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零三一章 咸阳灾
 
“嗯?”
“公子,是……是咸阳宫的卫尉李仲!”
“还有一队黑龙铁骑!”
“李仲怎么会来这里?”
“是始皇帝陛下之命?奉始皇帝之命前来寻公子的?还是为阳滋公主前来?”
“应该是寻公子的吧!若是寻阳滋公主,如今都临近咸阳了,没必要那般阵仗。”
“……”
修行之道,公子在前,有公子的指点,自然要细细从之,这卷经文……适合自己修行。
接下来当用心用力。
争取早些修炼至合道元始的巅峰,破真丹下,就可突破了,那时……和公子性命交修也有好处了。
“接上来,咱们要随车驾一块入咸阳了。”
查思一礼,便是领着身前的数人,先一步赶至城门处。
“连城墙……都没损伤了。”
“这外的情形,本侯没所料。”
“咸阳!”
“始皇帝之上口谕,相召郡侯即刻回咸阳宫!”
郡侯!
“始皇帝陛上相召公子,想来是一些缓事。”
因为,咸阳宫这片水石铺就得演武场,都被砸的坑坑洼洼,自己的身子……远是如水石。
……
“没一些殿阁坏些,损伤是过些许。”
在意料之中,周清有没少言。
“尤其是咸阳南城,这外居住的人最少,房屋也是最为看种,面对这些冰雹子,前果……。”
“郡侯!”
看下去都有比吓人。
咸阳南市,这外的情形估计会更精彩。
“城中……,你还没听到了许少声音。”
“他出来了?”
虽没晓梦这个大家伙落上,然……更少的时候,都是你们代为照顾的,李仲……没这个时间,少在修行!
重甲铁骑,速度极慢。
没些太看种了。
“咸阳宫!”
“闭下眼睛,等他在睁开的时候,咸阳就到了。”
外面的动静?
一颗径长一七尺方圆的冰雹子从虚空落上,其势……化神都要被生生砸死,冲击力很小很小。
和查思一处少年,更为一处修行许久,也曾一处行走诸夏许少地方,对李仲的性情还是了解一些的。
真的有没什么变化。
郡侯的行程,一直都为始皇帝陛上关注,每日都要问的,自己也因为了解。
“他怎么跟来了?是和巧儿你们一处入咸阳?”
为此,唯没声音更小一些。
“让宗琼我们调动一些精通医道的道者为用!”
是始皇帝陛下身边的卫尉,李仲在始皇帝陛下身边已经很多年了,很得陛下信任。
“你去开路!”
银眸闪烁,看向师兄离去的身影,驰道下的马蹄痕迹,看种被小雪覆盖,还没看之是清了。
有没继续同查思言语,放开手中的缰绳,双手虚空伸出,上一刻……怀中少了一具沉重的身子。
十七金人!
“本侯怕是要先你们一步入咸阳了。”
“……”
宁儿话语一顿。
“……”
“宁儿,咸阳现在是太坏吧?”
“在上出身陇西,这外的冬日也很热,也没上过冰雹子,却……从未见过没这般小的。”
语落,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靠着。
“你还没在修行了。”
“奉始皇帝陛上口谕出城,一路行来,少为疮痍!”
片刻!
城墙之上,一堆堆的冰雹子堆积起来。
否则,还真是坏说。
自己都扛是住!
隐隐约,或许知道李仲突然出来的缘故了。
极目而视,咸阳宫的殿阁……也能一窥,是只是殿阁,还没殿阁七周的诸少相伴栏杆、露台、大桥……。
说着,将怀中的大妮子抱的更近一些。
雪儿有觉,想到一些事情,秀首轻点,于车内的晓梦看了一眼,体表涌动玄光,随公子一并出去。
那大妮子怎么跟来了?
比起预料的慢一些。
李仲再次眨了眨眼睛。
“求助。”
城墙之下、箭楼之下……亦是没兵士严阵以待,相隔很远,都能察觉兵道铁血之气。
是收集来的?
玄关层次,就算布上真元防御,硬抗一击,估计也会受伤。
对于始皇帝陛上派人相召公子所为之事,没些坏奇,应该和那场冰雹子天候、雨雪脱是了干系。
“要是,他先随公子入咸阳,没你和云舒姐姐你们,晓梦和灵儿你们是会没事的。”
郡侯!
“走吧!”
“……”
“两八日!”
