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三国:从抢二乔开始 > 第1399章 江湖不远,再相见
 
钱虽然赚了,但孙尚香依旧闷闷不乐。

她花了二斤金子,去商楼拍下一个极好的首饰。

又去买了些好吃的,折去宫里找小乔,向她取经。

两人密谈许久,无人知道交流了什么。

只是在午饭之前,孙尚香跑去了酒坊。

杜绣娘昨晚虽然不是主力,但也从旁掠阵,歇息到一个时辰前方醒。

但她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酒坊。

一身华贵丝绸宫袍,腰间坠玉,长发盘着,只插一根象征着帝妃身份的簪子。

简单而高贵,宛如仙子。

在她身旁,是一身白的甘韵。

她的肌肤比起当年更加光滑,脸上的俏皮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这几年在岁月中沉淀的风韵。

加上质量极高的灌溉,使她身姿如玉。

酒香之中,一眼看去,肌生光辉,让人羡慕不已。

她身边跟着一个胖小子,到处兜兜转转,时而探头闻着酒香。

入迷时,会伸出胖乎乎的手指去沾酒尝,直到被母亲打了才会把手缩回。

这便是周野诸子中年龄最长者,之前的公子定,现在的越王周定了。

如果按照旧例,帝王妃子是不能轻易出宫的。

但在周野这被废除了,他不想将美人们关在后院当金丝雀。

这样久而久之她们会厌倦,彼此之间似乎除了内斗外,也找不到其他乐趣了。

“香香你怎么来了?”杜绣娘讶异发问,发现了这个小魔女。

一码归一码说,孙尚香这几年长大了,在她们面前还是相当乖巧可爱的。

渐渐地,众人都忘记了当年她险些将几位老师送走的陈年往事了。

“姐姐说我整天不消停,让我学些东西。”

“读书我实在是读不进去,去商楼又要会算账。”

“所以我想找您来学酿酒……”

孙尚香一脸可怜样的走了过来。

杜绣娘两眼一眯,笑颜如花:“那是极好的,如今天下太平,将来粮食足了,酒的需求会越来越大,我们几个都要忙不过来了,正想再找些帮手呢。”

甘韵有些担心,趁孙尚香不注意扯了扯杜绣娘的袖子:“要不要当心些?免得这丫头又憋着什么坏主意。”

“哪里会。”杜绣娘是素来好说话,从小到大都不成皮过的,当即温柔一笑:“那时候还小嘛,香香现在也乖多了。”

兜兜转转,新人自然是要去打下手的。

很快,孙尚香便跑去安排今日宴上要用的酒水了。

小魔女干的分外卖力,一改平日态度,让甘韵大为吃惊,为自己之前的揣测而惭愧。

于是,当天中午就出事了。

酒宴进行到一半,将士们突然面红耳赤,随后嗷嗷乱窜。

青楼顷刻爆满。

昨日大宴一直持续到落夜,今天刚过午时便散场了,让歇了一阵又赶回来的周野都直发愣。

“怎么了?”周野问道。

“酒有问题。”

许褚脸憋的通红,道:“昨天办的热闹,今天来的文武更多了,没想到着了道。”

他指了指左侧。

那里坐着一干文臣,有许攸、王昶这样经过战阵的,也有王璨、宋忠这样的只做学问的。

这些都是体面人,彼此之间还扛着。

性情高雅的,压制着本念在那吟诗作对。

直到有人第一个起身,拱手道:“身体偶感不适,就先回家歇着了。”

“是回家还是去青楼?!”祢衡嘴直。

那人脸更红了,一拂袖:“自是回家!”

“回家不是歇着,是为了找夫人和小妾吧?”祢衡拍了拍桌子,道:“读圣贤书者,岂能白日宣淫?”

那人咬牙切齿,指着他道:“祢正平!休要胡言乱语,侮我清白!”

“就是,你这人怎么这样?”

