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秦薇浅封九辞_ > 第1575章 站到天亮
 
江珏这话吓得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有的人则是偷偷打江亦清的脸色,果不其然,此时此刻的江亦清,帅气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致。

江珏这话,实在过于嚣张!

江亦清当了这么多年江家的老大,从来都只有江亦清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这般嚣张?

况且,如今的江家企业都在江亦清的掌控之中,怎么能说江亦清这个家主的位置空有虚名?

一些不明白情况的年轻人,以为江珏这是在恐吓他们。江亦清一直都在管理江家的企业,江家所有大权都在江亦清的手上,江珏竟然说江亦清这个家主的位置空有虚名,这都是空有虚名的话,那江珏算什么东西?

要说江家如今的所有生意,除了一个江南医院如今是江珏的之外,还有什么是江珏的?

偌大的江家,庞大的医药企业,都在江亦清的管理下蒸蒸日上,江亦清肯定是有手段的,这公司不是江亦清的又能是谁的?

江珏说这些话,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那些只是单纯的把江珏当成本家遗留下来血脉的人,其实心里边是不服气江珏的,在他们的心中江珏只是胎投得好,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本事?

他除了会仗势欺人之外,也没什么本事了。

众人心里边是很不服气的,但江珏这么说,他们又不敢顶嘴。

容夫人知道江珏不是在恐吓人,江珏若是真的这么做,确实是有这个本事的。

“少东家说的是,江家的一切都是少东家说的算,家主这个位置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其实只是一个虚名,少东家想让谁做家主都可以。”

“只不过,如今江家正在做的几个项目风险非常大,且一直是江亦清在负责,对方也是看在他是江家家主的身份才和江家合作的,如今若是江家闹出太大的事端,反倒会影响到江家的根基,这么做对双方都没有好处,还请少东家消消气,今日之事有很大的误会,大家说开了就好,还请少东家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晚辈们一般计较……”

容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头埋得很低很低,姿态也放得特别低。

她几乎是在央求。

江珏看得出来这容夫人有点本事,这稀里糊涂的让她绕了一圈,江珏都差点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那就按照我说的去照办。”江珏寒着脸命令。

容夫人的脸色难看了许多,她与江家的其他人相视一眼,不知该如何回答。

江淮还想找各种借口无视江珏的要求,但好几次想要说出口时都忍住了,因为江勋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而且江勋非常害怕江珏,看到江珏动怒之后,也没有办法。

“容夫人,你对江家的资产最为清楚,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江勋提出意见。

容夫人心情非常沉重,很显然,她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更清楚真的按照江珏说的去做的话会对江亦清有多大的影响,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真的不按照江珏说的去做,就凭他们今天对秦薇浅的所作所为,江珏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少东家,我这就去统计,需要一些时间,还请少东家耐心等待一下。”容夫人非常礼貌地和江珏汇报。

江珏冷哼一声:“等待一下是多久?我没来之前你们就应该老实地按照秦薇浅说的去做,现在才知道跟我说需要时间,不觉得已经晚了?”

“对不起少东家,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容夫人还在道歉。

江珏说:“江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负责,旁支有的是负责人,又不是全部都死光了。”

在场的人,屁话都不敢放一个。

至于江亦清,他忍了很久,听到江珏这句话终于忍不住了,强压着怒火说:“就算少东家查清楚了江家历年来的资产,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这些都已经用在了医学研究上,能给秦薇浅的什么也没有。”

言外之意就是:属于江珏的那些资产全都都搞研究去了,江家账户上的每一分钱跟江珏都没有关系,他哪里凉快就到哪里歇着,别在这里丢人。

不过这样的话也就江亦清敢说,但是他也不敢明说。

江珏:“整个江家都是我的,我若真的要给秦薇浅,送她整个江家又能如何?”

“前提是你要有这个本事。”江亦清危险地眯起双眼。

冰冷的气息在空气中流窜,空气在一瞬间都变得冰冷了,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紧张到屏住呼吸,心脏几乎跳到嗓子眼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江亦清的身上,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松了一口气的江勋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轻咳一声连忙提醒江亦清:“家主,少东家想要知道什么我们这些人就按照他吩咐的去做就好了,剩下的一切容夫人都会处理好,家主应该还有事情吧,我会处理好这件事,家主可以去忙自己的了。”

江勋知道江亦清心中不服气,越是这么说下去,江亦清很有可能跟江珏打起来,真要发生这种事,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江亦清强压着怒火,怒视了江勋一眼。

江勋知道江亦清心里头不舒服,说:“少东家在这里,也没有家主什么事,家主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话说到这里,江勋朝管家投去一个眼神。

管家也生怕两人打起来,只能硬着头皮对江亦清说:“家主,楼上还有人在等您。”

管家在给江亦清找台阶下。

江亦清浑身爆发出骇人的寒气,他显然生气了。

管家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家主,客人还在等着您,若是让他们久等了,不太合适。”

江亦清阴沉着脸,有没有人在等自己,他心里很清楚,这群人就是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想要堵住他的嘴。

江淮和江勋见江亦清都不走,只能一起劝说。

江亦清本来不想走的,两位长辈齐齐恳求,他迫不得已才转身离开。

至于一旁的猪头脸江元桑,瞧见眼前这一幕也不敢在原地逗留,急冲冲追上江亦清的脚步。

兄弟俩是一起离开的,留下江勋来处理这件事。

江元桑心中很不服气,走远之后才怒气冲冲地说:“大哥,我们为什么要走?江珏都嚣张成什么样子了,大哥也不好好管教他,你看我的脸都被打肿了,大哥也不为我主持公道。”

