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四十章 兄妹反派
 
  大狗子就没这么好的脾气了,他指着东东叫道:“东东,为何出手偷袭于我!”

  东东无辜地起身,“啥?发生啥事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有些关心地走过去揽住大狗子肩膀,“大狗子谁打你了?下手怎么那么重?太缺德了!”

  我连我自己都骂,你怕不怕?!

  大狗子那个气啊,“你少来,我都认出你了!你以为套上我家的夜壶我就不认识你了?!

  你连衣服都不换,当我白痴吗?!”

  东东听到“夜壶”表情有点不自然,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一摊手,一脸无辜道:“你看!你都看出问题来了,如果是我,我会这么蠢吗?”

  大狗子被东东这么一反问,堵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王莲这时也知道为何东东身上一股异味了!感情是因为这个!

  “噗嗤!”她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啸天有些忍俊不禁,不过笑意还是被他硬生生忍住了。

  东东现在想打死大狗子的想法都有了,他刚才过去搂他,就是不希望这货把这茬说出来!

  王莲笑了一阵,才一脸揶揄对啸天道:“你该不会就为这点破事来的吧?”

  啸天也是有点尴尬,老实说这种小孩子打架的破事他是懒得管的,可牵涉到了宗室成员,他才不得不走一趟。

  真实情况也就是走个过场,至于是不是东东干的?其实完全不重要。

  身为宗室成员,这点“特权”还是有的,只要东东别做太过分,别弄死了人,他们都会把握好尺度,睁一只闭一只眼,这也是他们这些执法者的默契了。

  老实说,他们执法者也就是挂个名,村子里需要他们出面的事情不多,大多情况都是调解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大家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各自给个台阶事也就过去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大狗子家里人没一起来的原因。

  啸天尴尬归尴尬,可事还是要办的,他干咳了两声,板起脸看向东东道:“东东,大狗子指控你偷袭他,可有此事?”

  东东一脸无奈道:“没有的事,我刚才一直和莲姨在一起,不信你问莲姨。”

  “你放屁!”大狗子怒斥道,他今天实在是倒霉透了,事事不顺,此时内心憋屈到了极点。

  “嗯,东东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作证。”王莲点点头,表示东东说的没错。

  啸天点点头,认真问道:“王莲你可想好了,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的?”

  “嗯,我负责。”王莲干脆点头。

  两人自顾自说着,完全把大狗子当成了空气。

  “那好,这里有两份树谏,确认没问题的话,就打下你们各自的灵印!”啸天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灵印是一种灵力印记,一个人修炼出灵力的时候就会产生,就像是指纹一样的东西,每个人的都独一无二,很难假冒。)

  王莲干脆的在树谏上留下了自己的灵印,这活她熟门熟路,这么多年,不知道替东东干过多少次了。

  紧随王莲后,东东也干脆的在树谏上留下了自己的灵印。

  程序走完后,啸天又恢复了和气,对东东和王莲道:“那东东,莲姐,事情办完了,我就先走了。”

  “啸天叔慢走。”东东微笑道。

  “有空常来坐坐。”王莲也客气道。

  啸天出门,回头笑道:“会的,会的。”说完就要走,手却被大狗子拽住了,“啸天叔,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他们摆明了在说谎!”

  啸天眉头一皱,心里暗想这娃子,咋这么不懂事呢?

  王莲听到大狗子这么说,把脸一板,语气严肃道:“大狗子,话可不能乱说,你是在指控我说谎吗?!”

  别说,王莲这派头拿的十足,把大狗子给唬住了。

  大狗子看向王莲,目光有点躲闪,他到不是怕她,而是怕烈阳!别忘了,烈阳身为“族内第一高手”,可也是要去私塾传道解惑的!

  虽然他不怎么去,可“族内第一高手”的名头还是很唬人的,大狗子就是怕烈阳以后去私塾给他穿小鞋……

  想到这里,大狗子目光更躲闪了。

  王莲看着不说话的大狗子,脸色慢慢放缓道:“小孩子不懂事,莲姐就不怪你了,你看你鼻青脸肿的,我给你治一下吧。”

  她说完,就一掐法决,一道水系的三级术法,“润物甘露”就笼罩了大狗子,围绕着大狗子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没一会儿就把大狗子给淋成了落汤鸡。

  “润物甘露”虽然也算是治疗术法,可主要作用还是用来加快农作物生长的,并不是纯粹的治疗法术,可王莲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不用水系五级的“生命滋养”,偏要用这个……

  大狗子被雨水笼罩,他感觉有些冷,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阿嚏!”

  东东看大狗子这样,有点于心不忍了,他拽了一下王莲的袖口,王莲会意,立马停下了术法,对大狗子道:“不好意思啊,我治疗术法就只会这个,虽然没什么大用,但还是有点用的,你看你脸色现在就好多了。”

  大狗子现在脸上的伤势是好了些,肿胀消了不少,不过他现在脸色发青,有点要生病的样子。

  大狗子抹了把脸上的水渍,这水渍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他委屈的看着三人说了句:“你们这么欺负我,不怕遭天谴吗?”说完就擦着脸跑开了,远处还有呜咽的尾音传来……

  啸天看着这闹剧,一脸的便秘!这叫什么事啊,我就是来打个酱油,怎么连我也诅咒上了!

  ……

  等啸天走后,东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把一个快成年的人给气哭了……

  王莲没好气地拍了下东东的头,“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老是给我舔麻烦,你们兄妹俩就算了,现在把我也搞得跟个大反派一样!”

  东东被王莲这样一说,还真有点这种感觉。这样一想,那大狗子不就是“主角”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么一想,他作为一个“大反派”还挺带感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