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六十六章 七续奇虫
 
  “我凭什么相信你?”白狐有些狐疑,它当然狐疑,它的眼睛就是眼前这人畜无害的人弄残的。

  就在白狐以为白袍人要取信它的时候,白袍人说的话再一次出乎了它的预料。

  “我不需要你相信!别忘了,你的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

  白狐一阵凝噎无语,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别忘了,你可是发下‘心魔誓言’,事成之后要放我自由的!”白狐外强中干道,心魔誓言这四字它咬的很重。

  “我当然没忘,所以你也别再有其它小心思,安心替我做事。我这人最讲道理,赏罚分明,那天如果不是你不听我的叮嘱,差点坏了我的计划,我也不会惩罚于你!”

  ……

  东东这几天过得无比压抑!他感觉原先所有熟悉的人,都变得无比陌生!

  逍遥的死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特别是这几天,他又听人说,莲姨被……“那人”给监禁了,就像原先的逍遥哥一样!难道“那人”如此丧心病狂,过几天打算连莲姨也一起烧死?!

  他这几天在没与人说过话,也再没去过膳房。他躲在稻田附近,肚子饿了就随便找点吃的,困了就席地而睡,像极了一个野兽,不过他也不在乎了,又有谁会在乎呢?

  这天东东倒在草丛里随意而睡,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梦中出现了一个场景,场景就在野外,这地方他并不陌生,就在村外十里处。一只小兽被蛛网给困住了,不停呜咽着,想叫又不敢叫,怕把捕食者给引来的样子。

  小兽全身雪白,脑门上有一红色云纹。东东一眼就认出了,这小兽他认识,倒不是知道它是什么物种,而是以前在一次野外狩猎中,他救过小家伙一命。

  当时这小家伙被一只荒狼叼着,命不久矣的样子,东东一拳打死荒狼后,见小家伙可怜,还给它治疗了伤口。

  如今怎么又遇险了?

  东东想到这,梦就醒了,他坐起四处看了看,疑惑摇了摇头,“原来是梦啊。”

  ……

  无名村,夜。

  今晚的夜色格外深沉,浓重的铅云把月亮遮得严严实实。

  无名村一角僻静处。

  两道斗篷人影显现而出,看方向是要出村,可两人的前面就是大阵,大阵内外隔绝,没有族长“信物”,外面人进不来,里面人也出不去。

  当先一人在大阵前停下了脚步,左手抬起,一滴散发着点点金辉的血液,就朝大阵隔绝之壁飘去。

  金辉血液融入了大阵中,无声无息间,大阵隔绝之壁出现了一个空洞,仅容一人通过。

  “快走吧。”一个女声传出。

  身后一直默不作声那人,上前一步就要踏出大阵,可他脚刚抬起又顿住了。

  “跟我走!”

  “别说傻话了。”

  “就算是为了保证宗室血脉的纯粹,你现在也自由了,言姐……”男声激动,双眼中透露着期待。

  “逍遥!别忘了你的任务!”

  逍遥的双眼渐渐暗淡下去,他上前一步踏出了大阵,大阵空洞瞬间闭合。

  “一切,等事情结束后再说。”

  逍遥沉寂下去的内心瞬间火热起来,“好!”

  “唉,逍遥你变成现在这样……不恨我吗?”

  “我是自愿的,与言姐无关。”

  此时天边月牙儿恰好露出一角,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逍遥斗篷下的侧脸,只见他的皮肤一片漆黑,已经没了丝毫人样。

  漆黑的皮肤下面,还有一条条散发着荧光的东西在不停游走,模样诡异极了。

  “你……”简言想说些什么,“该走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好,言姐等我!”

  ……

  地下,那个隐秘空间。

  “你今天做的很好。”白袍人对着笼中的白狐道。

  笼中的白狐,粗重喘息着,可见这术法对它的负荷也着实不小,不过它现在顾不上这个,独眼投向了白袍人。

  虽然白袍人语气依旧平淡,可白狐还是听出了一丝,他/她隐藏得极深的激动之意。

  白狐心底是极为吃惊的,看来这件事对他真的很重要!它心思急转,考虑着是不是要提高一下价码。

  白袍人平淡的目光似能看穿人心,他拿出一物抛给笼中白狐。

  白狐没有去接白袍人抛过来的东西,东西掉在了笼内,是一只红色的虫子,它看着地上的红色虫子一脸警惕,可听完白袍人的解释,它内心立马激动起来!

  “这是七续奇虫,千年才生七只,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一只一色。

  只要集齐七色虫吃下,你丢失的法则就会被补全,眼睛就会恢复。”

  白狐这次没有去怀疑白袍人骗它,“七续奇虫”的大名它之前就听闻过,可从来没见过。

  听白袍人说完后,它立马就张口一吸,那只红色虫子立马被它吞下。

  吞下红色虫子后,白狐一脸期待的看着白袍人,希望他能一次把七只虫子都给它!

  白狐之所以这么急切也是有原因的,“七色奇虫”七只不同色的虫子为一窝,但凡少搜集到一只,或者丢失了一只,那剩下的六只就没用了。

  哪怕你另外收集到了一只同颜色的,也都没用,因为不是一体的,所以只要它先把这只红色的虫子给吃了,那白袍人手中的另外六只,除了给它外就再没其它用处了。

  白袍人就这样淡淡的看着它把红色虫子吞下,才接着说道:“可‘七续奇虫’还有一个少为人知的弊端!如果没有集齐一窝七色虫,那如果有人敢吞下哪怕一只,都会由于法则的缺失变成极为剧烈的毒药,据说连神都能毒死!”

  本来一脸期待的白狐听白袍人说完,脸色瞬间就变了,它立马用灵力催吐。

  “呕!”

  可就算它把胆汁都给吐出来,也没看见那只显眼的红色虫子。

  白袍人像看小丑般,等白狐丑态毕露试过了许多办法,才又接着淡淡道:“没用的,如此天地奇物其实就是大道的法则碎片,在你入口的片刻,就已经融入你自身了。”

  “你,你,你……”白狐一脸的铁青,可‘你’了三次,也不知该如何形容眼前这个魔鬼!

  就在白狐一脸灰败,死气沉沉时,白袍人又开口了,“放心吧,只要你老老实实,严格执行我的计划,我自然会把剩下的六只七色虫给你。”

  听白袍人说完,白狐又一脸希冀道:“真的?!”

  白袍人没有回答,转身往传送阵走去,“距离你毒发还有七天!七天之内,如果你不服下另外一只七色虫……”

  白光一闪,黑白二人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白狐一只风中凌乱!

  通过短短的两次接触,白狐对白袍人的畏惧,已经超越了所有!

  这是一个魔鬼!而且是个心思深沉的魔鬼!

  如果此时有人告诉它,白袍人那白色的兜帽下,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它也丝毫不会意外!

  它对自己的未来也第一次感到了迷茫!

  自己真能在这样的一个‘人’手下,重获自由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