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530章:帝流浆
 
阴云和浪潮呼啸而至,江宪等众人只是一眼便看出来,他们无法跑得过这些怪物。

“分开走!”卡尔低喝一声,立刻带着朱莉和亚伯散开。

另一边的刀老爷子同样如此,就连庄子柳也转身穿行在一座座石碑之中。

聚集在一起的目标太大了,很容易被一网打尽。

“江先生,我们……”

赵教授的话刚说一半,便被江宪的声音打断:“不要散开,一起!”

他说着伸手从凌霄子那里接过白莲灯,油脂落入灯中,顷刻间被点燃,下一瞬,一枚印章放置在了白莲灯上方。

燃烧的火焰翻腾,一道光影升起,在经过印章的瞬间那光影再度扩大,眨眼之间投射到半空之中。

流转的光华驱散黑暗,一条虚幻的淡蓝色长龙横亘在这片空间之中,那原本汹涌扑击而来的阴云顿时在空中一滞,发出一阵混乱的叫声,下方奔驰而至的壁虎们也匆忙的转向。

那光与影中透漏出来的压迫感让它们本能的畏惧,这种畏惧压迫住了它们对血肉的渴望。

让它们转向向着别出冲去!

卡尔和庄子柳眼神都是一挑,双方手掌一翻,一个手中亚伦之杖扬起,另一个手中握着一块可以转动的十六面体,随着他们手指变化,一道道清脆的声响各自从两人的短杖和十六面体中传出。

下一刻,便看到,原本冲向他们的一片片阴云也同时迟疑了起来,最终汇入整体的阴云,向着刀老爷子两人齐齐而去。

奔跑中的刀三叔冷汗刷的流出来,他心脏嘭嘭的跳动,吃下人参果后,他无论是力量还是体力都有明显的提升,但是面对这成群结队的怪物依旧无法抵御。

随着它们的追逐,他心底的寒意翻涌不止,那源自求生的恐惧感更是源源不断的生出,甚至连跑动的脚步都有些僵硬。

“哼!”

刀老爷子冷哼一声,浑浊的老眼中利芒一闪而过,袖口中罗盘翻出,迅速波动,另一只手再度一翻,一只翠绿色的短笛出现在手中,随后放在了他的口边。

“呜呜呜……”

凄厉嘈杂的声音响起,刺耳的响声让众人的脚步都同时一滞,那天空中的蝙蝠似乎也因此而混乱了起来,相互之间竟然产生了撞击。

而下方的成群的壁虎虽然没有这般混乱,但奔跑的速度还是慢了下来,那带有血色的眼眸中甚至出现了而一丝迷茫。

江宪霍然转头,看向刀老爷子的目光随之一变,这东西绝对不是茅子元留下的!

另一边的卡尔面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他就知道,这一路上刀老爷子也是有所隐藏。

念头浮动的瞬间,他双腿的力量猛的爆发,整个人的身形瞬间穿过数米,直指祭坛方向。

另一侧的庄子柳速度更是在之前就爆发了速度,此时比卡尔还要更加的接近祭坛的位置。见到卡尔加速,他眉头微凝,调整着自身各处的肌肉,让自身打到了极限的速度再度提升一筹。

同一时刻,他手掌不断的敲击着那十六面体,一道道和之前不同的声音也随之飘过去。

奔跑中的江宪和卡尔等人神色突然一变,那蔓延到整个空间内,遍布各处的藤条在这一刻动了!

嗖嗖嗖……

一道道声音响起,一根根藤条和树枝扬起,向着他们抽打过来。

江宪等人先是心中一紧,随后一松,那舞动的藤条和树枝比他们想的要少很多,根本威胁不了他们。

但他们躲闪的时刻,终究让自己的速度慢了下来,和庄子柳的距离落的更远了。

然而就在此时,江宪的目光突然一凝,那本应该和他们一样慢下来的刀老爷子,竟然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在他的周围,那一根根树枝和藤条非但没有抽他,反而用力的将他向前方送去,那握在手中的短笛在此时正绽放微光。

“不好!”赵教授勃然色变,当即便要迅速的冲过去,却被江宪一把抓住胳膊。

“等一等,不急。”

江宪话出口,奔跑中双眸死死地盯着刀老爷子,看着他飞快的越过层层阻碍,看着他在距离上超过庄子柳,看着他最先到达祭坛的前方,并飞快的攀爬上去。

三十米高的高台,边缘光滑无比,但刀老爷子身形无比的灵动。

眨眼之间便向上蹿出数米,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先众人一步来到了祭台最上方。

后面的庄子柳发足狂奔,面上满是怒气,口中喝道:“你敢!”

