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病名为爱许念一俞景阎 > 第21章 梦魇
 
俞景阎又灌了一整瓶酒,终于进入到这美好的梦境中。

清晨他在许念一的床上缓缓睁开了双眼,一转头许念一就躺在他的枕边。

“念一?”俞景阎有些惊喜的喊她。

“别闹。”许念一还没睡醒,迷糊着推开了他。

俞景阎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听了一会儿她的心跳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许念一终于被他闹醒了,有些不愉快的拍了他一下。

“你不要动。”她想翻过身去睡觉,被俞景阎眼疾手快的控制住了。

他低下头碰上她的嘴唇,她的唇很软。

俞景阎吻得有些急切,许久,他低下头轻笑。

他的气息掠过耳畔,许念一觉得有些痒,抬手揉了一下耳朵,被俞景阎按住了手掌,十指紧扣。

俞景阎的另一只手已经按住她的腰。

许念一见状,赶紧一只手推开他,从他的身底下溜了出去。她从床上坐起来,逆着窗外的阳光,看着俞景阎笑的有些娇羞。

“你别闹了,等一下还要给豆豆准备早餐。”许念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拍了拍俞景阎的肩膀,“你也赶紧起床吧。”

“那再亲一下。”俞景阎躺在床上不动,有点无赖。

许念一无奈的笑了一下,只能俯下身去在俞景阎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这下可以了吧。”

俞景阎摸着嘴唇在床上傻笑了一会儿,许念一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下楼准备早餐去了。

俞景阎走下楼的时候早餐已经被端上了餐桌,松软的面包配上还在飘着热气的牛奶,虽然很简单,但是却散发着家的温馨。

“爹爹,你怎么这么慢啊。”豆豆不满的抱怨,“你昨天答应好的要陪我玩儿,不许耍赖哦。”

“就知道玩儿,赶紧吃你的早餐吧。”许念一拍了下豆豆的头,转身递了一杯热牛奶到俞景阎的手里,她自己也捧了杯牛奶,低头喝了一口。

她喝的有些急,白色的奶沫就挂在嘴边,俞景阎伸出手轻轻的擦掉她嘴边的奶,送到自己的嘴边舔了一口,嗯,是甜的。

许念一的脸都羞红了,豆豆在一边瞎起哄。

吃过早饭,许念一收了碗筷带着豆豆到了院子里,拼他昨天新买的积木。豆豆在院子里冲他招手兴奋的喊他,“爹爹,你快过来。”

俞景阎想要起身过去,可刚站起了就赶到一阵眩晕,他使尽全力想要迈开双腿过去,却发现他根本迈不动双腿,他用力抬起双手想要去够到他们,可豆豆冲他招手的动作和许念一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终于他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了下去。

俞景阎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再次睁眼又是冰冷的医院。

“俞少,您终于醒了。”属下已经候在床边,看到俞景阎醒过来赶紧走了过来。

“念一,许念一呢?”俞景阎还没有缓过来。

“俞少,您是不是糊涂了,许小姐她……已经去世了。”

原来只是一场梦,俞景阎缓缓低下头,满脸失望。

“不过,肇事逃逸的人已经抓到了。”属下看了他一眼,“您看怎么处置。”

“我会让他生不如死。”俞景阎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他的下巴上已经长出了青色的胡须,医生在他昏迷期间打的葡萄糖勉强支撑着他现在的身体。

俞景阎缓缓从床上站起来,直起身的时候胃部一阵剧痛,他猛咳起来,咳出了一滩鲜血。

“俞少,”属下围了上来,“您还是在医院治疗吧。”

“回去。”俞景阎直起身,语气不容拒绝。

又是那间熟悉的地窖,俞景阎带人走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起他苍白的脸色,他找了个椅子做了下来,手下的人把罪犯来了上来。

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被人拉过来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向俞景阎求饶。

“俞少帅,我真的错了,小人真的不是故意撞到许小姐,我当时就是慌了才会一时犯傻,扔下我的车就跑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男人爬过来,抱着俞景阎的腿,被俞景阎一脚踹开了。属下见状赶快将男人控制起来绑在刑架上。

“俞少帅,您怎么罚我都行,就求您留一条命,我上有老下有小啊,您就可怜可怜我。”男人被绑住整个人都慌了,直接哭了出来。

俞景阎一句话也没说,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鞭子,毫无预兆的一鞭落在那个男人身上,直接皮开肉绽。

“啊!”男人疼的有些失声,在架子上胡乱挣扎。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死的,念一死前经历过的绝望和痛苦,我都会让你经历一遍。”俞景阎阴狠的声音在男人的耳边轻轻响起,他被俞景阎吓得浑身战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俞景阎把皮鞭递给了手下,冷冷的发出命令,“打。”

手下挥舞起长鞭,每一鞭都打的男人皮开肉绽,男人一开始还能发出惨烈的叫声,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微弱,整个人没了反应。

“俞少,昏过去了。”行刑的属下上前检查了一下说道。

“泼醒他。”

男人被冷水泼醒,又一轮鞭挞在等着他。

打到最后,俞景阎觉得千篇一律有些过于无聊了,他拿起一罐辣椒油,冲属下说,“给他加点料。”

那个男人在架子上已经奄奄一息,只能微弱的发声,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迎接他的又是另一轮鞭打。

接下来的几天,俞景阎变着法的折磨他,鞭子烙铁和针全都上了一遍,最后他拿来了一把小刀。

“我要用这把刀一根一根的剃下你的骨头。”俞景阎看着手上的刀,眼睛里的表情很吓人。

“不要,不要。”架子上的男人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眼看俞景阎的刀就要刺进他的肋骨中。

“等一下,等一下,我有话要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俞景阎的刀已经刺进了皮肉,他疼得满头都是冷汗。

“是白老大!”男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