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一百零三章 凄惨身世
 
  东东懒得跟妹妹争辩,这明明是一个很凄惨的故事,她还有心情说这个,他也是很无语。

  “他们领头的名为阮兆,是名御刀卫,据说是宫中之人!”魅鬼说道这脸上流露出仇恨之色。

  虽然死后之人化鬼后,已经是另一种新生了,可它依然还记得生前的一些片段,难免被这些记忆所影响。

  “……奴家誓死不从,在他要用强之际,手无缚鸡之力的奴家,只能吞钗自尽……呜呜~呜呜~”

  东东听到这眼角有些发红,双拳紧握,如果那人在这里,他怕是会和那阮兆殊死一搏!

  畜生啊!

  “在奴家变成阴魂有意识之后,也曾打听过,家中已无活人,满门死绝……呜呜~

  之后奴家也曾想找那阮兆报仇,可人海茫茫,上哪去寻?而以奴家的修为,寻到了又能怎么样?

  之后奴家在荒野中飘零,还要遭受其它鬼怪欺负……呜呜~泣~

  之前奴家在山神庙中,对公子绝无歹意,只是做鬼久了,想找个活人聊聊天,以解心中寂寞。”

  魅鬼跪在东东不远处,说得情真意切,哭得梨花带雨,而此时天已经快亮,可以看出它有些急切。

  东东听着听着,感觉好像是这么回事,不由得频频点头,内心不由得感叹道:无论做人还是做鬼都不容易啊!

  西西也听到了,她却和东东相反,听得眉头直皱(虽然她是魂体),内心作呕!感觉这小婊砸实在是太会演了。

  她可是记得,之前这鬼物连爪子都亮出来了,现在却说对哥“绝无歹意”?!骗鬼呢!

  还说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骗鬼呢!

  别的不说,就说这鬼物现在的一身修为已经不低了,一看就知道没少害人,不然它现在的修为哪来的?!

  西西看自己哥一脸悲痛表情,好像是被感动了,她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哥,你不会真信了吧?!】

  东东正沉浸在这凄惨的故事中呢,听妹妹询问一愣后,才在心里回道:【什么信不信的?我觉得它是个好人。哦,不,是只好鬼。】

  东东想起它已经不是人了,连忙改口道。

  西西闻言嘴角抽了抽,如果她还有身体的话,现在一定是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东东。

  东东上前了一步,想去扶它,可想到妹妹的叮嘱还是忍住了,而是改口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魅鬼闻言一愣,想了会儿后才回道:“奴家生前姓楚,名盼晴。”

  东东抹了抹有些红的眼眶,“楚姑娘,我明白了,要是我遇到那阮兆定为你报仇!”

  东东以为它突然找上自己说这么大一堆,就是要自己为它报仇,当即一口答应下来,连丝毫的犹豫也没有。

  魅鬼闻言又是一愣,报仇!?

  我要你报个鬼的仇!

  它突然冒着生命危险找上东东,又讲了这么一大堆有的没的,当然不是为了这个。

  不过它转念一想,这样好像也不错唉!它之前的故事可不是瞎编的,那的确就是它的生前之事,不过经过了它的艺术加工,到也全是真的。

  想通了这些魅鬼嘴角不自觉笑了一下,不过它马上敛去了。

  转而换上一副更加凄楚的表情道:“公子,奴家之前对您绝无歹意,一切都是误会,所以,所以……”

  东东已经被它的身世感动了,此时看它吞吞吐吐的,开口道:“楚姑娘有话但说无妨,不必吞吞吐吐的,只要有能帮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听到自己老哥这么说,吊坠里的西西嘴角抽搐地更剧烈了,这是自己老哥?怕是哪里跑出来的傻子吧!这也太好忽悠了!

  这傻孩子,没我怕是要被人裤衩子都给忽悠走了。

  听到东东这么说,魅鬼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了,对着东东连连磕头。

  “楚姑娘,不必如此!”

  “思源公子,奴家知错了,您看能不能把之前毒针的解药给我。”魅鬼说完后,抬起头偷偷看着东东的脸色,生怕东东说一句什么毒?

  没错,它搞出这么一出,又绕了几个大弯,目的正是为了解药!

  之前西西给它来了一针,它也意识到自己被暗算了,之后就一直提防着,可过了会儿,它感觉没什么不适,还以为是针上没毒,或者这种毒对它无效。

  这才有了之后的偷袭和围杀,想要接着那些野兽的围攻,拿下这香香的小子,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它以为这样就算了的时候,它毒发了!

  它感觉自己的修为在慢慢消散,在这样下去,就算是毒不死它,它也得被其它阴鬼给弄死!

  野兽中弱肉强食,这条法则在鬼物中也不列外!

  惊慌惶恐下,它只能硬着头皮来找东东演了这么一出。

  而它怕什么来什么,东东的下一句正好就是:“什么毒?”

  东东被叫思源公子后,呆了呆,好半晌才想起这是之前自己报的假名,想通这茬后,他又不解了,毒?

  什么毒?

  魅鬼闻言大惊,惶恐道:“公子,求您可怜可怜奴家吧!奴家身世凄苦,死后变鬼也一直惶惶不可终日!

  之前是奴家冒犯了,您原谅则个。呜呜~呜呜~”

  这魅鬼明显误会了,他以为东东之前是一直逗它玩呢,一点也没有想给它解药的意思,这叫它如何不惊!

  它这下是真怕了!

  东东看着它一直不停的给他磕头,明显是真有事相求,而又看它全身惨绿惨绿的,好像是真中毒了,这才挠着头向妹妹问道:

  【西西,你之前给它下毒了?】

  西西没回答他,她当然下毒了,而且是最狠的毒!

  看到自己老哥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她下意识就用了最狠的招。

  只是她没想到,这毒好像对鬼物有也效,只是发作的有些晚。

  你说万一人家不是鬼,也不想害东东呢?

  西西对于这种问题都不屑回答,她是鬼是人关我什么事?发正弄死准没错!

  西西看着这鬼物惨绿惨绿的心里就想发笑,她想到下次这鬼物在想去害人,变成之前那副狐狸精摸样后,惨绿惨绿的……

  噗嗤!

  这也太搞笑了,就算在蠢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东西的不对劲了。

  这也是为民除害。

  现在想要解药?

  怎么可能!

  她又不是脑子里都是肌肉的野蛮人,这鬼玩意这点伎俩,当然骗不了她。

  就算它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

  你死不死的,关我西西什么事!

  从她出生到现在,她在意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其它人,其它事,爱死哪,死哪去,都与我西西无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