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六十八章 简言与慎行
 
  就在它疑惑四起,感觉有些不妙时,那黑影突然化为一张巨口,对着它的魂体就是“咔嚓”一口!

  “啊!!!”

  白狐突然睁开了双眼,狐嘴里喷出一道鲜血,直接染红了一大块地面。

  “这么回事?!”白袍人立马出声询问道。

  “不,不,知道。”白狐断断续续回道。

  “那你怎么少了一魂二魄!”

  “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咬了我一口……噗!”白狐还没说完,又是一大口殷红的血喷出。

  “你被发现了?!”

  白狐内心一寒,它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就在空气中压抑气息越来越严重,白狐感觉越来越危险时,黑袍人开口了,“目标出来了,他走出了结界!”

  “当真!?”白袍人大喜,这种兴奋喜悦,就连小孩子也能看出来,这种情绪出现在白袍人身上可是极为罕见的。

  “呼~!”白狐长舒了口气,它感觉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

  东东醒了,梦境突然就断了。

  他醒来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四处看了看,发现刚才又是那个梦境。

  他不断这样安慰着自己,可越想那梦境越觉得不安,他感觉这梦境太真实了,就像是真的一样!

  想到这东东无法再继续这样安慰自己了,他感觉自己必须去看一看,不然会在自己心里留下心魔的,如果真只是个梦境,那自然无妨,可万一是真的……

  东东身体化作一道风消失在原地,他速度全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隔绝之壁面前。他原先所在的稻田这,本来就离隔绝之壁不远,此时又速度全开,自然也比较快。

  看到眼前的隔绝之壁,他有些犹豫,村里的组训对人的束缚还是很大的,一般也不会有人想着去违反,可此时东东显然顾不得了。

  其实出村的方法,早在他小时候就知道了!有一次爹娘以为他睡着了,他就从娘的口中知道了这出村的方法。

  据当年娘所说,只有血脉纯粹的宗室成员,才能用这方法,两人为此还起了争执,最后爹娘用这方法来测试,两人到底谁的血脉更加纯粹,最后好像是娘输了。

  东东咬破自己的食指,一滴泛着点点金辉的血液流出,他一甩,血液飞向了隔绝之壁。

  血液刚一碰到隔绝之壁,就立马融入了进去,无声无息间,一个空洞成型,东东立马闪身踏出了村!

  此处生蝴蝶,挥翅天地变。

  雷霆起电弧,万里黑云现。

  飓风卷天地,大洋起巨澜。

  近万年棋局,胜负一念间。

  东东不知道,他这一脚踏出,无数人的命运,因他而改变!

  ……

  “有人出村了!”简言立马站起,一脸严肃道。

  “什么?!这不可能!”九州也一脸震惊。

  两人正在商量事情,突然简言就感应到了大阵的反馈,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简言一挥手,一道光幕出现在了半空,里面出现了东东的身影!

  简言:“……”

  九州:“唉。”

  “族长现在怎么办?”九州出声询问道。

  “……他现在对我这个娘一定很失望,随他去吧。派个人去盯着,别让他做傻事。”

  “好。小言,你也不用担忧,现在东东还小,等他成年后,有些事自然会明白的。”

  “唉,但愿吧。”

  两人现在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想过是不是该告诉东东一些事,误会会发生的重要因素,就是双方的不了解,双方对对方的期待、行为,发生了误判。

  简言与九州认为,时间可以解释一切!可有些时候,时间也会加重这一切!

  很多时候你不解释清楚,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简言一直记着的逍遥师傅大先生给两人取的名字:“慎行”,“简言!”

  龙爷也说过,两人的名字自然蕴含命数,而甚行的死也让简言更加确信了。

  “慎行”,不就是意味着行动要更加谨慎嘛!

  而她的“简言”她一直以为是要少说多做,可她没注意到,这句话反过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也许就是因为——她说得太少了。

  从东东知道出村的方法来解释,又可以说她理解的没错,因为正是因为她年轻气盛,才让年少的东东知道了这个秘密!

  如果此时她不是因为保守秘密的愧疚,铁面无私下,直接下令把东东给抓回来,那以后的事,应该就会有全新的变化,也许这就是——‘命’吧。

  ……

  东东一路上速度全开,朝着记忆中那个地方奔去。路上遇到一片“铁荆棘”林,东东感觉有一些奇怪,他记得以前是没有的?

  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施展暴熊之力,一路碾了过去。

  铁荆棘林如其名一样,是一片荆棘灌木,这是这种荆棘灌木,比起一般的荆棘来说要更坚硬,铁荆棘因此而得名。

  东东体魄本就强健,在加上施展暴熊之力后,更加变态,铁荆棘林被他碾出一条直线,很快就穿出了这片荆棘林。

  可饶是如此,他的身上还是不可避免被挂出道道血痕,衣物也成了些破布条挂在他身上。

  东东看到自己身上血痕,下意识反应就要去怀中掏“祛邪膏”涂抹,可一掏之下,却摸了个空,他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没想过出村,所以也没有准备……

  他刚想到这,又摇头失笑起来,现在还守什么族规?自己出村本就是最大的违规了!

  有本事,“那人”也把自己抓去烧死!

  东东如狂风般碾过铁荆棘林,在他走后,一些荆棘尖刺上已经有了点点殷红,这些殷红挂在黝黑的铁荆棘尖刺上,就像是红宝石般闪耀!

  东东走后,这片铁荆棘林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枝条颤动起来,上面沾染的点点殷红渐渐消失了。

  在殷红消失后,这片铁荆棘林,颤动着钻进了地下,不一会儿,这片规模不小的铁荆棘林就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荆棘林刚消失不久,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这里,他有着一个光头,身材彪悍,一看就不好惹,此人正是啸天。

  啸天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这地方,疑惑地摸了摸光头,他刚才好像感应到了一点奇怪的气息?

  在搜索一圈无果后,啸天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再停留,追随着东东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