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别和我撒娇 > 栖雪的后记
 
晚上好。

喏,小纾和阿肆的故事,我们就先陪伴他们走到这里啦,剩下的风景就让他们自己去看吧~

看到有人提关于小惟一和粥粥的cp和故事,他们都还小,新书或许会提到,等他们长大嘛。至于哥哥,我更意向单开一本……

啊。我的两只蜗牛时速爪!

新文目前想写靳曜,大概就#惊!那个颓拽混球心里竟然藏了一个小公主?#这样,救赎文。

嗯,想挑战下男主暗恋……

准备好会vb说,简介和开文日期啥的,哈哈终于可以浅浅摆烂了!

然后呢,想讲一讲开文这几个月的感慨和那段不好宣之于口的故事叭,自愿阅读。

「初次注意他是2013年。

那时候才初一,在实验楼去食堂的小路上,那天傍晚刚下课,我拉拉舍友的袖子,小声问她。

“他就是x呀?”

舍友点头,我好奇盯他背影,“长得也没那么好看啊。”」

矫情吗,确实挺矫情。

可是暗恋中的胆小鬼就是这样的。

关于我的那段暗恋。

我一直觉得它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

我很久以前就不想了,但高考结束搬东西离开学校那天,路途中仍下意识去寻找他的身影,甚至隔着汽车窗,看见他离开的熟悉侧脸。

那一刻,扑面而来的,是强烈的不舍。

我清晰的知道,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

后来到大学,大概是大二那年,和朋友聊天,突然就聊到了他。

朋友说起,在学校里见到他和他女朋友了,聊了几句之后,我忽然觉得很释然。

如今的我已经是大人了。

高二那年他恋爱了,我曾以为高中的爱情很难长久,甚至抱侥幸,这不对,于是努力让自己忘怀。

这个过程真的好难好难。

而毕业两年再听说,他们仍在一起,我竟然还有点想笑。

那一刻,是真的发自内心祝福他们。

至于为什么,依然会思考‘喜不喜欢’这个无聊的问题。

我想大概是因为,提起“暗恋”这个字眼,我想到的第一顺位永远是他了,提起喜欢,脑海里也是他。

那几年实在是太久,太难了。

每天都忍不住想他,每个时间都在想怎么偶遇。期间做过几个有他的梦,梦醒之后是满满的怅然。

曾经喜欢他最疯魔的时候,是哪怕凭空产生“有天也许就不喜欢他了”这个想法,都会让我感到恐慌。

他不是多完美的人,对那时的我来说却好极了。

我很早就想的明白,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他,当知道并确定他恋爱的那一刻开始,也不可以、不能再继续喜欢了。

否则便只是徒增伤苦。

如今长大,那段漫长的暗恋就像风一样,随之散去。

执念嘛。

我念念不忘的,大概只是那段单纯热烈的青春,和青春里真诚喜欢过他那么久的我自己。

可能很难体会,我彻底喜欢上他的那个点很奇怪。

那是有一次放假值完日从学校出来,天色有点晚,在公交站等的特别久也没有车来,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结果人特别多。

他和我舍友很急忙的跑过去,然后我舍友挤了上去,他冲我和另一个姑娘招手,说你们快点啊。

我俩没有赶上去,所以他就下来了。

但第二辆车迟迟等不来,天都黑了,我们学校不让带手机,那时候我们就都没有,他突然说,要不打车吧。

我们三个就打了车。

他比我和同学下车要早,因为是打表出租,没法一下子算所有钱,他走之前给了多少我忘记了,反正比他下车时打的表要多。

他付完钱笑着回头,对司机师傅说了一句,“您不用找了,这些就算我给的,如果不够的话再让她们补。”

然后他就下车了。

我到现在仍然想不通为什么,就是这个点,让我突然沦陷的厉害。感情就是这么奇怪。

而今也没有必要再想了。

最最遗憾的是,哪怕到了今天,不止六年,13岁到如今的21岁,我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喜欢过他那么久/笑

小纾和阿肆有故事,但我和他没有。

我有时候会想,人生应该是有无数条if线的。在我的主线世界里,于他,我是一个比路人还要路人的存在。

那么,if世界呢?

那个“我”会不会比我勇敢一点呢?

或许一样,或许不一样。

我很早就想写这样一本暗恋文,想写一个没那么自信的姑娘,和一个至死都恣意耀眼的少年,她那么喜欢他,努力追随他。

可她不知道,她一直在他眼里。

他也不知道,他的小姑娘孤单的喜欢了他那么那么久。

当他们终于在一起,这一切都在彼此间揭开,就是引山洪的时候,她和他这辈子都将绑在一起,至死相爱。

要双向奔赴,她爱他,他更爱她。

我总碍于笔力不够,担心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所以迟迟没有下笔。开这本文时,更是斟酌了许久,因为它对我的意义实在是太不一般了。