刀老爷子面上原本露出一丝迟疑,他的前进太顺了,顺的都超出了他自己的想像,虽然一切都看起来合理,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但终究太顺了。

但庄子柳等人疾驰的样子,还有那声厉喝,顿时坚定了他的决心。

看着不远处泛着蒙蒙光芒的玉鼎,他眼中露出一丝贪婪,双手当即伸了过去。

下一刻,咔的一声轻响响起。

祭坛的两侧随之一颤,一股震荡随之而气,那玉鼎周围的地面突然打开,只见到两尊金灿灿的雕像从中升起。

雕像的样子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就在刚刚,他们还在壁画上见过。

那是基路伯的模样,只是这两个基路伯的翅膀宽大,相互连接在一起,共同围出来一个空间,将里面的玉鼎环绕起来。

伸手的刀老爷子顿时感觉到不对,他连忙要收手,但手指已经触碰到了玉鼎外侧的光膜。

在他抽手的瞬间,一点光斑被带走,并迅速的蔓延到身上。他浑身随之一僵,整个人定在原地,一股恐惧的情绪从心中飞快涌起,他想要跑,但却什么动作也做不出来。

只能用尽所有的意志和力量催促着自己的身子活动,催促着重新动起来。

砰!

身子摔在地上,一股剧烈的疼痛上涌,但这一摔,也让刀老爷子身子重新恢复了控制,他连忙向下连滚带爬的离开祭坛,动作无比的狼狈。

但这一刻他根本顾不了这么多,能够活动的身体依旧僵硬,但好歹是能够活动了。

刚刚那一刹那逼近死亡的感觉,让他整个身躯都在颤栗。

“厉害厉害,不愧是刀老爷子,这都能活下来。”卡尔在远处赞叹道。

另一边的庄子柳早已停下了脚步,看向上方祭坛的目光满是凝重:“果然没有这么简单,还好让人试探了一下。”

刀老爷子听到这话,胸中怒气勃发,但却无话可讲,是他刚刚犯了蠢,心中急躁中了计,这时候发怒,不过是败者的歇斯底里,只能让人怜悯和嘲笑。

“老爷子不用这样不甘,你能活下来其实已经超过大家的预想了。”

放缓脚步的凌霄子在不远处接口道:“你知道上面那东西代表的是什么吗?”

代表的是什么?

刀老爷子一怔,摇了摇头。

“卡尔先生之前的讲述已经说出了一些信息。”凌霄子拂尘摆动:“他手中的是亚伦之杖,来寻找的自然要是同等级,甚至之上的宝物……”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装玛纳的金罐,但这个答案太直接了,隐藏了个寂寞。”

他说着看向卡尔:“但凡直到旧约,了解里面的内容就能了解,就能想到,明显不符合卡尔先生之前的表现。”

“那么,可能就只有一个……”

他说道这里顿了顿,目光看向基路伯包裹中的玉鼎,又看向卡尔:“那就是,盛放这些宝物的约柜!”

“犹太教传说中的至高圣物约柜!”

“代表着与神同在的约柜!”

“我说的对不对啊,卡尔先生。”

场内一片寂静,只有那些还凌乱些的蝙蝠和壁虎发出一阵阵声响,刚才基路伯出现后,它们就变的更加混乱,更加畏惧江宪的那个人所在的区域,不敢靠近。

卡尔顿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不错,就是圣经中的约柜。”

“即便是我也没想到,约柜竟然是一口鼎,一口如梦似幻的鼎。”

“即便没有种种神奇的能力,约柜本身的意义就值得我走这一趟了,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长生,涉及到了神秘的进化。”他面上笑容更甚:“所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盯着滇南这么久了吧?”

众人点了点头。

约柜对于西方,对于犹太教来说,比华国的传国玉玺还要更加重要,还有更有意义。

“刀老爷子确实有些幸运。”卡尔笑着道:“旧约之中,两只基路伯连接在一起,在柜子的上方施恩座处,这里虽然不同但也对上了。”

“除此之外,还有个更重要的传说……”

“人生下来就是有罪的,有罪之人接近约柜就会马上死掉。”他看向身体依旧有些僵硬的刀老爷子,面上露出愉悦的神色:“看起来老爷子也有罪,不过这份罪孽似乎被洗掉了一些啊,所以才存活了下来。”

刀老爷子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尽全力的恢复自己对身体的掌控。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你是靠人参果洗掉的罪孽,但我知道不止是这样……”

卡尔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更盛:“老爷子,如何果核内的帝流浆味道如何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