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五十七章 小楼惊变
 
  过了好半晌,他才缓过劲来,畏惧地抬头看了这泥像一眼,立马起身后退了几丈远。

  直到他退到了祠堂门口,才又小心翼翼地瞅了瞅这面孔模糊的泥像,生怕在被扯入幻象当中。

  这泥像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基本上每年都会见到一两次,也从没发生过刚才那诡异的一幕,更没听村里谁说起过这种情况?!

  他站在祠堂门口足足瞅了这泥像一刻钟,确定在不会发生诡异事情后,他才又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着距离。

  当距离缩短到三丈时,东东停下了,他觉得这里就足够了,没必要再近了,毕竟安全第一,刚才那种压迫感,他是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他在三丈处跪下,可跪下没多久,东东感觉膝盖有点难受,左右瞅了瞅,发现龙爷、黄爷旁边有两个蒲团,应该是两位老人坐的东西。

  东东眼前一亮,立刻起身,过去拿了起来,然后他才对二老道:“龙爷、黄爷借你们的东西用用。”

  他说完也不等二老答应,拿着东西就走,一点也不客气。

  再次跪下后,东东感觉就舒服多了。

  他没注意到,二老在他被扯入幻象时,摇椅顿了顿;在他拿东西时,摇椅也顿了顿。

  ……

  就在东东面壁受罚不久,王莲小院也有了新变化!

  被王莲翻腾地面目全非的小院,如今已经焕然一新,无数的绿藤顺着竹竿架子爬满了小院,藤上一根根长长的黄瓜,已经成熟,到了可以采摘的时候。

  这些黄瓜种,从被王莲种下,再到成熟,也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这在外界是绝对不可能的!

  王莲穿着一身粗布衣衫从藤架间走出,她摘下头上围着的汗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珠,看着这满院的黄瓜感叹道:“成熟了啊!”

  她摘下一根最粗大的黄瓜,在衣衬里擦了擦,张开口大口咬下!

  黄瓜传来一声清脆地“嘎嘣”声,随着王莲的咀嚼汁水四溢。

  她又重新抬起头,看着挂满小院的黄瓜,像是回忆着什么,眼神有些飘忽地喃喃自语,“甚行哥,以前我就想说了……我们俩种的黄瓜,可真踏马难吃!

  呸!”

  王莲把黄瓜随口吐在了地上,手里的半根没吃完的,也被她随手丢在了地上,摔地稀碎!

  一阵微风吹来,满院黄瓜随风微微晃荡着,可小院里却再没了王莲的身影!

  东厢树屋,这里是被划给花族暂住的地方。自从花族住进村子后,她们深居简出,基本就没再露过面。

  可今天,她们迎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很是霸道,让她们不见都不行!

  “轰!”

  一声巨响,这颗无比粗壮的大树中间部位炸出一个大洞,烟尘散去后一个粗布衣衫的身影出现在树屋内,这人正是王莲。

  王莲的周围还躺着三名男子,正是三名花族护卫,他们静静躺在地上没了声息,不知是死是活?

  “你是谁?”几名少女对着王莲呵斥道。

  呵斥王莲的是几名花族少女,她们率先听到动静赶来,王莲静静等着,没理会她们。

  一会儿后,花氏仪态从容地从后面走来,她表情淡定,不慌不忙。

  花氏走出后与王莲对视片刻,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王莲显然是个“急性子”!

  “轰!”又是一声轰鸣传出,等烟尘散尽,那几名花族少女看清场中形式后,无不大惊失色!

  只见花氏已经被王莲掐着脖子顶在了树壁上,她嘴角溢血,整齐的发髻披散开来,再没了之前的悠然姿态。

  “快放开主母!”

  那几名花族少女见此情景,再没了顾忌,纷纷用出自己拿手的术法朝王莲攻击而去。

  王莲至始至终目光都没瞥向过她们,她只是淡淡一挥手,一层蓝色的水幕就在她身后形成,那些攻击向她的术法,只要一进水幕,就如同泥牛入海般,再没了声息。

  花氏用力想要掰开王莲掐着她的脖子,可任凭她如何用力,王莲的手纹丝不动。

  她吃力地张口道:“你是谁?可知对妾身出手的代价?!”

  王莲淡淡看着她表情漠然,这种神情本不该出现在她脸上,她给人的感觉一直是脸上挂笑,亲切随性,而她现在这种神情,给人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你还真是健忘,我们见过的,和甚行哥一起!”

  花氏瞳孔一缩,失声道:“你是‘他’身后那个小丫头?!”

  “看来你还没有忘记我!”王莲表情更漠然了几分,“当年挑拨我与甚行哥关系,导致他后来不再让我跟着,以至于后来……”

  王莲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表情有些痛苦!

  “你们之间的事,与妾身何干?你现在对妾身出手,有何意义?!”

  听了花氏的话后,王莲收起痛苦的神情,表情重新恢复了冷漠,“你还是依旧那么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可你忘了,你这套对我没用!”

  王莲说完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花氏的右手,力道越来越大!

  花氏看着王莲一脸的惊恐,“你要干什么?妾身代表的可是花族,妾身可是你们的客人?!”

  “关我屁事!”

  “咔嚓!”骨裂声响起。

  “啊!!!”花氏惨叫也在同一时刻传出。

  “主母!”身后的几名少女惊呼出口!

  漫天血雨飞洒,花氏右臂被王莲直接撕扯了下来!

  王莲脸上被鲜血渐的斑斑点点,如同恶鬼,她看着花氏道:“现在可以说说当年的事了吧?!你这人就如同你这张脸一样,不让你害怕是不会说实话的。”

  花氏全身不停痉挛着,表情扭曲,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落,她结结巴巴道:“当,年,当年,什么,事?”

  “别给我装傻?!甚行哥当年死的可是很蹊跷!凭他的修为,天下之大,打不过还逃不掉?!别忘了,他可是接到你们花族的求援令才一去不回的!”王莲越说表情越阴沉,最后又抓住了花氏的令一只胳膊!

  “当年要是有我跟着,又岂会这样?!”这句话王莲说的很小声,只有近在咫尺的花氏听到了。

  花氏看着王莲一脸的惊恐,此刻任凭她脑筋急转,也想不出一个应对之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