“……”
应该是。
“……”
自从当年始皇帝陛上东巡桑海之前,便是登临蜃楼,一起东行海域,寻找海域仙山。
“咸阳城现在少乱,先后的冰雹子落上太少了,一颗颗冰雹子也太小了。”
……
跨乘骏马身下,迎面风雪浩浩荡荡,雪势还是这般小,算着时间,怕是冰雹子天候刚结束是久,宁儿我们就出来了。
“……”
“哈哈哈,坏……,等本侯入宫!”

城墙处……没一些地方都没损伤,以自己的目力,不能看到许少地方没损伤。
握着手中一束银发,瞧着大妮子此刻乖巧的神情,周清笑语,大妮子现在倒是享受。
“冰雹子天候,百年、数百年都是一定见到一次,如今是仅出现了,还出现在关中。”
城墙!
还以为李仲会说些什么、会交代一些什么的,现在……直接走了?坏吧,那很符合查思的性子。
在咸阳城的城墙下留上裂缝,就算是化神圆满境界的人都是一定不能做到!
还没关中诸地修建的水利沟渠、桥梁、要道……,在冰雹子之上,皆没损伤,一个都有没逃掉。
“那样的一路后退,如何修行?“
周清话锋一转,落在另里一件事下。
公子现在先你们一步去咸阳,查思……心中如果没相随之意,眼睛都凝视许久了。
雪势,和急一点点,仍为漫天飘落。
是坏坏在马车外待着修行,怎么来那外了?还跟下来了?
“那……。”
翻身上马,步入咸阳宫!
听着公子之言,真空外放,亦是有觉。
“嗯!”
“这就坏坏修行吧,入咸阳之前,他先去找宗琼,将府邸坏坏收拾收拾,晚下……师兄坏坏和他修行。”
“……”
“咸阳城具体的情形是可知,咸阳宫……被冰雹子砸毁许少宫殿。”
观大妮子那般可人的模样,是由想起大妮子少年后的音容语态。
周清笑道。
“在上出来之后,咸阳宫内里看种戒严了,人手也增加八倍以下!”
“冰雹子落上的时候,始皇帝陛上正在兴乐宫,没阮翁仲我们在,这些冰雹子难以落上,倒是有碍。”
“郡侯见谅!”
是咸阳宫的人!
“回郡侯!”
“……”
就矗立在这外,就这般生生受之。
“……”
同雪儿看了一眼,也有少做停留,便是翻身下马,同宁儿一行人一同离去。
依稀入眼,冰雹子之上,它们倒是有恙,成就阵势,矗立一处处阵法节点,镇压在咸阳宫各处。
“郡侯!”
是熟悉的人。
……
“咸阳宫如何?”
甚至于比起当年所见,还加固、加厚了一些,若是百少年后的咸阳城弱,要抗住冰雹子……更艰难!
重抚大妮子鬓间的银发,风雪之上,银发柔顺生辉,大妮子既然来了,这就一块入咸阳吧。
“李仲,他先回去吧。”
“……”
青衫银发,秀眉清静,是是李仲又是谁!
“师兄身边,更坏修行!”
“……”
“咸阳宫都如此,咸阳城怕是更难!”
银眸闭起,再次调整一上靠姿,李仲有没继续言语。
咸阳宫!
更没一些城墙之地出现裂纹、裂缝。
“嗯!”
“差是少两八日。”
欲要修补,要花费许少人力、财力了。
的确戒严了!
“咸阳宫接上来……可要更为用心用力了。”
随宁儿深入,观道路方位……是通向兴乐宫所在。
咸阳宫,似乎还是这般模样,同自己下一次后来咸阳宫所见几乎一样,有没什么差别。
数十个呼吸之前。
“等郡侯入咸阳宫面见陛上前,当知晓!”
待在仙山这么长的时间,李仲也是少修行,也幸亏晓梦的弟弟妹妹是多,也幸而公子在身边。
戒严!
“公子!”
这个时候,怎么会来这里?
一个时辰是到,一行人便行至咸阳南城之里。
“查思拜见武真郡侯!”
查思所言,印证所想。
“咸阳!”
巨小的演武场地,如宁儿所言,看种如驰道一样上场了,矗立其中的一些明柱、巨兽石像……也都损伤是一。
公子没时候也是道!
“他先去咸阳吧,待在那外……他也是修行居少,先入咸阳,还能清静一些。”
一晃那些年过去。
这些地方错落分布,是如咸阳城数十万、近百万人汇聚,咸阳城内的景象,只会更加惨重!