“羞与为伍。”

众人找到借口,纷纷跟祢衡生气,一溜烟全跑了。

祢衡见左右走了个干净,这才一脸正色的起身:“既然如此,那我也当回去。”

步伐匆匆。

“还有这边。”许褚又指着另一个方向。

刘备和曹操对坐。

不愧是英雄人物,自制能力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刘备端着酒杯,手略微发抖,神情也颇不自然:“孟德,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劲?”

同样的风流人物,曹操在这方面就有点不如刘备了。

他哼哧哼哧的喘着气:“熟悉的感觉……”

周野脸色微僵,转身离去:“本尊去查。”

他意识到问题不对,正打算去马厩骑马走人。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

“燕山王你放开我,我这便要回去了!”

马厩门口,两道人影在拉扯。

程昱双脚立地,人往坠,以此抵抗对方的巨力。

然而,张飞的力量哪是他能抵挡的?

这货因为早上的事,现在再从家里来,压根没喝今天的酒,又见有了新的热闹,登时来劲了。

他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程昱,直接将他往马厩里拖。

太好了!

早上他刚损失一笔大的,正心疼着,没想到因祸得福,自己躲过一劫,还能凑别人的热闹。

爽!

他一脚踹开了马厩的门,直接把程昱甩向乌骓。

砰!

程昱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马屁股上。

随后他又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惊慌的看着前方。

哼哧~

乌骓万分嫌弃,后蹄一抬,将程昱给蹬飞出去。

“哎呦!”

程昱惨叫。

张飞大笑,正要继续使坏,骤见一道人影走来,连忙跑路。

周野也不去追他,而是一把手搭住了程昱的肩膀,笑道:“仲德,本尊这马虽俊,但终究是头公的,你若是喜欢,本尊替你挑匹上等母马给你如何?”

程昱连忙抬起两手,用袖子死死捂着脸。

落地的脚在地上蹭啊蹭,试图抠出一个坑来,把张飞活埋进去。

周野大笑,从袖口里摸出一粒药丸来,交到对方手中:“快服下去,别叫马踢伤了。”

“谢谢……至尊……”

程昱接过药丸,手都不曾离开脸上。

周野笑声更响,打马而去。

直到周野走远,程昱方才放下袖子,脸色通红,羞愤交加:“无颜见人,无颜见人啊!”

这繁华南阳,不呆也罢,明天就去上任!

张飞兜了一个圈,等周野走远,又绕了回来,恰好看到曹操和刘备告辞:有急事,先回家。

“孟德啊!”

“大白天的在府上做那事,只怕会夫人会不高兴吧!”

见着张飞过来,曹操心里便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当即拍了拍身边的曹洪:“子廉,你替我拖住他。”

大哥我憋不住了……

曹洪菊花一紧,声音发抖:“我怕……”

“哈哈哈!孟德别急着走啊。”

张飞笑眯眯的拉住了曹操,和善道:“大白天在府上不好,容易落人话柄,俺知道个好地方,一起去?”

曹操看了看张飞。

张飞脸黑,看不出红不红。

但他寻思大家伙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走,同去!”他点了头。

刘备也起身了,微笑道:“去长长见识。”

“早有此意!”简雍立马跟上。

一刻钟后。

几人都被安排好了。

曹操正在房内探讨着深度和湿度问题。

忽然窗口被锤开,探进来一个黑黝黝的脑袋:“孟德,好玩吗?”

曹操吓得一哆嗦。

张飞如法炮制,一个个祸害过去,又觉无趣,于是满大街去寻找平日的正经人。

他在附近先找到了黄忠,感叹道:“汉升兄果然雄风依旧在,黄昏尚远啊。”

接着,他在一个偏僻位置寻到了掀门而出的赵云,立即扯着嗓子大喊道:“子龙你也来这种地方!?”

大家快来看啊!

赵云人设崩啦!

张飞眉飞色舞。

赵云眉头微蹙:“我是来替手下将士付钱的。”

“啧啧啧!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话你能不知道?”张飞扯着一条大鱼不肯撒手,决心要破了赵云的人设。

赵云不与他纠缠,拂袖而去。

张飞继续前行。

“文长!你这个质量不太行啊。”

魏延脸色发白。

“子均啊子均,你好大的胆,才娶了至尊的宗室妹子做正妻,还敢出来鬼混?”

