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重生成了反派的掌中娇温婉谢渊渟 > 第384章 怒怼楚韵瑶!
 
凡是这种大型的聚会,基本都大同小异,最大的区别估计也就是桌上的酒菜了,

剩下的无非就是明撕暗斗,家长里短那些事,

只不过,这玄门百家齐聚,这明撕暗斗,说长道短的人更加道貌岸然罢了。

这不,温婉一只脚还没跨进花厅,就听到有人已经在讨论城门口的事情了,

“听说天佛门今年连不夜城的请帖都没收到,还非要硬闯,让守卫给拦在城门外了,

这也太丢脸了吧?”

“可不是,我还听说那郁掌门还把睥睨峰那两个叛徒收入天佛门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那两个叛徒能背叛睥睨峰,就能背叛天佛门啊!

他总不会以为区区天佛门比睥睨峰还能凝聚人心吧?”

……

说话的都是一些妇人,但能来不夜城的妇人,身份也是不一般的,

不至于蠢到如此地步,

明明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还能说出这种话,无非是拜高踩低,捧睥睨峰的臭脚罢了,

温婉等人倒不至于被这些长舌妇气到,

没想到,就在他们进入花厅后,一路沉默着带他们到花厅的黑衣青年却忽然长长吼了一嗓子,

“天佛门郁掌门到!

红衫圣手到!”

血气方刚的青年人特有的粗狂嗓音被灵力裹挟着传遍花厅的每个角落,

这还不够,之前还一路规规矩矩,仿佛多说一句话就要钱似的黑衣青年微微欠身,

恭恭敬敬道:“郁掌门、圣手请入座,

我家二爷琐事缠身,能迎二位入城已是忙里偷闲,

不过二爷说了,二位先稍坐片刻,若是无聊,也可到客院稍事休息,

待二爷忙完了外边的事情,定当自罚三杯,给二位赔罪。”

话都是安二爷自己说的话,并未添油加醋,但这时候说出来,感觉威力却比之前大了数倍。

之前还在那里说长道短,阴阳怪气的妇人瞬间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

窘的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不夜城对外面的人历来高高在上,即便是三大宗门的宗主也只是礼待三分而已,从未对一个人如此客气过,

何况还不是别人,而是不夜城的真正掌握实权的安二爷,

那妇人身边的众人也有些尴尬,

他们方才或多或少都附和过妇人的话,有些人说的话甚至比妇人更过分,

而安虎的一席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他们脸上。

“诸位这是怎么了,本座还以为自己来早了呢!”

就在僵持之际,一道带笑的声音打破了花厅里尴尬的气氛,

只见江宴带着一众蓬莱弟子浩浩荡荡而来,楚韵瑶就走在他身侧。

那些宗门之人正尴尬着,见来人是玄门百家之首的蓬莱掌门与夫人,

纷纷起身打招呼,假装方才的事情没发生过,

只不过,他们约想尽快将这件事忽略过去,偏偏有人就越不如他们的愿,

只听楚韵瑶高高兴兴道:“本夫人听说,有人没有请柬还妄想冲进不夜城,让守卫们给赶出去了?”

抛开不夜城,玄门百家皆以蓬莱为首,

是以,每次玄门百家的聚会上,楚韵瑶只要一开腔,便会迎来各大宗门的掌门夫人、女长老等人的接连附和,

这次,她说完后却是一片寂静,

甚至还有几个与她交好的夫人都在拼命给她使眼色。

就在这时,红衫冷声道:“江夫人或许是这样希望的,只可惜,安二爷客气的很,

你不想见的人,他愣是客客气气给请进城了,

江夫人若是不想看到我们的话,不若原路返回?

短时间内,我们大抵是不会去蓬莱的,也省的你看着糟心,是不是?”

蓬莱乃是玄门百家之首,位置自然也自靠近主位,

往日他们与睥睨峰相对而坐,明争暗斗的,倒也还能粉饰太平,

可这回安虎直接将天佛门的位置安排在了左边上首的位置,楚韵瑶顿时怒了,

“黎红衫,怎么哪儿都有你?

还有,这几个贱种凭什么坐在这里?!”

她说着,伸手指着伺候的下人,声音尖锐的道:“你们管事的呢,怎么安排的?

什么人都能进不夜城啊?

还让他们坐首位,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就敢当贵客供着,也不嫌丢脸!”