“大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那江珏还没有走呢,我们这么跑掉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江元桑在后面追着江亦清,却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击打在江亦清的心头上,让本来就已经濒临爆发的江亦清彻底恼火了,他赫然停下脚步。

紧随而来的管家瞧见这一幕,脸都青了,急忙说道:“四少爷,您不要胡说八道,家主是真的有事,今天是个好日子,去跟本家的人吵架并不值得。”

“四少爷年纪还小,不懂得其中的道理,江勋老爷子说能处理好就一定能处理好,这点小事情用不着咱们家主亲自出面。说白了,江珏来就是想要耍一耍性子,毕竟是本家的血脉,高傲得很,自小被本家的人宠惯了,养成了高人一等的性子,也是没办法。”

管家好声好气地劝说,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把事情的责任全部推卸到江珏的身上,既捧高了江亦清也踩低了江珏,这才能勉强地让江亦清的心情平复些许。

可江元桑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利弊,他依旧保持自己的不满:“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让着江珏?凭什么啊,我就是心里边不服气!明明这些年都是我大哥在打理公司,凭什么是江珏一回来这里的一切就都要变成江珏的,你也不看看他刚才那嚣张和耀武扬威的样子,就是因为你们太害怕了,所以他才这么有恃无恐!”

江元桑忿忿不平的抱怨。

管家说:“四少爷,您就别说话了,其实今天您不说话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剩下的一切事情,江勋老爷子都会处理好,如今就算我们跟江珏置气也没有什么用处。”

“为什么没用?直接让人把他扫地出门不就可以了?”江元桑反问。

管家说:“江珏说的也没有错,虽然家主如今掌控着江家的一切,表面上是掌握大权,但江家始终是江珏的,白纸黑字都写得清清楚楚。”

江亦清虽然现在掌控着江家的一切,但也改变不了这一切都是属于江珏的事实。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让江珏那么顺利的拿到江家的一切罢了,其他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管家说了很多,分贝不大,语气也很轻,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他知道这么说会让江亦清和江元桑不高兴,但事实就是如此,江元桑或许不懂,但江亦清一定明白其中的道理。

江亦清应该知道,他改变不了江珏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这个事实,否则刚才也不会听江勋的话,离开。

偌大的走廊上,安静到只剩下脚步声。

江亦清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停止自己书房的门口前,他漆黑的眸子如同璀璨的黑曜石,散发着的微光冰冷骇人。

“大哥,你真的也拿江珏没有办法吗?”江元桑不相信,朝江亦清投去询问的眼神。

江亦清强压着怒火,对江元桑说:“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处理,你不要插手。”

“大哥……”江元桑非常委屈。

江亦清对管家说:“带四少爷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没有人允许,不许去和江珏见面。”

“好,请家主放心。”管家礼貌地目送江亦清进入书房。

门关上之后,偌大的长廊上安静得没了声音。

管家对江元桑说:“请四少爷跟我一块去处理一下伤口。”

江元桑心中委屈,想到秦薇浅和那个江珏,心中更是气得牙痒痒的,但江亦清什么也不让他做,他也不敢兴风作浪更不敢跑去找江珏的麻烦,怕自己把事情搞成江亦清无法收拾的局面。

而另一边,江亦清和江元桑离开之后,整个隆和庄园都安静了很多,其他人想走又不敢走,留下来又害怕,紧张兮兮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江勋可算是把江亦清盼走之后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对江珏说:“少东家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江珏神色慵懒地靠在椅子上,一双冷酷的眼睛充满震慑性,但总归是没有那么生气了。

江勋心中松了一口气,悄悄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十点钟了,这个点,江珏也该累了吧?他发完气应该就回去了吧?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等了许久也没见江珏要走的意思,他就那么冷漠地坐在椅子上,秦薇浅也坐下了。

除了两人,其他人都是站着的,就连江勋这么一把年纪的老人也要站着。

没有江珏的允许,没有一人敢坐。

除开江亦清和江元桑之外,会客厅内还有十几个江家旁支的亲戚,加上家中的佣人,前前后后算下来有几十个人,没有江珏的允许,他们动都不敢动,脚都站麻了,也不敢懈怠。

“少东家,您看,您和小姐什么时候回去休息?”江勋一把年纪有些站不住了,忍不住询问。

江珏说:“等你们旁支的人把我想要的账单全部送到我面前,再走。”

江勋一听脸色都变了,没想到江珏竟然是动了真格,他以为江珏也就说两句,出完气就会走。

江勋脸色很不好看:“容夫人已经去查了,至少也要几天的时间才能统计清楚,今晚上怕是等不到。少东家不妨在这休息一晚,等容夫人那边统计好了,我们会第一时间告知少东家。”

吴扬挑眉。

江珏冷酷的脸也在一瞬间变得冰冷,聪明如他,又怎会听不懂江勋话中有话?

江勋也知道江珏不是傻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对不起少东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您要的东西今晚的确不能准时送到您手上。”

江珏说:“无妨,我可以等。”

“少东家……”江勋还想劝说。

江珏缓缓抬起眸子,“你还有意见?”

江勋欲言又止,一旁的江淮也站不住了,忍不住开了口:“少东家,大家都累了,实在是……站不住了!”

江珏轻笑一声:“花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说花不动了?今天我拿不到我要的东西,你们就给我站到天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