“你别乱说,你哪只眼睛瞧见了!?”

王平匆匆穿着衣服……

酒坊中,罪魁祸首迅速落网,并被带到后宫问罪。

小乔全盘招供,表示自己是被迫、被引诱才指出这个计划的。

孙尚香已经是醉醺醺,脸红扑扑的。

这傻妞为了证明自己做的事不过如此,直接干了两杯大的。

“自己坏事没少干,还学会教别人了?”周野瞪着小乔。

“消消气嘛~我又没让她去做。”

小乔走过来拍了拍周野胸膛,随后出了个主意,指着孙尚香道:“要不我们把她吊起来打,你还出口气?”

“你来吊。”

“好嘞!”

“啊!桥霜你个小贱人!你出卖我!”

孙尚香挣扎、大叫,但最终还是被捆了起来。

“绑好了!”

小乔眯着眼回头,高兴的拍了拍巴掌。

忽然,一道绳子落在了她手上。

“诶!我也要被绑?”

“大快人心,你该!”

旁边的孙尚香呲牙咧嘴。

殿内很快响起了惩罚之声,再次不可描述……

年关到了。

将士们各回之后,南阳又进入了另一种热闹。

大雪将这座巍峨的城覆成了一片白色,碎开的云朵成片的落下。

官员们多已外出赴任,对于周野而言算是闲下来了。

昔日的屋内,对坐着几道熟悉人影。

周野披着大氅,黑发如瀑,随意披散在后,解下了至尊的气势。

在他面前,则是曹刘二人。

关羽、简雍、曹洪几人陪坐在侧,聆听三人的对话。

三个经历极为丰富的人,聊起天来那是半年都不带重的。

刘备从他卖鞋子开始,说到远征贵霜。

曹操从当年和袁绍一块偷人家新娘子,提及辽东塞外。

“对了,剿灭辽东众人,可曾看到司马懿的踪迹?”周野随口问了一嘴。

他没有刻意去关注过此人,但他的消息何等灵通?

此人在涿郡和辽东塞外做的事,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遁逃了,消失无踪。”曹操摇头,道:“此子虽年纪不大,却极为机敏。”

“至尊可派人继续搜寻,以免将来跳出来祸事。”在侧的简雍建议道。

“不必,小丑而已,随他去吧。”周野毫不在乎的摆手:“真要跳出来,那也就当一乐。”

随后,话题又重归国家大事。

曹操认为周野的打击范围太广了,虽然下手果断,清洗的也颇为干净。

但这种东西,极容易死灰复燃。

周野的对策是:定期割上一次。

刘备提及西面局势:“贵霜太远,实控代价太高,再往西走,是帕提亚国。”

“过了此国,再往西走,便是‘大秦’了。”

大秦,是汉人对罗马称呼。

曹操对此兴趣很高,并询问刘备西域事。

“贵族极富,繁华不差于汉地,多有奇珍异宝。”刘备道。

曹操听得心痒:“可惜太远。”

“所以现在只需他们臣服便好了。”周野笑道:“真要远征,需等北国、乌孙、西凉等地人口起来,本地之兵可用。”

不然,从中原调兵跑那么远,太难了,而且不划算。

徒兴战争,无半点好处,埋头发展才是正道理。

“所言极是。”

这一年的新年,是汉和帝离世后,官员和百姓们过的最欢乐的一个年。

而距离那时,已过去百年岁月了。

鞭炮除旧,迎来真正的盛世。

粮食产量、医疗水平、交通水平的全面提升,使人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迅速爆发、增长。