蓬莱每次都坐首位,如今上首的位置被天佛门战局,对面是睥睨峰,

无论他们坐哪边,都显得屈居人下,是以,楚韵瑶虽然闹的难看,江宴却也没有阻止,

反正楚韵瑶蛮横霸道的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外人只会同情他娶了个悍妇,

还能将他想表达的全都表达出来,他乐得自在。

没想到,那侍者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连手里的托盘都没放下,直接道:“这是二爷的安排,江夫人若是有何不满,可以找二爷面谈,

奴婢只是个伺候茶水的小丫鬟,不敢越矩,质疑二爷的安排。”

楚韵瑶在不夜海处处受人吹捧,如今居然被一个小丫鬟扫了面子,

一些早就看不惯楚韵瑶仗势欺人的人一下就幸灾乐祸起来,

刚进门的药王宫宫主和靳北堂的夫人更是直接笑出了声,当然,笑的最大声的还是温婉,

她不仅笑,还乐呵呵在那儿补刀,“江夫人,你是不是把这儿当成你的蓬莱了,还在这儿耍你掌门夫人的威风,

这是不夜城,爱坐坐,不爱坐,出门直走,别拿一个小丫鬟撒气,没人吃你这套!”

言毕,她对那小丫鬟道:“旅途劳顿,还真有些渴了,

小姑娘,给我们几个上点茶水,润润嗓子!”

那小丫鬟“哎”了一声,连忙道:“这茶水有些凉了,诸位请稍后,奴婢这就换一壶热茶来。”

说完,乐颠颠儿跑了下去,这区别对待,不可谓不明显了,

而带着江宴等人进来的不夜城的下人也没说什么,只低头道:“江掌门、江夫人,请!”

俨然是早就知道安二爷的安排的。

楚韵瑶还想闹,江宴面子上挂不住,冷声道:“够了!

本就是我们来晚了,客随主便,坐哪里不是坐,别再闹了,坐次位没你的无理取闹丢脸!”

说完,怒而甩袖走向下人指引的位置,

楚韵瑶呆愣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不敢相信,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

江千羽兄妹二人也颇觉丢脸,一人一边拽着自己的母亲走向席位,

只是他们都很清楚母亲此番举动,皆是因为温婉,一时间,看着温婉的眼神恶毒的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温婉见状,一脸莫名道:“这一家子怕不是脑子都有什么毛病,

我都还没来得及算她追杀我的仇呢,他们一个个的,弄的倒像是我追杀的他们似的,

搞什么呢?”

红衫讽刺的摇头,“有其母必有其子女,楚韵瑶的这一双儿女,将她的刻薄自私学了个十成十,你是不能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正常的事了。”

红衫一副不欲多提的样子,径直转移了话题,“注意靳北堂身边那几个人,

穿淡蓝色衣裙的那个,是青云峰的,也是靳北堂夫人的娘家,

掌门是靳北堂的妻弟,这些年看似一直依附睥睨峰,但野心勃勃,一直试图挤入三大宗门,

如果有机会,他定会将睥睨峰取而代之的,

还有鸦青色那个……”

红衫耐心的给他们介绍着不同宗门的人,这些资料温婉大多都看过,如今红衫一介绍,名字和人就对上号了,

多的也没耐心听,便好奇道:“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看这些宗门之人,似乎对天佛门很不屑的样子,

可安二爷却对掌门如此客气,甚至不惜为了掌门得罪蓬莱和药王宫,这是为什么?”

温婉一开口,几个天佛门弟子都不自觉的竖起了耳朵,

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不夜城,也知道不夜城的人对自家掌门格外客气,却从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终于要听到答案了吗?

他们倒是也想过问掌门,但没那个胆儿,果然还是新来的小师妹厉害啊!

心里一溜儿的吹着温婉的彩虹屁,面上就显得贼溜溜的,

红衫看的好笑不已,“宗门也好,世家也罢,都是讲究底蕴的,

在外人看来,天佛门人丁凋敝,排名又不靠前,没什么值得重视的,

可是在同样从灵力充沛时期留存下来的世家眼里,只有天佛门这样有底蕴,有内涵的宗门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名门正派,

即便有一天天佛门不在了,他们世代传下来的那些心法典籍还是足以支撑一个新的门派林立,

你看当今天下的玄门百家便可窥得一二,

可是别的玄门百家,甚至是三大宗门,每一个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法典籍揣在怀里,

你把门派权力中心的那几个人杀了,

你且看他们,还剩下什么?”

想到在睥睨峰只有掌门和长老的嫡系弟子才能接触到核心的心法,

藏书阁划分为三六九等,心法典籍被看的死死地,没有核心管事的应允,一个人都进不去,

温婉顿时无话可说。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人道:“不对啊姐夫,那几位……我若是没记错,应该是睥睨峰的人吧,

怎么坐在天佛门的位置上了?”

说话的正是靳北堂的妻弟,也就是青云峰的掌门,一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谢渊渟和温婉身上,他却仿若什么都不知道,只一脸狐疑的表情看着靳北堂,

若非红衫早就介绍过这人的德性,温婉还真差点儿就相信他只是一时好奇了。

不过这种时候,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了,

才被红衫扫了面子的楚韵瑶便迫不及待道:“对啊靳掌门,睥睨峰好歹也是三大宗门之一,

不至于连自己的门中弟子都留不住吧?

这不还是你自己请回去的天才吗?这才多久啊,怎么就入了天佛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