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狼夫们纵妻 > 009 希望你一直会这样
 
  “乖!”舒微凉的心,忽的一痛,伸出手将盖在她身上的辈子掀开,将舒尘雪抱在怀里。

  “爹爹!”舒尘雪用脑袋蹭蹭他的胸膛,十分依赖。

  “是爹爹错了,雪儿别怪爹爹,好么?”他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出声问道。

  “爹爹也是关心雪儿才会这样的,雪儿不会怪爹爹。”舒尘雪十分体贴地说道。

  舒微凉笑,他的雪儿已经长大了呢。

  不过,下一秒,舒微凉竟看到舒尘雪用他的衣服来擤鼻涕。

  他愕然,舒尘雪道:“可是刚刚爹爹在下面骂得雪儿可凶了。”

  “那雪儿为什么不解释呢?”他记得,以前只要他要开始训她的时候,她都会找一堆有的没的的理由来搪塞他的,这次却乖巧地接受他的训话,确实有点不寻常。

  “那是因为爹爹是男人啊!”舒尘雪回答得理所当然。

  “为什么爹爹是男人,雪儿就不解释呢?”舒微凉听得有点儿稀里糊涂的。

  “爹爹是男人,男人要有面子的,若是刚刚雪儿解释了的话,那么就是爹爹的错了,那样爹爹在那么多人面前就没有面子了,这样多不好啊!”舒尘雪回答得正儿八经的,那样子比做什么事情都要认真。

  舒微凉哭笑不得,这个小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而且,雪儿也没承认自己错了呢。”她得意洋洋地说道。

  “可是,你不是说了对不起了吗?”他记得的。

  舒尘雪笑,道:“雪儿只是说对不起啊,若是真的错了的话,雪儿会说,我错了,而不是对不起呢!”

  舒微凉掐了她的脸颊一下,道:“鬼丫头!”

  舒尘雪朝他吐吐舌头,而后说道:“爹爹,雪儿饿了。”

  舒微凉笑,道:“再等会儿,我已经让人把饭菜端进来了。”

  舒尘雪点点头,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

  “客官,饭菜来了!”门外,响起小二的声音,舒尘雪连忙从舒微凉的怀抱里跳了下来,跑到门边,替小二开门。

  “客官慢用,有事唤一声!”布完菜后,小二退了出去,舒尘雪朝他灿烂地一笑,顿时将他迷得心花怒放。

  舒尘雪浑然不知,满心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眼前的饭菜上,不等舒微凉开口,她就已经大吃起来了。

  舒微凉原本想要训她一下,让她注意一下礼节,可是想起她一夜都不曾吃东西了,就没有说什么。

  舒微凉坐到舒尘雪的身边,帮她夹菜、添饭。

  “雪儿,慢点儿吃,小心噎着了!”舒微凉关切地说道。

  舒尘雪看了他一眼,忽然嫌弃地道:“爹爹,你脏死了,怎么把那么恶心的东西抹到衣服上?”

  原来舒尘雪指的是舒微凉衣服上的污迹。

  舒微凉低头一看,有些哭笑不得:“雪儿,你忘了这是谁弄上去的了?”

  舒尘雪的嘴里塞满了食物,听到舒微凉问她,嘟囔不清地回答道:“谁会这么不卫生啊?爹爹,你就别找借口了,不然雪儿会笑话你的,快点去换件衣服吧,脏死了。”

  说完,还腾出一只手来推推他,眼里尽是嫌弃的神情。

  舒微凉看到她这般模样,果真是无语了。

  明明是她把鼻涕擤到他衣服上的,现在竟敢嫌弃他?

  舒尘雪依旧一身红衣,红得张扬。

  身后是白衣淡漠的染灯和白衣脱俗的舒微凉。

  “爹爹,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吧!”舒尘雪回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虽是疑问句,可是不等舒微凉回答,她已经往前跑去了。

  舒微凉无奈地摇摇头:“雪儿,小心点,别摔着了!”

  其实按照舒尘雪现在的武功,要摔倒是没可能的事情了,可是为人“父”的舒微凉,还是会忍不住地提醒她一句。

  “你很疼舒姑娘。”染灯淡漠地说道。

  舒微凉侧目,看向他,唇角有暖人的笑容:“雪儿是我的女儿,我自然疼她的。”

  “你知道的!”染灯敛眉,“她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舒微凉微愣,而后笑道:“公子何必要纠结这点呢?雪儿性情单纯,是个让人喜爱的女孩子,即使不是亲生的,我还是会疼她的。”

  “希望你一直会这样。”染灯无法确认,舒尘雪到底,是不是就是那个已经死去了的初少轩。

  因为,舒微凉说,她叫舒尘雪,从他救她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叫舒尘雪了。

  舒家的大小姐。

  他救她的时候,是在舒城的城门口。

  可是,他却忘了问,舒尘雪,到底是在哪里,受的伤。

  “啊!”

  前面传来舒尘雪的一声尖叫,舒微凉和染灯对视一眼,连忙冲到前面去。

  “雪儿,怎么样了?”舒微凉的语气里透露了明显的关切。

  染灯不语,直接到她面前,打量她有没受伤。

  舒尘雪的怀里抱着一个红色物体,仔细一看,原来是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那人抬头一看,见是舒尘雪,精致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舒尘雪见怀里的人一身灰尘,衣服破烂不堪,忙不地地往外抛去,嘴里还不忘说道:“脏死了,脏死了。”

  舒微凉和染灯满脸黑线。

  那人被丢,摔倒在地,无力地shenyin一声,听到舒尘雪的话,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舒尘雪撩开纱帐,看向床上昏睡着的人儿。

  舒尘雪回头,看向舒微凉,问道:“爹爹,这人怎么比雪儿还要贪睡?”

  舒微凉笑,揉揉舒尘雪的头发,道:“雪儿若是累了,就先去睡吧,他只是受了伤,昏迷了而已,应该快要醒的了!”

  舒尘雪摇摇头,道:“雪儿不累,雪儿要等他醒来。”

  舒尘雪把脑袋靠在床架边,嘟嘟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舒微凉见此,也没再说什么,走到椅子边,坐了上去。

  染灯站在窗前,目光不知道看向哪里。

  床上的人儿发出声响,舒尘雪立马坐直了身体,转头对舒微凉喊道:“爹爹,这人醒了。”

  随后,低头看向床上的人儿。

  妖冶!

  这是舒尘雪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的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白皙得过分的脸蛋,一对黑色的眸子镶在上面,圆圆肉肉的小蒜鼻下面是一张妖红的薄唇,再加上双颊上的肉感,总体上看上去,给人一种龇牙小幼兽的感觉。

  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和一身火红色的衣服更为他的妖冶做出完美的诠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