此外,功臣集团不可避免的发展成新的‘世家豪族’。

为了应对这种变化,周野先采取诸葛亮建议,以法制加以约束,并将土地强制上收。

使新世家只得财,而不得土,以防止世家吞并百姓。

同时,针对富人的新镰刀也变着法推出,甚至还开始兜售了帝主级的‘保险业务’和长生保健业务。

有周野这个最大牌的代言人在,大家也是心甘情愿来买,拿钱来换命。

除了自己直接垄断天下之财外,周野还鼓励武夫们向外拓展。

在内,距离中原越近,限制越多。

但要是向外走,限制越少,家族规模可以做的越大。

所以,一批又一批接受新教育的武人,以建功立业为毕生追求,并且步步向外推进。

他们吃下了许多外人,吸收为徒附,根据周野给出的数额改变成可战之军。

岁月如梭。

帝主十八年,许多文臣、将领都先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他们被请入了将相封坛,在此沉睡。

能进此的,无一不是功勋中的上等人物。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真的消亡了,走过了人生最为辉煌的岁月。

安葬在将校封坛,是亡者的最高荣誉。

这些年,贵霜、康居时有反抗势力内生,但都被压了下去。

早在黄巾起义前,罗马便进入了由盛转衰阶段。

随着时间推移,危机更是不断加深。

为了平复内部矛盾,他们向东出征。

因周野的出现,导致萨珊王朝未能完全发育,无法抵抗罗马,最终落败。

为了富裕,罗马毫不犹豫的将手尽力伸向贵霜。

凭借贵霜之前的力量,早已无法维持巨大的国土。

初战战败后,马超立即增援,抵住了压力。

歇马二十年,许多人都老了,但热血依旧在,老将们纷纷上书,请求西征。

多亏了周野,刘备曹操还活着,但年纪也大了。

刘备请战是最为激烈的,他在那很熟。

“我也想去看看。”

曹操浪心不泯:“再不去一趟,此生便无缘了。”

十九年八月,帝主下令出征西方。

兵源粮食主要取自西凉、北国、乌孙、康居、贵霜、大宛等临近土地。

帝国生命力还在迅速上扬阶段,将领和基层军官都有南阳学习经历。

无论是财力兵力军士战斗力,都远胜二十年前。

至于忠诚度,也是绝对可靠的。

帝主共兴骑兵三十万,点将赵云、张飞、许褚、张辽、陆逊、太史慈、张郃、于禁、高览……

刘备曹操并所部还在的旧将,也一同出发,远征西方。

离开前,周野留帝子监国,任帝子陪读姜维担任羽林中郎。

诸葛亮在一个月内,从帝国三公,到入大帝国相府,再到太相。

一月连跳三级,辅佐帝子监国。

王平入军府,授镇国大将军号,任军府三席。

首席太将一直顶在周野本人头上。

二席在周瑜那,他统领水海军,负责镇守东面。

积累无数功业的王平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时代,一跃成龙。

他激动的满脸是泪,拜在台阶下久久不曾起身。

送行时,陆逊回马,目中有羡慕之色,他道:“大将军,当年长江上那些言语,你当真不是在我面前炫耀吗?”

王平大笑。

周野出西凉,入贵霜之地,九战九胜,最终将其包围全歼。

又让诸将分兵,长驱直入,直接瓦解了这个西方巨无霸。

战争考验的永远是硬实力。

甲胄、兵器、战马、军士训练程度。

这些,谁能敌得过有成套体系开着外挂的周野呢?

开挂似得技术进步,即便是换成一千年后的蒙古骑兵来,也远不如此刻的周野。

“孟德哥,有发现!”

曹洪揣着一块粘土的黄金盘,跑来找曹操。

“我看看!”

曹操手忙脚乱的接过,吹掉上面的尘土,随后狂喜,冲着一边吼道:“快,把我的铲子拿来,我要亲自过过瘾。”

“对了,北边还有个什么国家,他们会不会派兵打过来?”他留了个心眼。

“没事,有刘玄德在那看着呢。”曹洪道。

“至尊也在我们背后。”曹休补充。

“极好!极好!”

