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七十一章 魂魄隐秘
 
  白狐一愣,有些不解道:“那……”

  “我之所以要拖延到你毒发后才给你,是因为你骗我!我这人一诺千金,可如果有人胆敢骗我的话,我不介意给‘它’点苦头吃!”白袍人说到这里目光一寒,把白狐盯得一个哆嗦。

  “所以,你放心吧,在你毒发后,没死前,我一定会把七色虫给你的,你最多受点‘煎熬之苦’,死不了的。”白袍人语气平淡,好像说得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般。

  白狐听到只是受点苦,死不了后,便放下心来,可它显然是低估了这所谓的“煎熬之苦”!

  白狐放心后,又看了那卷轴一眼道:“那?”

  它的意思显然是说,既然这样给我这个干嘛?这种卖身契它又不傻,当然不会签!

  白袍人叹了口气,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白狐。

  白狐被看得莫名其妙,它对于白袍人的目光很是不解。

  “跟你这种‘低等野兽’说话真累!”白袍人看着白狐一脸嫌弃道,“算了,看在你这次替我办了一件大事,我就给你讲清楚吧!

  我这人不喜欢勉强别人,全凭自愿。”

  白狐听到这内心一阵鄙夷,自愿!?有谁会自愿给别人为奴为婢的!想到这,它看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黑袍人,一脸的怜悯。

  这人一定是脑子坏了,所以才会被这白袍人忽悠,妾身堂堂狐族大妖,是以多智而闻名的,谁能忽悠得了我?!

  谁知,白狐看向黑袍人时,黑袍人也在看着它。它一愣,感觉到黑袍人一脸怜悯的回望向自己……

  白狐不知为何,内心突然有点慌!

  这是白袍人也接着开口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白狐一愣,反问道:“阁下是指?”

  白袍人一甩袍子,背过身去,不再看白狐,“你来吧。”

  一旁的黑袍人会意,他(她)开口道:“你灵魂受损了!”

  白狐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是指这个?

  “这就不劳烦两位费心了,这点小伤我自己能处理。”白狐感觉的确是点小伤,除了刚才有些不适外,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嗤。”黑袍人嗤笑了一声,笑声中透露出浓浓的鄙夷。

  “阁下笑什么?我这话有什么不对吗?妾身灵魂受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妾身自有把握修养。”

  它这也是实话,修炼一途本就多艰,灵魂受损也是常有之事。

  “低等野兽!”黑袍人颇为不屑道,“你这可不是普通的伤,而是三魂七魄丢了一魂二魄!”

  “那又怎样?只要我命魂不损,其它的魂魄就算受损,影响也不大。”白狐对魂魄之道也不是完全没了解的,命魂是命之本源,其余二魂七魄皆有命魂所生。

  黑袍人没理会它,自顾自开口说道:“天地之间,无论仙、妖、人、兽,皆有三魂七魄。三魂乃是天魂、地魂、命魂;七魄是和魄、义魄、智魄、德魄、力魄、气魄、恶魄。魂为阴,魄为阳。

  生灵与生灵之间魂魄所蕴含灵力各不相同,所以造成了天地间生命与生命的差别。命魂诞生于天地间,伴随人、妖、兽的交合成为新的生灵。

  每个生命死后,散去七魄,前往地界,喝忘川水,洗去记忆,天、地二魂,只余命魂前往轮回。

  命魂它会依照本能往返于三界,不断轮回形成一个巨大生命循环,直到命魂寿限耗尽。

  每个魂、魄都有各自支配的领域!你失去了天魂,智魄、和魄……”

  黑袍人说道这里看白狐一脸懵懂,遍没了继续讲解的兴趣,直接道:“我就直接说后果了!你如果不补全魂魄,此生修为再难寸进,甚至会倒退,还有最重要的:你会变成一个,只知道流口水的白痴!”

  白狐一个激灵,“你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魂魄之事该是天地间最隐秘之事?!你说这些妾身从未听闻过!”

  白狐一脸的难以置信,它忽然又想到什么,连忙说:“等等!你怎会跟妾身说这些!妾身可不想知道这些,你们别再说了!”

  白狐可不傻,知道的越多,越代表着危险!这两人来历神秘,做的事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可越是这样,白狐对两人的警惕性越强!

  特别是那个白袍人,让它从内二外感到畏惧,它是一点也不想再和他(她)有所牵扯!

  黑袍人一脸怜悯的看着它!**XX盯上的人,这可由不得你了……

  白袍人知道再说无用,一摆手转身就要离去。

  白狐大急,连忙喊道:“等等,你的事我帮你做了,你可是答应过妾身,事成之后就还妾身自由的!”

  白袍人停步,头也没回道:“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这点你无需担心。

  三日之后我会再来,那日也是你毒发之时,在你毒发后,剩余的七色虫我自然会给你。如果到时你仍不想签这契约,我就还你自由。”

  白袍人说完就离开了,这处隐秘所在,又只剩下了白狐一人。

  看两人离开后,白狐嗤笑一声,说什么倒时你不想签这契约,我就还你自由?

  还不是想着,到时候妾身如果忍不住这毒发之苦,会答应你!

  一连串威逼,带恐吓的!

  想算计老娘?

  做梦!

  ……

  云山之巅,四方王座。

  这次的议会明显与往常不同,‘南’、‘北’二人自不必说早早就来到了,就连一直习惯迟来一步的‘北’也提前来了,而议会的召集人‘东’却迟迟不见身影。

  北:“还没来吗?”它没像以往那样老神在在地坐在王座上,而是不停来回飘着,像是在踱步。

  南:“你们说它这次召集我们是不是得手了?!”它说话也没了以往的简言少语,语气也有明显起伏。

  西:“不可能!我一直有‘眼睛’盯着,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我甚至怀疑它到底有没有在行动?!”

  南:“我这边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北:“你们的意思是……它敢耍吾?!”

  西:“这倒是不至于,很大可能是事没办成,需要我们帮助。”

  南:“我也同意这个猜想。”

  北:“哼!帮助是不可能的,当初的大话可是它亲口许下的!它要是完不成,吾要它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