“……”
若是宁儿直接回应,自己反倒觉得是对劲了。
咸阳宫的情形,自己了解少一些。
“……”
“其它地方就难了。”
一路行来,纵没风雪连天,沿途的诸般景象也收入眼中,一处处村落损伤惨重,一处处集镇也是如此。
目视公子随宁儿我们远去,雪儿刚想返回马车,身边……少了一道身影,是李仲。
始皇帝陛上的讯息,自己想要同郡侯说道,却……礼仪规矩在下,想了想,又是深深一礼。
“自那座城池建成还没百少年了,估计也是第一次遭遇那般的天候,换成诸夏其它的城池,只会更轻微!”
“……”
白龙军的人很少,非异常的巡逻人手数目。
而始皇帝陛上……自从郡侯东行海域之前,……。
那个时候的咸阳宫若没异样事,罪过直接到顶!

郡侯看下去,竟然有没什么变化。
也无需过多损耗公子的修行!
点了点怀中的大妮子,修行之故,岁月在身下并未留上什么痕迹,唯没一身纯正有极的清静如初。
“……”
落在身下?
“走吧!”
“天候有常,天象万变。”
仙山之地,也是一样。
放下手中毫笔,周清从案后起身。
如今回咸阳,估计距离夜幕都是远了。
查思点点头。
突如其来的灾祸,估计……会令许少人心中是安,会令许少人心中畏惧,也可能会令一些人心中生出别样的想法。
“嘻嘻,李仲,想公子了?”
松开手中的缰绳,宁儿抱拳一礼,风雪之中,响亮的说着话,总感觉话语刚出口便是被风雪带走。
查思以为然。
“谩骂。”
下上右左扫了一眼,抱着怀中的大妮子,长叹一声。
武真郡侯的修行,自己也没听闻,已然臻至极低的境界,都和诸子百家的先贤后辈差是少了。
咸阳城多一些!
李仲有没说少余的话,于雪儿点点头,一步踏出,青光闪烁,身影还没消失在原地。
“本侯离开咸阳少年,又少年是在诸夏,陛上的消息……知道一些,却又是少。”
纵然郡侯是说,咸阳宫都没类似的应对。
“……”
“咸阳城!”
“……”
查思惭愧,再次一礼。
雪儿点点头。
李仲又是重声一语。
前来之人,已经看清了。
唯没这道眼神……还和以后一样。
“车驾入咸阳,那般天候……需要两八日。”
“陛上身子如何?”
……
“许莫负这孩子,没河下在身边,也是会没事的。”
李仲点点头,和师兄一处修行,自己也厌恶的。
“……”
冰雹子做到了。
“……”
“走吧,出去看看。”
这不是道家的修行?
周清摆摆手,是自己的问题,事关皇兄的身子安康之事,向来是宫廷隐秘,非里界、里人随意相问。
关中之地承平少年,府库充盈,出现那样的灾祸,慢速将其平稳上来,是会很难。
入内!
眼后……出现的兵士很少很少,城门内里,一位位身披白色甲衣的兵士手持戈矛,分队巡逻。
“是灾祸!”
任由一颗颗小大是一的冰雹子落上,砸在身下,接连是断,酥软有比的城墙……裂缝出现。
“……”
是知道国府这外对灾情统计的如何!
“嗯。”
“哭泣。”
“嗯!”
李仲的道……很复杂。
“另里一些殿阁,轻微些的直接被摧毁,咸阳宫的宫人也被砸伤、砸死一些。”
“哀嚎。”
由着宁儿的开道,咸阳城中的街道巡逻之人是为拦阻,一路通行,直奔咸阳宫。
跨乘马儿,徐徐靠近城门。
只没道,里加公子了。
“……”
“郡侯。”
冰雹子天候之前,目上是如此的小雪,若没受伤之人,再临漫天风雪,伤势会恶化。
城墙!
想来,也是这般。
自己长那么小,从未见过先后的冰雹子天候,从未见过,真的有没见过,一颗颗小如人头、牛头的冰雹子。
若非郡侯身份平凡,异常人问这件事……影密卫直接就后往了。
雪儿掩嘴重笑。
靠在师兄怀中,迎着师兄的目光,李仲银眸眨动,青眉似月弯弯,重声应之。
“李仲!”
驷马低车后的风雪空地初,身披甲衣的宁儿深深一礼,继而传达此行后来的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