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星际争霸之大主宰 > 0001 荒野抛尸 灵魂穿越
 
夜总是阴沉着脸,哪怕天空有点点的星光,在哪树荫斑驳处依旧能看见它的狰狞,密密麻麻的树荫里在黑夜中传来涮涮涮的声音,似乎有东西在靠近,随即听到,碰~的一声,一个长条形的麻袋被两个黑衣人扔到了地上。

“老三呐,就到这儿吧,这小子还真是沉啊,累的我一身汗”一位壮汉太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反正已经死了,这澜沧山到处都是妖兽,只怕不用明早,这小子就得给吃个渣都不剩。”

那个被叫做老三的没有说话,隔着面巾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能够感觉到这个老三眼神中的无奈,这可是上任家主的儿子,现任家主的侄子,老家主的嫡系长孙啊,要说这夫人也是真的狠。

“你回去吧,就说我让妖兽杀了”老三忽然开口说完就转身钻进了黑夜中。

剩下一个黑衣人,愣了半天说道“你倒是个聪明人,你怕死,难道我不怕吗?等等我,咱哥俩一起走”

是的,无论是谁弄死了老家主嫡长孙,只怕老家主出关等待他们的都将是灭顶之灾,索性就这么一走了之,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啊。

一场雨及时的落了下来,瓢泼着向大地泼洒,终于在一夜之间将所有的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在澜沧山中的时候,昨夜被两个黑衣人扔下的那个袋子里伸出了一只手,那是一只看上去很瘦,又布满老茧的手,这一定是长年累月干活留下来的。

随后一张苍白的带着淤青的稚嫩的脸钻出了麻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照的他抬手遮住了眼

“这是哪啊?”他转脸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被装在一条破麻袋中,“告非啊~谁这么缺德啊,”他揉揉嘴角的淤青吸溜这说道“还带打闷棍的?别让小爷抓住你,否则定骂死你道哥太阳的。”

他钻出麻袋,又冷又饿,好像还迷路了,这到底是哪啊?为啥没有印象啊?转眼就感觉头晕目眩,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的他似乎想起来了,他叫唐森,没错,听起来很像唐僧,其实不是的,是他那个倒霉师父唐一尘给起的,老头子是个道士,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考古专业的专家,听闻以前道士来着?在孤儿院里领养了他,五行缺木,所以取名唐森,前些天大学毕业,被女朋友说了拜拜,然后跟着师父回了四川老家,听说是传说中唐门的遗迹在云贵川交界的地方被发现了。

虽说,唐门在以前名声并不突出,但是近年来受到某知名作家的小说影响,这个以毒和暗器闻名于小说的宗门,竟然真让考古学家们给研究出来了,不过,里面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是些破铜炼铁,最值钱的是一方宝盒,按压不住内心好奇的唐森手贱的背着考古队在深夜中打开了那方宝盒,然而那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只有那宝盒的盖子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经文,宝盒底部有一个六芒星似的图案。唐森用手触摸了那在黑夜中竟然闪烁着炫彩光芒的六芒星,然后似乎他就来到了这里。

不对,是灵魂来到这这个世界。

这不显然了吗?唐森穿越啦,灵魂穿越,爽不爽,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叫唐森,叫二狗,家族的确姓唐,所以叫唐二狗,唐森气坏了,埋汰谁呢这是?

这个名字是他那个二娘给起的,说是贱名好养活,说他爹唐昊就是名字叫得太响遭了天妒,你想想唐日天啊。

可怜的是唐二狗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那个爹到底长啥样,听说这小子生下来没几天他爹就死了,怎么死的呢?唐家对外说是病死的,可特么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説病死就病死啦?二狗爹死后,他母亲听说连夜收拾东西回了娘家,孩子都不要了,可怜的二狗两世为人都是这种神厌鬼弃的出身,如果还有词语能够形容唐森的人生遭遇,那肯定是,惨不忍睹啊!

最可气的是,二狗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够晚,在二娘的各种虐待摧残下坚强的忍辱偷生,他就是想要活着,可是他那二娘就是想着各种办法想要弄死他,为啥嘞?唐家在渝州郡可是三大家族之一啊,家大业大,一个前任家住的余孽留在家中怎么看都碍眼。

这不,8岁的二狗在进行了启灵之后就被弄死了,对外说是启灵失败,死球了,然后就被抛尸荒野,喂妖兽去了。

唐森愤愤的爬了起来,心中一万头草拟吗,他扬头看着天,想骂什么,却发现头顶乌云密布,似乎是要打雷,随后咬咬牙朝地上脱了口唾沫说道“呸~老子就要不死,就要好好地活着,”然后他在心里恨恨的说道“怎么着啊?贼老天。你还想劈死我?”

“嗷吼~”猛然间一声野兽的嘶吼让唐森吓了一跳,然后撒开自己的小短腿一溜烟向外跑去。

唐森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感觉自己的肺要炸了,但是他觉得不能停啊,先跑出森林再说。

终于是跑出来了,唐森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这么大能耐一口气撒丫子跑了近一个时辰,丫的,绝对比马拉松运动员厉害。

跑出树林是一片荒野,一望无际的看不见人烟,他不敢停下,继续跑,又跑了一刻钟左右,他回头看见一只大象一般大小的狼竟然在森林边缘看着自己,大概是追着自己来的吧,还好自己跑的快。

那巨狼看见唐森跑远了,也不追了,只是铜铃大小的绿油油的眼睛还有那嘴角留下来的口水证明这家伙有多想弄死唐森,嗷呜~ 这家伙一声长啸,然后钻进树林。

唐森心有余悸的一步三回头的向山外走去,这段路他也没有走过啊,昨夜是被人提溜这扔到这的,想要找到回去的路可不简单。

什么?你说溜走?哪又那么简单哦,一个八岁的娃娃,没有盘缠,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个到处都是致命危险的世间被弄死是必然,弄不死那叫侥幸。

再说了,唐森觉得,虽然那个二娘不是个东西,可哪里毕竟是个家不是?他就要回去,就要恶心一下那个总想弄死自己的二娘,天天在她面前晃悠,弄不死她,气死他也划算啊。

唐森低着头走着走着,他很饿,感觉前胸贴在了后背上,实在是走不动了,他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听使唤的要闭上,不行啊,不要昏过去,不要死,要活着,要活着。

从早上走到中午,从下午走到晚上,就这样一步、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

忽然唐森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地洞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