以烈焰堂的杀手水平,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人存活下来,也是个奇迹。

  不过听到他说的问题,萧鸿犹豫了一下。那个清泠如月、又整个人如一把出鞘的剑的女子......

  萧鸿很快为自己的犹疑找到了一个理由:“她在萧洋府上卧底,确实需要谨慎,如果痛的满地打滚难免会被人看出端倪。”

  萧鸿知道自己对猫五有些情感,但他并不在意。一直以来,他看上的女人就是他的,起初有些兴趣,很快会感到厌倦。猫五身份特殊些,但也是他的下属,等他将来登上帝位,铲除了烈焰堂,再将她收入房中,不过是件小事。

  烈焰堂的杀手避男女之情如蛇蝎,同样冷漠的大皇子却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操控的一件玩物罢了。玩多了丧志,而他不过是怡情。

  只是,等到引火上身的那一日,萧鸿才明白他错的有多离谱......

  这些是后话,而眼下星却笑了出来。萧鸿最嫌弃他的就是他喜怒都写在脸上,太容易闯祸。

  萧鸿终于抬起头,目光冷峻:“你笑什么?”

  星打了个寒战:“没什么,就是属下想象了一下,呃,苏田田,满地打滚的情景,觉得太奇怪了。”

  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连流风和朗月也痛得匍匐在地。可是回想初见那女子,一身蛇咬出的伤痕,依然平静如许,在地上打滚这个词放在她身上确实有些违和。

  萧鸿面庞稍稍和缓,顿了顿说:“她一直都这样吗?不过那毒发可比蛇咬厉害多了。”

  星心想,比起一只蛇咬确实是厉害多了,但是比起数不清的蛇群撕咬,恐怕真难说。

  “是的,苏田田向来如此,从前烈焰堂再变态的训练,她也一脸平静,冷漠毫不在乎。”那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个被蝎子咬住淡定拂下的女孩,那个总是一副冷冰冰模样的女孩。

  他那时以为,她这是对别人狠也对自己狠,直到后来听说了闹得轰动烈焰堂的清歌叛逃私奔事件。猫五疯狂的样子,让他印象极深刻。他终于明白,这个看起来最冰冷的女孩,一旦受伤也最深呢。

  萧鸿听到“毫不在乎”四字,莫名心中烦躁。是的,就是毫不在乎,她对我也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熟悉萧鸿的人以为他性格与他父亲极为不同,实际正好相反。萧鸿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温润如玉不过是个伪装。从皇宫禁城走出来的人,谁没有点伪装呢?

  如果想要的东西得不到怎么办?那就毁掉。

  萧鸿平生在女人方面还从未遇过挫败,就连见到他冷酷一面的澜也倾心于他,可猫五却一副毫不在乎模样。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萧鸿心底烦躁不可抑制地上升,他用力挥挥手像要赶走什么,肃然冷酷道:“两日就是两日,你下去吧,到时候来我这里取解药。”见星似乎欲言又止,他又说:“再多嘴,我停了你的解药。”

  星浑身一震,再未多言,低头默默退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