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极剑经 > 第一百零五章 赵家千金
 
  剑王朝下辖也就十八座城,当然最小单位的村庄还是有无数的,能做到一城之主的,可不是光有身份就行的,还得有实力!

  这天凉城的城主,怎么也得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刚踏入元婴期境界不稳的可不行,怎么也得是元婴期后期的大修士。

  要知道,这元婴与元婴也是差别很大的,金丹与金丹之间,也是参差不齐。

  就比如东东之前遇到的马庄村长,也是金丹期,可他那实力明显就是个水货,东东要是认真起来,他连一拳都接不住!

  再比如东东之前遇到的那个黑豹妖,那也是金丹妖兽,实力那可就要翻倍了,如果它实力完好,东东就只有跑路的份。

  这花魁什么来头,连天凉城主的面子都能不给?

  看萧克还要再问,王捕头连忙岔开话题道:“好了,老弟,这上面的事,我们还是别多嘴了,倒是你,怎么跑去做赵氏商行做掌柜了?”

  萧克说道这,表情有些苦闷,抢过王捕头的酒葫芦,“吨吨吨”就猛灌了半壶下去。

  王捕头都有些惊了,“咋了?不是说做事的时候不喝嘛?!”

  萧克擦了把嘴角的酒渍,有些唏嘘道:“这事说起来就有些长了……”

  萧克当即把商号遇袭,赵掌柜临死前的嘱托说了一遍,当然,那个古怪的村子萧克答应过保密,是没说的。

  王捕头听了也是一脸的唏嘘,“原来事情背后还有这等缘由啊!”

  他骑在马背上,拍了拍萧克的肩膀,“萧老弟义薄云天,是男人,好汉子!”

  王捕头身后的两名捕快,也露出了敬佩之色,在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道,重义守诺的人已经很少了。

  因为这种人,大多都活不长。

  萧克说道这眼神也有些阴郁,他想起之后的一些糟心事……不过这些,是不能对外人道的,只能转而说道:

  “原先不知道,现在才明白赵老哥的不容易啊!运营一个商号,真没这么容易……”

  说着萧克又拿起酒壶来灌了一口。

  “嗨,谁说不是呢!哪个行业没些糟心事。商号的事,老哥我也知道一二,这里面弯弯绕多了去了,老弟初来驾到,可要小心一二。”王捕头提醒道。

  “给老哥说对了,我原先本意是依照本心,完成对照老哥的承诺,可事情比我想的还有复杂啊……”

  萧克说道这,王捕头嘿嘿一笑,“怎么?老弟被下面人给阴了?”

  萧克表情有些郁闷,没说话。

  王捕头又拍了拍萧克的肩膀,“我之前还有些奇怪呢,赵氏商行虽算不上顶尖,但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商行,可之前见到老弟,就带了这么点人出来,还有点奇怪,原来是有‘其它原因’啊。”

  王捕头说道这“其它原因”语气有点怪怪的。

  “要我说啊,老弟就该用点‘其它’手段,不然可吓不住人,坐不稳这掌柜位置的。”

  萧克苦笑摇头,“王老哥,我是去照顾赵掌柜家小的,又不是去夺权窜位的。”

  王捕头摆摆手,“老弟,有些时候还是要懂得变通,我知道老弟视钱财如粪土,可有些东西,不争不抢会被人认为软弱可欺的!”

  “王老哥,不说这些了烦心事了,来来来,喝酒!”萧克喝了口,刚想把酒壶抛给王捕头,可摇了摇后发现,酒壶没酒了。

  正当他有点尴尬之际,一伙计从马车上跳下,捧着几个酒壶,和一堆油纸包,递到萧克面前道:“萧掌柜,这是出发前小姐给您带路上吃的。”

  萧克一愣,想起那个聪明懂事的丫头心里一暖,他取了一半吃食,留下了另一半,对那伙计道:“石头,这些给其它兄弟们分一分,也到饭点了,大家先垫垫肚子。”

  这名伙计名叫:石磊,大家都叫他石头,是最先投靠萧克的几人之一。

  黑瘦黑瘦的石头咧嘴一笑,“好嘞!”他拿着另一些吃食,跑到了几辆马车旁,分给了大家。

  萧克把酒葫芦和油纸包一人一个抛给王捕头与那两名捕快,“来,王老哥,还有后面的两名兄弟,咋们接着喝。”

  “谢谢,萧大哥。”

  “嗯,多谢萧大哥。”

  经验老道的王捕头,接过酒壶与油纸包,并没有急着吃,而是打开瓶塞闻了闻,“嗯,十年女儿红,好酒啊!”

  确认了是好酒后,王捕头反而有些疑虑了,转而问道:“萧老弟,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你这小伙计可信吗?”

  他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身后的两名捕快也停下了手中动作,看向了萧克。

  出门在外,任何人对于吃喝都是无比小心的,更不要说他们官差了。

  其实萧克也是有些疑虑的,可在听到石头说是小姐准备的后,他就完全放心了。

  要说萧克在赵家还有放不下的话,那就是赵掌柜的独女,也就是石头说的“小姐”了。

  这是一个内秀聪慧的丫头,他对谁都可以不放心,可对赵掌柜临死前委托他,要他照顾的独女,那是一点戒心也没有的。

  虽然赵夫人有些头发长见识短,有些拎不清,可这丫头是绝对明事理的人。

  萧克也不回话,直接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用行动表示了没问题。

  看萧克先喝后,王捕头三人也不客气,纷纷大快朵颐起来,酒到酣处,王捕头闻着这酒香,有些意味深长道:“萧老弟,这十年陈酿女儿红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这赵小姐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说完还对着萧克挤眉弄眼。

  其实王捕头这意思不单指这酒的珍贵,而是还有其它意思。

  如果这酒不是女儿红,可能王捕头不会往这方面想,可一女子送女儿红给一名男子,代表的含义可是很明显的。

  女儿红,女儿红嘛!

  表示到出阁的年纪了,也到了该选夫婿的时候了!

  萧克也有些尴尬,其实他也隐约有些察觉了,不过他之前可是答应多赵掌柜的,“你女儿就是我女儿!这是男人的承诺!”

  他之前的承诺还言由在耳,怎能往这方面去想!

  “老哥莫要取笑于我,我这等粗人怎么配得上赵家千金,别说了,别说了,来喝!”

  “哈哈哈哈!老弟谦虚了不是,依我看呐,英雄美人,绝配,绝配!哈哈哈!”

  萧克被闹了个大红脸,“王老哥可别这么说,我算哪门子的英雄,不饿死街头就算不错了,英雄可不敢当。”

  说起这个问题萧克感觉也有些棘手,他感觉自己被赵老哥耍了。赵掌柜明明告诉他是家中“小女”,可等他找到赵家时才发现,这哪是小女啊,明明都快成年了!

  赵掌柜之前也没给她安排个婆家,他那婆娘又是个只认钱的主,给她安排的对象是一个富商的傻儿子……

  这终身大事又轮不到他这个外人来做主,看着那丫头一天天消瘦的样子,可把他愁坏了!

  除此外还有许多蝇营狗苟之事,那管家也不知是和居心,处处和他作对,还煽动下面商行的人,还有赵夫人排挤他。

  还有几个小商行,看赵掌柜不在了,也变得越来越不安分,想要咬上一口赵氏商行的肥肉,这些如此种种,让萧克都很是烦躁。

  要不是答应过赵掌柜,还有可怜那丫头,以他的脾气,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