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狼夫们纵妻 > 024 最在乎的人是舒微凉
 
  井钰和夙予的眼里都出现了惊艳,同为男子的他们,也忍不住地为染灯的容貌所赞叹。

  青衫如荷,眉目雅逸,墨发半束于冠半垂肩则,全身无一饰物,素淡净然,犹似谪仙。

  他容颜虽然生得极其俊美,可惜全身上下都仿若罩着一层寒冰般冷傲孤清,令人分毫不敢生亲近之念,光看外表,便知道他的性情淡漠冷情。

  “尘,尘雪?”第一次,染灯没有喊舒尘雪作舒小姐。

  “嘻嘻!”既然被染灯看见了,舒尘雪再笨,也知道瞒不住的了,松开手,朝他尴尬地傻笑。

  染灯上前几步,双手握住舒尘雪的双肩,语气里有些气愤:“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难道不知道我,我和你爹爹会担心的吗?”

  淡漠的形象,一下子被打碎。

  舒尘雪消失的这几天,他和舒微凉两个人几乎要翻遍整个城镇了,可是都无法找到舒尘雪,这让一向淡定的他,都有些不淡定了。

  舒微凉的性子沉稳,可是一遇到舒尘雪的事情就像变了个人似地,因为舒尘雪是他的“女儿”,不管是不是亲生的,他终究还是有一个担心的理由。

  而他呢?只不过是和她萍水相逢,交情说深谈不上,说浅,却忍不住地去担心她,甚至为她茶饭不思。

  每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有虚假的谎言骗自己,她怎么说也救了他一命,做人要懂得报恩等等之类的借口。

  可是总是比不上一句,因为她和初少轩长得像。

  一句话,比他找来的种种理由都要有力来说服他自己。“咦?”舒尘雪现在不是在意染灯的话,而是,他竟然会生气耶?舒尘雪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看向染灯,“公子,你居然会生气耶?”

  “噗!”上碧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他没有失忆,自然知道染灯的性格如何,见他如此担心舒尘雪,却被舒尘雪如此“笑话”,忍不住地笑了出声。

  “咳!”井钰和夙予两人都被自己的唾液呛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舒尘雪竟然把注意力转移到这里面来了。

  染灯的脸蛋有些微红,似乎也懊恼自己的反应过激,收回双手,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这几日你去哪里了?”

  舒尘雪挠挠头发,样子憨憨地,十分可爱,伸手抱住了染灯的胳膊,撒娇似地说道:“公子,待会儿爹爹回来了,你帮雪儿说说话好不好?”

  被舒尘雪这么亲密的动作吓住了,染灯浑身僵硬,脸上不自觉地有红深了几分。

  “好不好啊,公子?”舒尘雪觉得,染灯会下棋,舒微凉又那么爱下棋,肯定会听染灯的劝的。

  “好,好!”染灯傻愣愣地答应了,顿时乐得舒尘雪笑开了眼。

  “你先回房,我去把你爹喊回来。”话刚说完,染灯就挣脱了舒尘雪的手,一阵风儿似地跑出去了,若是仔细看的话,还能够看出他的脚步有些凌乱。

  舒尘雪和夙予他们坐在房间里面的椅子上,夙予看着舒尘雪,欲言又止。

  舒尘雪皱着眉头,看向夙予,好奇地问道:“夙予,你是不是有话要和雪儿说啊?”

  “恩。”夙予咬咬牙,点了点头,问道,“雪儿,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烦你,帮夙原赎身呢?”

  “赎身?”舒尘雪眨眨眼睛,问道,“什么是赎身?”

  “就是把夙原买回来,可以吗?雪儿。”夙予不知道舒尘雪是否愿意,可是为了夙原,他还是要试一试,若是舒尘雪不愿意的话,他也只能再次回到陌萱浓坞了。

  即使,他十分憎恨,厌恶那个地方,可是夙原在那里,既然如此,他也就不能够离开了。

  “可以啊!”舒尘雪知道夙原对于夙予意味着什么,他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带夙原离开那个叫陌萱浓坞的地方而已。

  舒尘雪这么干脆地就答应了,夙予立刻欣喜地笑了。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小原,你等着,哥哥很快就能够带你出来了。”夙予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雪儿,雪儿!”门外响起一道清朗急促的男声,舒尘雪听到这个声音,连忙站了起来,脸蛋上带有很深的愉悦。

  Peng!

  房门被人很大力地推开了,夙予和井钰都不约而同地往门口看去。

  看到门口的男子,两人又是一阵惊艳。

  男子年约二十七八岁,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在男子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相反,更让男子增添了一丝成熟和稳重。

  男子给人的第一眼印象便是淡然清雅,仿若超尘世外的仙人一般。

  一袭白衣,眼波潋滟却温柔似水。

  与染灯不同的是,眼前这个男人,更容易亲近。

  他身上仿佛散发着一股奇特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他,了解他。

  见到男子,舒尘雪一笑,顿时万里倾城,脚尖一点,猛地朝男子的怀里扑去,那般毫不犹豫,那般自然而然。

  男子也张开双臂,等待着舒尘雪的“投怀送抱”,眼底满满的是重逢的喜悦。

  舒尘雪抱住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和她想念的那种味道一样,淡淡的清香,舒尘雪咧嘴一笑,无比依恋地喊了声:“爹爹!”

  顿时将井钰和夙予两人吓得山河失色。

  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是舒尘雪的父亲?他们的岳父?

  舒微凉双臂收紧,狠狠地抱住舒尘雪,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将舒尘雪整个儿融入到他的骨髓里面。

  “又淘气了?难道你不知道,爹爹是真的很担心的吗?”面对舒尘雪的再一次失踪,舒微凉真的感到怕了,若是舒尘雪真的一去不回来,他,该如何是好?

  而且舒尘雪身上的嗜睡症,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又该如何是好?

  “对不起,爹爹!”舒尘雪自然能够感受得到舒微凉抱着她的胳膊在不停地颤动,她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爹爹,真的,雪儿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再生雪儿的气了,好不好?雪儿保证,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她最怕就是这样了,若是舒微凉说她,骂她,她还可以撒撒娇,可是舒微凉若是不说话,她才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最怕的就是舒微凉不再理她了。

  “尘雪她,也不是有意的!”染灯在后面,想起舒尘雪的话,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舒微凉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推开舒尘雪,故意板起一张脸,说道:“真的知道错了?”

  一见舒微凉如此,舒尘雪就知道他不再生气了,连忙撒娇似地搂住他的胳膊,不停地晃呀晃:“爹爹,雪儿是真的知道错了,若是下次雪儿再如此,定让爹爹重重地责罚,如何?”

  终究还是对舒尘雪心软了。

  舒微凉伸手,捏了捏舒尘雪的鼻子,说道:“这是你说的啊,若是下次你再如此,我定毫不留情地对你,狠狠地责罚!”

  “没问题,只要爹爹不要不要雪儿。”舒尘雪笑眯眯地,只要舒微凉不生气,怎么罚她都无所谓。

  这个世界上,她最在乎的人,就只有舒微凉了。

  “他们是?”见房间里突然多了两个俊俏少年,舒微凉有些好奇地看向舒尘雪。

  舒微凉这么一说,染灯才想起当时舒尘雪进客栈的时候,这两个少年已经在舒尘雪的身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