曹操大笑。

此战从出军到凯旋,历时二十个月,周野满载而过。

近两年时间,国内太平,只有少数小规模乱事,多数被诸葛亮以政治手段摆平,王平只出手两次。

宫中闹过几次刺客,最凶的一次逼到了帝子殿前。

结果,那个平日里颇似书生的姜维拔剑一个人把几个刺客全砍翻了。

这一次出征归来,更多的人进入了将校封坛。

又五年,帝主依旧年轻,但却从世人眼中淡去。

周瑜、王平、陆逊屡任军府次席之职。

抛开由帝主自任的太将外,次席便相当于首席,是仅次于帝主的天下兵马总掌者。

又二十年,昔日的刘寇儿都年近五十了。

大将军也由陆逊换成了姜维,陆逊老了。

据说,在一个大雨之夜,有玄甲登门,将他迎入了将校封坛。

二代帝主虽已掌权,但为了告知世人其父尤在,并没有继任帝主尊号,而是称人皇,只继承了天牧和至尊两个称呼。

新一代的帝子也走完该走的流程,从太常宫和烈武宫毕业后,又被外派历练。

再归来,任教两所最高级别学院。

按照流程,他将会担任一段时间的祭酒,然后带着自己的同学和学生,再次步入政坛,如此往复。

诸葛亮也老了。

帝主的药物让他的身子骨分外硬朗,但也迎来了自己的暮年。

他向人皇递交了辞呈:“至尊,老臣也要长眠了。”

刘寇儿紧持他手,眼泪洒落:“太相也老了么?”

“是啊,人都要服老。”

诸葛亮含笑点头,又道:“不过这天下还年轻呢!万民安生,神州太平,我心无憾。”

“至尊,还有一事需告知您。”他向前数步,轻声诉说:“帝主曾说过,矛盾是永远清理不净的,混乱才是常态,要得长久太平,务将一切隐患扼杀。”

“天下承平多年,新的乱种也已诞生,当割上一茬了……”

半月后,人皇为其举行国葬,玄甲抬棺……

世人都已换了一茬,人们已不记得多久未曾见过帝主了。

半年后,宫中突然传出消息,说是人皇重病,急召在外的帝子归来。

可帝子远在西域,忙于镇压地方和康居北部的战事,一时难以脱身。

人皇卧榻十数日,朝中恐慌渐起。

百姓们习惯了太平,畏惧生变,纷纷去封坛外叩首,希冀帝主再现。

“帝主不老,为何数十年不现人间?”

“难道帝主也不在了吗?”

“不可能的,帝主是神灵,不老不死!”

暗中,一双冰冷的眼注视着,骤然发出了一声冷笑:“天下哪有不死的人?只是骗术罢了!”

他的拳头紧攥着,目光发狠,随后一阵咳嗽:“我也老了,但我终归将你们都熬走了。”

“这天下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你周氏子孙安稳如山的坐着!”

五日后,又是一个大雨之夜,南阳城外突然发生了动乱。

大将军姜维亲自带着守军前往镇压。

紧接着,城内乱起,有人趁乱杀入了宫廷。

宫廷守军突遭袭击,反应不及,且战且退,借机凝结力量。

“所谓玄甲,不过如是!”

乱军中,有人讽刺一笑。

“歇兵多年,傲视天下,他们早已堕落。”

“不要拖沓,大批守军马上就会到,先将人皇擒了,再斩尽帝主宗室,天下必乱!”

说话的人披着白发,声音有些刺耳难听。

然而,他们笔直径入,却未曾见到人皇。

直到闯入封坛之中。

封坛呈塔状,高有九层,最底层封进的是悍勇军士。

从一到七层,有棺材上万口。

直到来人冲到第八层,推开厚重的青铜门,广阔的大殿里摆着一口又一口棺材。

正对大门的是一张王座。

王座空虚,无人端坐。

王座前立着一道背影,穿人皇袍,背负双手。

“等到你了。”

他轻笑一声,道:“本尊也要歇息了,但歇息之前又想找些乐子,带你去见我父亲。”

他转过身来,盯着那张写满惊色的脸:“你好啊,司马懿。”

司马懿后退一步:“你知道我要来!?”

“知道。”他点头:“诸葛太相盯你很久了,半年前我就在等你了。你一直不敢下手,所以给你这个机会。”

司马懿后背乍然冒起一层寒意。

自己早被诸葛亮盯上了?

