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许言深薄明辰 > 第十章 这就是你的爸爸
 
医生审视地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他表示理解,毕竟很多刚怀孕的准妈妈,是想要第一个主动将消息分享给自己的爱人的。哪怕两人的关系看着并不那么和谐。

“我会关照他们,让他们替你保密。”

“谢谢。”她虚弱的靠在床头,露出这两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医生走后,许言也下了床。

因为怀孕的关系,很多药都不能用,所以她伤口愈合也慢。

她走到门口,不经意间听见门外守着的两个警员的对话。

“你说这薄少也真是狠心,再怎么说这许大小姐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这么多天,竟然连个影都没见着。”

“可不是,有钱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连爱个人都留不住。”

“听说薄少这心里有人。”其中一个瞧着四下没人,偷偷凑近了嘀咕。

“你别瞎说。”

“你是刚来不知道,这不,这两天薄少一直陪着人家呢。人家不过是使点小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就把薄少给唬过去了,这会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霍的,病房的门用力被拉开。

两个警员下意识的回头,看着门后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庞,吓得一个激灵。

“许……许小姐。”

“你们刚才说什么?”许言面无表情的开口。

“没……没什么……”两人互看了一眼,心虚的垂着脑袋不敢吭声。

许言神色淡淡的,也没说话,只是一顺不顺的用眼神注视着她们。

一分一秒,两人有些招架不住。

“听护士说,林小姐前两日伤了手,也住院了。”她们避重就轻。

许言杏眸微眯,作势就要出去,被拦了下来:“许小姐,现在您不能出去。”

“我要是非出去呢,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她挑眉,眉宇间染了两分薄怒。

警员没辙,最后只能跟在她身后。

许言来到林依的病房,隔着玻璃门一眼便瞧见了那个她痴爱迷恋的男人,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她都能一眼认出。

林依抬眸,自然也看到了门口的她,她嘴角一扬,身子故意往前倾:“哎呀……”

“怎么了?”薄明辰神色一紧,拉过她的手查看,还好没有扯到伤口。

他好声好气的询问:“你要什么,只要跟我说,别没事乱动。”

“我只是嘴巴有点渴,想要喝水。”林依撅了撅小嘴,一副小女儿的常态。

薄明辰无奈的轻叹了声,将她扶回病床躺好,自己起身倒水,才发现水壶里没水:“等着,我一会回来。”

“嗯,我还想吃楼下的酒酿圆子,你顺带买一份回来。”

“好。”男人好脾气的对她有求必应。

许言站在门外,明知她故意当着自己的面使唤他,可还是刺痛了她。

薄明辰转身之际,她飞快的闪入一旁的安全通道,可垂在两侧的手不觉用力拽紧了病服。

许言用力咬紧了牙,木然的神色盯着门缝,小腹隐隐作痛,一抽一抽,好似扯动了神经般疼的厉害。

她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步走向林依的病房。

推开门的刹那,对方用胜利者的姿态,挑衅地看着她。

林依掀开被子下床,一步步走到她面前,站定:“许言,就算你阴魂不散地缠着明辰又如何,他眼里一样没有你,你也看到了,他对我有多疼,而你,只是他想要剔除的人生污点。”

“林小姐,我的出现让你这么不安吗?”许言冷冷勾唇,波澜不惊的眼眸睨着她,好似透过她尖酸刻薄的模样,看到了她的恐慌。

林依脸色倏地一沉,眼底划过一抹惊慌,稍纵即逝:“你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吗?”相较于林依的尖锐和失态,她显得温和得多,“如果不是,林小姐何须用自残这样的方式来留住一个男人?”

许言神色一凛,快速地扣住她的手腕,一把举起,将她裹着纱布的伤口暴露在空中。

“你……”林依小脸一白,瞪大了双眸,有些被戳穿的尴尬。

许言轻嗤了声,目露不屑,对于这样的手段,她一个大小姐向来是看不上的,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她刚要松开,身后蓦的传来男人呵斥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触不及防,许言一把被他推倒在地,臀部重重地撞击地面,尾椎骨好似要散了一般。

她抬眼,原本站着的女人被他紧紧护在怀里,而他凶狠又凌厉地瞪视着地上的自己。

林依斜斜一笑,故意往薄明辰怀里缩了缩。

许言瞧着,只觉着刺眼,她不由笑了,一丝丝笑意从她嘴边蔓延,渐渐地,布满脸庞,转而又放声大笑,几近跌狂。

“够了!”薄明辰紧绷着脸,冷声呵斥。

她像是听不到一般,笑得愈发大声,甚至眼角笑出了泪,都没停下来。

咯咯的笑声听在他耳里,尤为刺耳。

蓦然,是谁尖叫了声:“血!”

大家顺着低头瞧去,鲜红的血瞬间染红了她的裤管,蓝白条纹的病服上,血迹一点点渗透,蔓延开,触目惊心。

薄明辰心头大乱,他顾不得怀里的林依,额头青筋凸起,怒吼:“医生,叫医生!”

许言明明痛的快要昏厥,可却执拗的在他伸手来抱时,用力的将他推开。

“薄明辰,我来只是想问你一句,看守所里的杀手,是你指使的吗?”她额头冒着冷汗,却执拗的想要他一个答案。

她知道,这个孩子,恐怕她留不住了。

薄明辰一愣,震惊地看着她,不知道是被她这样的问题震住了,还是因为她会这么想他。

“你就这么想要我死?”她腿间留下来的血越来越多。

“先别说话。”薄明辰赶紧自己整个人都在抖,用力的将她抱起,当看到底下那一滩血迹,险些腿软直接跪下去。

“快安排医生!”他紧紧抱着她,一向临危不乱的他,此刻却像极了无头的苍蝇。

“你说,我们的孩子会是长什么样的?”许言死死咬着牙口,嘴巴里被咬破了,伴着浓浓的血腥味,她才能勉强维持这一刻的清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