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宿主你被锁定了 > 第002章 农门长姐(2)
 
    末世后,柳初依觉醒了木系异能,王秋实伤及内脏,这里落后的医疗,根本治不好他,她的木系异能却能轻松办到。

  【亲,异能源于灵魂,因外界刺激而觉醒,觉醒后与你的灵魂同在。】

  旺财把数据库的内容念出来,一副它什么都懂的口吻。

  柳初依眸底闪过笑意,试着用异能治愈这具身体的暗疮,然笑意很快散去,露出疑惑之色,“我的木系异能退化到初级了。”

  初级木系异能适合催生植物,作用到人身上,也就止血效果好,要治愈王大春的内伤,至少得数三年时间。

  【亲,死后一切化零,你只要好好做任务,升级本系统,提升精神力,就能升级木系异能。】

  旺财表示自己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系统,时刻不忘督促宿主做任务,提醒宿主升级系统,为它谋取更多福利。

  “哦。”

  柳初依对旺财的话半信半疑。

  这系统就像某宝客服,字里行间都在推销,傻子才会全信,她攒够10万积分才能重生,一次任务才得20积分,哪有多余的积分升级系统。

  如果提升精神力,真能升级异能,她自有办法提升,就算无法升级木系异能,她也有其他治疗王大春的办法。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任务。

  这个位面世界的委托人是王秀禾。

  她自小定下娃娃亲,可未婚夫心中早有白月光,成亲当日与人私奔,双双坠马身亡,她嫁过去就成了寡妇。

  婆婆认定她克死儿子,动辄打骂,使唤磋磨,王秀禾爹娘想接回女儿,王老太嫌她晦气死活不让。

  王秀禾夫家有个醉鬼小叔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多年讨不到媳妇,婆婆为了延续香火,让小叔子强占了王秀禾。

  王秀禾被迫怀孕,孩子七个月时,却被小叔子生生打落,血肉模糊的孩子,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王秀禾崩溃了,她抄起菜刀砍向小叔子,却被小叔子和婆婆一起杀害,尸体被剁碎扔到山上,婆婆与小叔子对外说她跟人跑了。

  因这莫须有的通奸恶名,他们一家被族里除名,王秀禾的娘抑郁而死,爹抬不起头做人,秀才弟弟也无法参加科举。

  王秀禾爹娘死后,弟弟到镇上卖货,从酒醉的小叔子口中得知,姐姐没有与人通奸,不仅被残忍杀害,还弃尸荒野。

  弟弟想起一家人的悲惨遭遇,忍无可忍地杀了小叔子,又冲进王秀禾婆家,杀了王秀禾的婆婆,为姐姐做了一个衣冠墓后,就在家人坟前自杀了。

  王秀禾有两个心愿:一是报复婆婆跟小叔子,让他们不得好死;二是分家另过,让爹娘弟弟过上好日子。

  在柳初依看来,第一个心愿很简单,她心中早有计划。

  第二个心愿就有些难度了,王老太偏宠二房,指望大房赚钱养家,不会主动分家的,除非像前世一样,大房名誉受损,成为王家耻辱,这样王秀禾的弟弟就不能科举,难保任务成功不会被扣积分。

  王秀禾的爹娘愚孝又懦弱,让他们主动分家实非易事,估计生出分家的念头都难,柳初依对他们期待不高,只希望别抗拒分家就行,拧眉思索片刻,柳初依很快有了成算。

  ~

  夕阳西下,纸窗外的光线逐渐变暗,村里升起袅袅炊烟,王家却没任何动静。

  秦氏从地里回来,放下锄头想去做饭,却被王老太拦下,“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大房被罚了晚饭,不用做饭了。”

  秦氏面露难色,她和相公受饿不要紧,孩子们不能跟着饿,“娘,秀禾还病着……”

  王老太冷眼一扫,“大丫头定了娃娃亲,下月就要出嫁,不是我王家的人,凭啥吃我王家的饭,你去把盆里的衣服洗了。”

  “娘……”秦氏还想再说。

  王老太却转身回房,关门前不忘提醒道:“你敢偷偷做饭,老娘明天继续饿你们。”

  农家茅屋不隔音,柳初依靠墙听着,心中微微叹气,偏心刻薄成这样,原主的爹娘都没想过分家,怪不得原主会把分家当心愿。

  【宿主,你的任务真的不难,嫁到刘家就能报复婆婆和小叔子,完成原主第一个心愿。】

  旺财担心自家宿主觉得任务难度大,赶忙出声安慰。

  柳初依杏眸微眯,勾唇道:“谁说我要嫁去刘家了!”

  【宿主,你……千万别闹幺蛾子!】

  旺财有点慌,也有点方,就怕柳初依弄巧成拙,随即巴拉巴拉劝导起来,却被无视个彻底。

  旺财不知道,这才是开始,往后统生,它唯一的心愿就是:宿主别闹!

  夜里,月朗星稀,蛐蛐混着蝉鸣,成为夏夜的入眠曲。

  柳初依睡不着,杏眸微闭,咬唇忍着胃部的阵阵抽搐,挨饿是末世常态,她早就习惯了,身体的痛楚反倒让她心安,这证明她还活着。

  “你以为,只有你继母和姐姐盼着你死吗,呵呵呵……盼着你死的人,可不止她们呢。”

  耳边回响着陈雪的话,柳初依猛然睁开眼,死死咬住嘴唇,铁锈味在口中蔓延,陈雪为什么要杀她,谁还想让她死?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柳初依回神看过去,秦氏枯瘦的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长。

  “秀禾,你感觉怎么样,还烧不烧?”秦氏生怕惊动其他人,声音压得很低,却饱含关切。

  “我没事。”柳初依收回视线,靠着墙坐起身。

  秦氏轻轻把门关好,拿出藏了好久的鸡蛋,塞到柳初依手上,说:“这是你罗婶子给的鸡蛋,你尽快吃了,当心被你奶瞧见。”

  话落,秦氏就转身出去,生怕懂事的女儿不吃,又还到她手上。

  柳初依握着鸡蛋,沉默了良久,然后敲开蛋壳吃了蛋液,最后把蛋壳也吃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翌日,天没亮。

  王老太就踹开房门,让柳初依做了早饭,又让她上山摘野菜拾柴,毫不在意她大病初愈,身体还虚弱,秦氏想替女儿去,却被王老太逮着一顿骂,安排了一堆脏活累活。

  清晨,牛头山上雾气缭绕,漫山绿色宛如仙境。

  柳初依背着大背篓,呼吸着新鲜空气,闲适地走在山路上,忽然看见神奇的一幕,一只胖兔子正在撞树,一下一下不见停歇。

  柳初依惊奇地靠近,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杂草葱动处走出一名高大男子。

  男子五官刚毅,穿着麻衣草鞋,肩上挎着长弓,手上拎着滴血的猎物,淡淡地瞟她一眼,“离我的猎物远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