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十七章 缘由始末上
 
  如果老头知道萧克这么想,不知会是什么表情!不管知不知道萧克的想法,九州现在的心情也不好受,他堂堂元婴老祖,刚才竟然会差点被一个傻小子给撞倒,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没错,这老者就是九州,在村子里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九州跳下地后,老脸有点挂不住,他瞅瞅村子的方向,发现这边是死角,没什么人注意到,他这才脸色好看了不少。

  而另一边萧克已经是拿着旱烟筒,“突突突”了起来,一边抽一边砸吧着嘴道:“哎呦,不错呦!”

  “这个好!”

  “这味就是正!”

  “‘死’后的世界真美妙啊!”

  就这一会儿,他就有点抽‘醉’了,摇头晃脑地看着九州道:“老丈,有酒没?来口,来口!”

  而九州刚开始看着他这样还觉得有点意思,现在开这货有点蹬鼻子上脸了,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

  “你小子该‘醒醒’了!我有点事想问你?”九州沉声道。

  萧克却没当回事儿,毕竟自己已经‘死’了,还不能稍微放纵点。照他的想法这应该是一个中继站,一会儿自己就要走了,现在就应该先放纵下……

  他正想着呢,下一刻他的冷汗就下来了!

  “哼!”

  只听九州一声冷哼刚发出,下一刻萧克就感觉自己从‘天堂’来到了‘地狱’!

  一股无比庞大的威压将萧克笼罩在了其中,威压越来越强,萧克感觉自己渐渐有点蹲不住了,脚下一滑直接从树根上掉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他感觉连这颗巨树都开始针对自己,无数的落叶落下,不一会儿萧克就被树叶给活埋了!

  直到此时九州的脸色才好看了起来,不知他摔萧克一个“狗吃屎”是不是有意报复?

  “现在清醒了吧?清醒了就起来说话!”九州背负双手望天,摆出了一副高手姿态。

  “哗啦!”萧克从树叶中钻出,大口大口喘息着,直到过了十几息才感觉又从新活过来了。他刚才在这堆落叶当中可是一点空气都呼吸不到,也不知这些树叶是怎么做到的?!

  他三步两步从树叶堆中跳出,颇为心悸地看了看这堆“普通”的落叶,这才看向九州道:“前辈不知想问什么?晚辈定当言无不尽。”他感觉这个老丈很恐怖,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反正自己已经死了,一会儿就去投胎了,还是别吃这个眼前亏比较好。

  “你是商队的人吗?”九州道。

  “是。”萧克虽然奇怪为什么问‘生前’的事,但还是老实回答了。

  “说说商队遇袭的经过。”

  “是……”萧克当即把杀吃人鬼,又碰到一群野兽吃人鬼等都说了一遍。

  九州这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商队主事者,又得知他被主事者所托照顾其家小,这才点点头,按他的想法是,他们村子于情上是对这商号有亏欠的,毕竟人家也是因村子而死,现在村子救了这小子,还给了他一场机缘,这么算下来其实这小子赚翻了!

  然后救下的这人被委托去照顾主事者家小,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两清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对于因果是很看重的!

  又听了会儿,九州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你是说,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是最近这几百年才出现的?”

  萧克点点头,“准确来说是三百二十年前左右。”他因‘身份’原因,对这个还算了解。

  村子一直都与世隔绝,对于这个并不清楚,九州还以为是这片大陆一直都有这些‘怪物’!

  九州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脸色渐渐凝重起来,最后对萧克说道:“你先在这里呆几天,我们还有事问你,过几天就还你自由。”说完就要闪身而去……

  萧克却是一愣,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连忙高声道:“老丈!不会影响我转世吧?”

  九州一个踉跄,差点从半空中掉下来,最后只留下了一句:“傻小子,你还真以为你死了?!”说完就消失了,留下了一个呆若木鸡的萧克!

  “啥意思?我没死!!!”

  萧克得知这个信息后,他也不知自己的内心是个什么第一反应?只是感觉很复杂,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般,回味无穷!

  没死就意味着自己不会食言,还能完成自己的承诺与责任!

  同时也还意味着——这人世间的“酸、甜、苦、辣”自己是半点也躲不掉了……毕竟人间很苦,能早点结束……其实也不错。

  ……

  九州回村后,就快步来到族长书房,族长书房在村子正中最粗的那颗大树顶端,在这里能一览村子状况。九州有一个重大发现要向简言汇报。

  “咚咚。”两声敲击后,九州出声道:“族长是我,有件重要的事要你定夺!”

  房间里传来简言的声音,“进来吧。”

  九州推门而进,简言道:“九叔怎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

  简言伏案而坐,面前摆放着许多树谏(一种树皮做成的书册),她抬起头看向九州等待他的答复。

  九州沉吟一阵说道:“族长还记得几十年前那份树谏吗?是狩猎小队上报的,说在外发现一种不人不鬼的怪物。那时你还小,如果不记得可以先调阅一下。”

  简言点点头道:“没必要,就是袭击东东那些怪物吧!我已经调阅过了。那些怪物怎么了?”

  “那些怪物最早出现于三百二十年前,这情报是那个外乡人提供的,应该不假。你不觉得这个时间点有些微妙吗?”九州意有所指道。

  简言微微思索一阵后答道:“我记得先祖搬迁到现住址定居应该就是三百多年前!”

  “没错!”九州肯定道。

  “九叔是说……这两件事有关联?”简言猜测道。

  九州点点头。

  简言手指在桌案上敲击了一阵道:“九叔,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判断,可单凭这两点实在是很难解释通……”简言的言下之意就是九州可能想多了。

  九州也不解释,反而道:“族长我们在昨天在搜寻线索时,顺道抓了几只那种‘怪物’来研究,已经有些发现了,还请族长随我去地下看看,到时候我再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