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孤帝 > 第三十一章:南宫婉婷是谁?
 
“在安宁村时能杀你,现在我同样可以杀了你。”

  九级竹简——九星冥掌

  进入北斗九星殿两年多的时间,黄卜题酷爱这一套冥掌,一星到九星,黄卜题练的炉火纯青。

  北斗九星殿同辈里,能用九星冥掌胜黄卜题的不多。

  九星冥掌比八星冥掌的威力高出了一倍,九星冥掌不仅有龙卷风般的摧毁能力,黑色漩涡内布满了无坚不摧的风刃。

  九星冥掌在竹简里是翘楚,接近银简的存在。

  九星冥掌是黄卜题的底牌了,上来就用底牌,黄卜题对西文够用心的。

  黑色漩涡极速旋转起来,如黑洞般吞噬万物。

  大殿内桌椅板凳满天飞,飞进了黑色漩涡中。化为了齑粉。

  一声巨响,大殿中的半面墙壁晃动了几下,同样飞进入黑色漩涡。化为了齑粉。

  铮...

  祭起陨石能量光罩,险险的挡住了少华山众人。有几个少华山人已经飞起,飞向了黑色漩涡,

  撞在陨石能量光罩上,滑落了下来。

  西文回过头对着南宫洪烈,急道:“带着少华山的人离开大殿!”

  轰隆隆...

  少华山的人刚撤离大殿,大殿不堪黑色漩涡的巨大吸力。坍塌了下来。

  如同秋风扫落叶,一座宏伟庄严的大殿,瓦片不剩。干净利落!

  少华山顶变成了一片空旷的废地。

  陨石能量光罩祭起,阻挡了气势汹汹的黑色漩涡。

  唳...

  鹰鸣电蛇火,蓝蓝的天空中,一道电蛇火窜下,直劈黄卜题天灵盖!该出手时西文眉头不皱,不会心软。

  黄卜题你曾将我活埋,你曾毒杀过我,你曾打断过我六根肋骨......你欠我的,今日我们做个了结吧...

  纸冥校尉识相的躲在了一旁,别说没有把握,就是有把握它也不会出手,饶有兴趣的等待着,黄颜澜的动作。

  狂暴的电蛇火将空气都烧的滋滋作响。

  电蛇火已到黄卜题头顶,黄卜题无光的眼眸里,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颜澜救我!我死了你也不会好过...”

  “颜澜真的是你吗?”西文目光聚焦到了那顶看不透的黑衣斗篷上。

  黑衣斗篷人如幽灵般的飘起,手掌伸出,挡住了电蛇火焰。

  黄卜题趁机逃离。

  电蛇火射在黄颜澜的掌心,掌心中火光四射。黄颜澜安然无恙!

  那电蛇火,好像不是从天上射下来,而是从黄颜澜的手掌中升起一样!

  “颜澜是你吗?”

  黑色斗篷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西文夸进一步:“跟我回村吧,大家都很想念你!”

  “晚了...”黄颜澜袖袍一挥,转过身不再去看西文。

  桀桀...

  黄卜题怪笑:“小子!识相的就快自刎,我与颜澜已经立了生死契约!”

  “生死契约”西文还是知道一点的!只有情人之间才可以立的!

  立生死契约双方,一人死,则一人亡。

  可分担痛苦,可同享快乐。

  可将一人的修为,转加到另一人身上...

  ............

  也可自残,毁灭对方。

  也可牵绊,让对方渡劫受伤...

  .........

  “修元大陆万亿人,你为什么要跟他立...!”西文漆黑深邃的眼眸红了,眉清目秀的脸庞也因愤怒而红了。

  “我跟你立,你愿意吗?”黄颜澜的声音高出了西文一倍。

  那狂怒的娇声,是黄颜澜用来掩盖,比身体还要残破的心!

  西文震惊了,他没想到,曾经如白莲般清纯无瑕的少女,与昔日里判若两人。

  “我...我早就说过,北斗九星殿不能入...”曾经天真无邪的笑容,如今已不敢真面目见人,西文痛心疾首!

  “为了谁?哈哈哈...”

  黄颜澜凄楚一笑:“为了谁?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只想证明我不比你表姐南宫婉婷差,我有能力保护你!即使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能叱咤万灵君临天下。”

  在安宁村的时候,西文就知道,黄颜澜对自己的好,超出了普通的堂兄妹关系。

  西文确实只把黄颜澜当亲妹妹来看。从没有过其它的想法。

  西文在意的是,黄卜题这种阴险小人,不值得托付终身。

  “最起码他比你对我好!”

  我...西文正在考虑怎么劝说。西文也知道生死契约已立,真的已经晚了。

  除非是解约。

  解约与立约相同,要双方互情互愿,如一方不愿解约,一方强制解约,结果是双双身亡!

  “怎么?说不出了吗?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喜欢过我!你的眼里只有你表姐!”

  你来少华山也是为了你的表姐南宫婉婷吧!”

  “我是为了我娘,为了我爹!此次来少华山正是要找南宫婉婷给个交代!”

  “是吗?如果我告诉你,安宁村的南宫婉婷根本就不是少华山南宫婉婷,当然也不会是你表姐,你会怎么想?”

  西文捋清黄颜澜的话,愣在了当场。

  纵使西文真的只是为了爹娘,才来的少华山。

  突然听见有人说,曾经和自己,和爹娘共同生活了十年的人,不是那个人!是不是有点夸张,有点恐怖,让人措手不及...

  西文转头看向南宫洪烈。

  西文发现少华山的人,在这一刻都默默的低下了头。

  “文儿!对不起!婉婷已过世十年了......”

  南宫洪烈低低的一句话,听在西文心里,响起了炸雷一样...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西文只觉得后背冷风嗖嗖:“那个人到底是谁?”

  黄颜澜沉默了,少华山的人也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那个人是谁?他们无从知晓!

  黄颜澜也是来到少华山才发现,彼南宫婉婷非此南宫婉婷。

  西文一一看过少华山众人,果然不见那张绝世冰冷的盛颜!

  具爹娘说,我第一次习武昏迷时,南宫婉婷就到了我们家!算算时间整整十年。

  与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共同生活十年,西文的心怦怦怦跳个不停。不是心动的频率,是恐怖的频率。

  “文儿!对不起,去安宁村,以南宫婉婷名义传信的是我!”南宫洪烈说完,把头压的更低了。

  南宫洪烈把少华山的往事大概的说了一遍之后。南宫洪烈道:

  “我云游回少华山时,就听闻安宁村出现了一名,少华山的南宫婉婷!

  我当时是想派人前去通风报信,说明实情,奈何少华山正在水深火热之中,北斗九星殿的人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如果此时去安宁村,必定牵连到安宁村,所以才一直没去报信!”

  “玉儿,是爹对不起你啊...!”南宫洪烈发自心底的愧疚与思念!

  想起娘亲对自己的宠爱,西文泪出了声!

  眼前,满脸沧桑,沉浸在失去女儿悲痛中的南宫洪烈,西文对少华山满腹的怨言散去,不忍心再去责怪一丝一毫。反而升起了一丝亲情感。

  “文儿,是外公对不起你,十一年前玉儿带你来求医,外公不能见你们啊,是怕拖累你们。

  早早的把你娘嫁给你爹,是外公感觉到了北斗九星殿的阴谋诡计,想为少华山留下一丝血脉!”

  原来是这样...西文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