可我想了想,青春啊,不就是青涩半就、成熟不够吗,所以我还是选择动了笔。

于是有了小纾和阿肆。

“肆”是希望他恣意张狂,活的潇洒自在。

至于其他,我私心的融进了我曾无比奢望的东西。

《撒娇》这个故事诞生之初,就是想写一写暗恋的心酸,和得偿所愿的不留遗憾,要所有都圆满。

小纾比我幸运好多,阿肆也比他温柔优秀无数。

其实创作过程中很担心,写不出自己想要的双向奔赴,偏颇谁。在我看来,爱情是要彼此努力经营的。

小纾自卑、胆怯,却一直在努力把自己能给的,全都给阿肆。

而阿肆呢,更是尽全力爱小纾,给她偏爱和保护,教她自信、成长,悄无声息弥补她的遗憾。

很多次回想,我仍然会被他们感动。

这大概就是我理想中的爱情。

第一章作话我曾说过,请不要ky。有两个原因。

一是真的没有哪个作者喜欢听到、看到别人说自己笔下的人物像xx,这很恶意。

更重要的是因为,关于暗恋,数不清的酸涩、难过、悲伤的情绪,都是我一一走过,从13年到现在的22年,提起喜欢,我想到的只有他。

细数近十年,仅仅是我漫长孤独的青春,而随口一句话,像xx。就让我荒唐觉得,那些日子变得虚假、一文不值。

可那是我孤独漫长的好多年啊。

我不想难过,但情绪是真实的,青春也都是真的。

那是我的青春时光。

《撒娇》这本书,在展示给你们看之前,首先是送给我自己告别青春和学生时代的终结礼物。

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过及必伤。

作者自己笔下的人物,也是有灵性的,当落笔的那一刻,他/她就变成了鲜活的,有着自己的想法和人生轨迹,而不是死板生硬的被创造出来,他们所说的话、产生的情绪,都是不可预估的。

而我,顺着那个轨迹,努力把他们的人生呈现出来。

他们不是提线木偶。

正因如此,剥开阿肆身为男主所拥有的优秀过人光环,我给他最大的特殊其实是真实。

他有一套自己的为人处世,不完美,因此小纾在暗恋他的漫长时光吃过很多苦,他有自己的生活,朋友、同学,他的社交圈。

他只是一个鲜活的普通人。

对的,普通人。

他不该因为所谓的“爱情”,未知的某天会遇见“小纾”,因此去被设定为一个“十全十美”的“周景肆”。

那样的阿肆或许会更完美些,但抱歉,这不是我想要的。

他喜爱甜食,面对爱人时幼稚又无赖,重要时刻却总能给小纾指明前路的方向。

性格或许淡漠却重情义。

他更像柔和的阳光,自我,骨子里却又是格外温柔的。

正是这样,重逢并理所当然的爱上小纾,得知这段暗恋时,他才会感到痛意和心疼。

小纾爱的是那个耀眼,温柔,真实的阿肆。

我最初设定的阿肆并不像你们如今看到这样,他曾待小纾的特别,真的就只是好感,达不到喜欢的层次,在相处中,他逐渐失控。

但写着写着,是我先失控了。

他在用自己的真实和执拗告诉我,他的人生并不能由我控制,去他妈的好感,那个姑娘,他就是喜欢,他就是爱。

他要爱她,所以谁也不能挡。

偏爱的尽头,是温纾。

周景肆从来都不是什么浪子,他只是一个,骄傲到绷着一根坚硬肋骨,不甘低头却仍为爱臣服的痴情种。

再说说小纾。

这个姑娘的闪光点和缺点并行,她不会很多东西,理科思维弱势,不会做饭,体能差等等。

她依赖阿肆,很多都需要阿肆教。

我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她太普通了,而阿肆太美好,不够般配,她配不上他。

凭什么配不上?

这不就是生活中很多普通姑娘的模样吗?

我的小纾就只是芸芸众生中,努力且坚强生活的小姑娘,小姑娘有一个疼她宠她的男朋友,仅此而已。

他们就是他们,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独立且幸福。

而不是拘泥于小说,设定成完美人设。

想过,但否决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把他们刻画成完美的样子,想要真实,不完美就必然被放大。

这就是我要写的。

我很爱他们。

如今怀抱着不舍与复杂的心情,终于落下了属于他们的结局。

看到有人问有没有原型,其实我不愿意称这本书有原型,因为只有暗恋中那些心酸才是属于我的。

我不是温纾,在人海中会走丢,那个人也没有周景肆那么帅气、温柔、耀眼。

但没关系,有知心朋友两三个,就足够了。

肆爷是小纾的青春少女梦,更是成长路上回头就能看见的避风港。

她是试飞的鸟儿,他便是她一往无前的底气。

而我的梦,早就醒啦。

暗恋虽然很苦,但请不要害怕。

人生那么长,谁还没偷偷喜欢过一个人呢。

或许你可以比我更勇敢一点。

要切记,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亲爱的,你喜欢的一定要是有闪光点、能教给你人生方向的人。

故事真真假假,里面有属于我自己真实,好的、坏的。小纾暗恋成真的那一刹那,我深夜抱着手机哭成了傻狗。

因为真的是,好羡慕啊。

我曾经也经历过很不好的事情,一度以为自己不能承受。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打磨,还是好好的走到了今天。伤痛虽然无法消失,但会随着时光变淡、释怀,这就是成长,每个人的必修课。

希望你们可以成功考过这门必修课。

如今这本书走到终点,也算是另一种形式上为那段漫长的时光划上最后的记号,总要向前走的。

青春不止暗恋,还有很多更美好的东西。

例如亲情,友情,拼搏,努力,和傍晚教室窗外的紫色夕阳。

还有我的学生时代,要彻底结束了。

祝,你我都好。

……

很啰嗦的后记,感谢你们有耐心看到这里。

希望《撒娇》能带给你们快乐,希望你们快乐。

请认真的去面对生活,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爱最真实普通的你,挚爱你,只爱你,跨越万难,特意为你而来。

好好生活吧,不要失望。

去遇见只属于你的“周景肆”。

不论如何,都请勇敢坚定的向前走,人生瑰丽且漫长,走到哪里不是梦想呢?

——栖雪

写于2022/11/19

(谨以此书,纪念那段真诚、漫长的青春岁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