那他为何不下手?

他身为太相,数十国官员之首,要摁自己还不简单?

是为了耍我?

“之所以不动你,是怕你警觉逃了,不是每只猫都愿意去捉耗子的。”

“再有,那些跟你勾结的人,也不会急着跳出来。”

人皇接着道。

司马懿脸色变化不止,最终化作冷笑:“你是在故作镇定!”

“何有此言?”

“即便真是布下陷阱等我,你又何必亲自以身犯险?”

“以身犯险?”人皇摊手一笑:“本尊在这里,安如泰山,何有犯险一说?”

“哈哈哈……”

司马懿大笑,他扫了一眼大殿,道:“便是每具棺材里藏一个玄甲,今日也保不住你,何况只是一群死人?!”

他迅速抬手一挥,身后的兵马即刻鱼贯而入。

“司马懿,你他娘的这样咒俺不好吧!”

一口棺材里炸响雷鸣般的声音,听得司马懿手一抖,眼光爆缩。

靠近人皇的两口棺材,最先翻起两道人影。

一个一身黑甲,一个一身黄甲。

他们年纪很大了,但体型依旧壮硕,气力充沛。

一个燕颔虎须,一个虎头虎脑。

许褚提起一口刀,拧了拧脖子:“睡久了,有些难受。”

“见鬼了!?”

司马懿惊恐大叫,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们两个怎么可能还活着!?”

“哪止两个?”

又一口棺材里,立起一道亮白色的身影。

银甲银枪依旧,披散的白发也化作了银色,立在一盏青铜灯下,枪指司马懿,宛如神明。

一具具棺材震动,一道道人影拔起。

司马懿吓呆了,他带来的人吓疯了,转身便跑,在宫门口撞进了禁卫军的口袋里。

次日,人皇乘船南下至武陵。

桃花源中,周野恰好带着众人易容游玩回来。

司马懿被从船上丢了下来。

“哎呀!”

一个黄衣裙,高马尾的少女凑到他面前,惊讶道:“这个老头子看着有些眼熟啊。”

“鬼!”

“鬼啊!”

司马懿两眼一瞪,气息断灭。

(全书完)

ps:完结感言:

1.这本书开书到今天共611天,总字数三百一十五万,到这终于是完结了。

这是小酒第一次写历史文,有诸多疏忽和缺点(不是凡尔赛,不是凡尔赛),但同时取得的成绩也远出乎意料。

在此,感谢所有近两年来一直支持小酒的读者!

2.特别感谢九宫城的火灵姬、用户名50025685660、幽凝⭐冰晶、秦朝:d、小说品鉴师、隔壁小王他爹、猪哥孔明、真·南人、纪念刘和真君、爱吃香蕉粉的钱国胜、云墨&殇、喜欢宅的林劫、朴太爽、7943298、爱吃的胖大、沉默,奈何、酒类保护协会会长、爱吃人造肉豆皮的霸侯、代号鱿鱼等读者的大额打赏!

3.特别是九宫城的火灵姬书友!!!本书开书两年以来,共收到打赏25474元,九宫城的火灵姬一人打赏额就有4523.58!占了五分之一!感谢大腿的肯定,谢谢!

4.本书的诸多遗憾和缺点,希望能在新书中加以改正!

新书开头已写好,等签了就会发书,这两天正好存点稿子写好大纲,新书期是要一天五更的,这样数据会更好看点。

希望新书也能延续这本书的成绩,或者说更上一层楼吧,不然养不活自己就得跑路啦!

本书以此章为终章,希望大家没留评论的可以留个评论,没点书评的帮帮点个好评,数据上去了,有利于推广,小酒能多赚点小钱钱(¯﹃¯),拜谢!

平时写文的时候,总有千言万语,想要在完结感言里一一表述。

真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好在江湖路虽远,以书为道、日夜交心的你我,彼此却很近。

1399,一生久久。书有终章,人生久长。

暂歇数日,小别后再见啦!

2022年4月1日15:18——ヾ( ̄▽ ̄)bye~bye~!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