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三十八章 夜壶套头神秘人
 
  王莲这一诊,眉头就是一皱,她又换了只手又诊了遍,然后她就有点无语了,抬手就敲了东东脑门一下,“你小子逗我玩呢?”

  “啊?”东东有点不明所以。

  “西西好端端的,你整的跟只剩一口气了一样,把我吓了一跳!”王莲有些抱怨道。

  “您这么说,是西西没事吗?”东东有些回过味来了,但又有些不放心的确认道。

  王莲心里有数后也不急了,慢悠悠取出银针开始在火上燎着,“也不是没事,不过就是一点小问题。有些劳累过度,身体有些微损伤,要好好休息一阵才行。

  不过既然来了,那我就给她处理了就是。”

  “哦,那谢谢莲姨。”东东连忙道谢。

  王莲被他这客气样气笑了,“你小子,这会儿还跟我客气上了?信不信我揍你!”

  东东倒也不怕,他挠了挠头,“莲姨我错了,我不是怕给你添麻烦嘛。”

  “少来,你这小子给我舔的麻烦还少了?”王莲也没抓着这话头,而是岔开话题反问道:“你还没说西西这是怎么了呢?怎么好端端的去跟人武斗?她这些天拼了命练拳就为了这个?”

  东东被王莲这一提醒也想起来这茬来了,现在确认了西西没事了,他心思也活泛起来,“不行,我要去揍大狗子一顿!莲姨西西就拜托你了……”说完就一阵风地消失了,把王莲家里的东西都吹倒了不少!

  王莲望着东东一阵风离开,有些愣神,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说道:“这小子,恢复了?”她对东东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当然知道这是甚行,也就是他爹当年传他的“四象术法”,他这术法在村里也是“独一份”,可见其价值!

  倒不是说族中敝帚自珍,而是这术法只有宗室成员才能练,而且也不是想练就能练的,其中难点有不少。

  比如:一来要找到对应的四兽魂;二来要能完整剥离兽魂;三来还要能收服它们为你所用!

  条件一个比一个难,更难的还是有三种兽类已经灭绝了。东东这个术法,可是他爹在他还没出生之前,就耗费全族之力开始准备的。

  东东现在能用出来这术法来,就代表他身体已经恢复大半了,这比王莲预计的可是要快了不少。

  西西听见东东要去找大狗子算账,也不装晕了,睁开眼睛就想去追,刚有动作就被王莲一指制住了。

  西西动了几下,发现自己身体不能动了,有些恼怒地怒视着王莲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去阻止我哥,他现在身体有恙!”

  王莲没理她,依旧慢条斯理,“你这丫头,怎么不装晕了?你急什么?以你哥现在的身手,十个大狗子也打不过他。”

  王莲听刚才东东提到大狗子,略一回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这会儿反倒是老神在在了。

  西西被王莲这样一点,也反应过来了,刚才的武斗也是哥指点才赢得这么利索的,还有刚才哥展现出来的速度,就算打不过,逃跑也是不会吃亏的,想通了这些,西西就平静了,一点不急了。

  王莲看她安静了下来,就摇头轻笑道:“兄妹两人都这毛病,真是说你们什么好。”她一挥手,刚才被弄乱的东西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分不差。

  “就因为大狗子打了你哥一顿,你这记仇的丫头,就非得替他打回来!为此天天疯了一样练拳,也没问问你哥,需不需要你这样?

  现在好了,被你打一顿还不行,还有在被这小子打一顿,我怎么感觉大狗子有点可怜啊!你们兄妹俩成了反派的感觉。”

  “哼!”西西偏过头去,不看王莲,“他活该!”

  王莲看她这样就有点无奈,不知怎么就是和这丫头亲近不起来,“好了,你这丫头,你哥可是很强的,还不用你来保护!

  你看你非得逼自己练拳,一双青葱玉指都被你给糟蹋了!”

  “这不重要!”西西斩钉截铁地说。

  “行,行,行,反正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看着糟蹋吧。不过,刚才你哥可是把你交给我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了没!?”王莲看着躺在榻上不能动的西西,语气阴森道,她早看着臭屁的丫头不爽了,这次打算“公报私仇”。

  西西听她这语气,内心有点不安,她强自镇定道:“你要干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一会儿后,“啊~!”一阵少女的尖叫声传出……

  东东冲出房间后,就立马打开“鹰眼疾”开始搜寻大狗子的位置,不一会儿果然就看到了他一脸郁闷的朝家方向走去。

  东东跟随他来到无人一角,正想跳下去揍他,突然发现这样做是不是太嚣张了?因为族规是明确规定了村中不许私斗的。

  想到这东东有点挠头了,他这会儿可没带啥伪装的东西,眼看大狗子就要到家了,他四处搜寻的眼睛一亮,他在旁边的树枝上发现一只像是用来接雨水的小木桶!

  当下他顾不得犹豫,拿起这个就罩在了头上,虽然这样做他会丢失视野,可他还有“第三视角”呢,揍个大狗子完全不费事。

  东东头套住木桶后,就感觉这木桶味道有点奇怪,腥臊味很重,不知是用来干嘛的?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犹豫了,闭着气就朝大狗子后面跳过去,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棒,一副要打人闷棍的样子。

  大狗子郁闷地走着,他感觉今天很是不顺,不止比武输给了个九岁小丫头,还因他被大家和虎子给看不起了。这样想着他越想越气,越想越不明白,自己怎么能输给一个黄毛丫头?!

  突然,他感觉自己后脑勺一阵晕眩,倒地后剧痛才传来,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他意识到自己被人给偷袭了!

  是谁?是谁胆敢偷袭于我?!

  他正想到这呢,谁知偷袭那人并没有停手,轮着拳头就朝他脸上招呼,大狗子被打的哇哇惨叫!

  “停手!,你是谁?!”大狗子双手护住自己头部,透过缝隙看到是一个头罩木桶的怪人。那木桶他也认出来了,正是自家的夜壶,昨天下雨,拿出去给雨淋淋,除除味,谁知,现在被这人套在了头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