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星际争霸之大主宰 > 0076 尉迟恭生擒司徒云 大唐军再下西
 
0076 尉迟恭生擒司徒云 大唐军再下西霞郡

善政最是得人心,打井,修路,复耕每一项都是与百姓息息相关的政策,哪怕是修文庙,武庙那也是利国利民的善政,百姓实实在在的吃饱了肚子,有了水源了,粮食种上了,他们到了好处,看到了希望,自然而然的心就向着唐森了。

到任何地方,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永远是大多数,而他们的要求又是后就是那么简单。

唐森带着队伍追上了剑魔他们,然而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因为越往东人间的景象就越凄惨。

饿殍遍野,浮尸遍地,那被啃光的树皮和荒芜的原野都在说明人们的生活是何等的凄惨。甚至在几个村落里看到了成堆的尸体,早已腐烂,弥漫着臭气。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唐森走在路上叹道吗,说实话无论是前世今生这样的场景当真是第一次看见,即便是早已接到了这边的情报,可亲眼所见之下,着实让人心生悲凉。

“总裁,好诗句啊”东方离赶上来说道“当真的贴贴啊”

“陛下,真的好惨啊”尉迟敬德的黑夫人走过来说道“陛下应该抓紧时间统一天下,还黎民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啊!”

是啊,到了这个地步,什么算计,什么利害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不再只是一句空话了。

“好,就把这个当做我们共同的目标吧,加速行进,尽快赶到西霞郡”唐森回答后下令。

西霞郡,司徒岩此时已经在整顿兵马了,这家伙是个典型的好战分子,年景这么重,但他的三万大军依然雄赳赳的,西霞郡的校场上的旗杆下捆着三个人,一个是钢铁纵横西霞郡分部的大主事,于让,另外两个一个是朝廷的情报统领,一个是西霞郡大户房家的家主,房名山。

这家伙已经几乎完成了对西霞郡的统一,他是准备独立了。

“报!”探子回报“西边唐家军队已经到二十里外”

司徒岩带着他的军师青丘维,大将,司徒云,还有他的长子司徒晔雄视三军,司徒岩回首说道“再探”

“军师”司徒岩侧目看向青丘维道“听闻那唐家军队厉害得很,三天拿下西川全境,我们坐守孤城,你觉得我们胜算如何?”

青丘维是一只狐妖,看他那俊俏的面容和那桃花眼就能出来“唐家,这个新起的势力不可小觑,不过眼下我们已经抓了他们的人”说着他指了指于让“并且清洗了他的分部,拿了他的钱财,只怕早已没有善了的可能了”

司徒岩点点头说道“那就只好放手一搏了,打赢了我们顺势向西拿下西川作为立足之地,哼,那唐家小子敛财的能力着实不凡,只可惜他的傀儡没有找见,甚至连他囤积的粮草也没有找见”说着他咬牙切齿的看向于让“都是这小子嘴硬,给我拉出去砍了祭旗”

“慢着”青丘维喊道“暂时不要杀他,留着说不定有用”

“有什么用?已经和那大唐决裂了,还留着干嘛?”司徒岩眼神犀利地看向青丘维,似乎在等他的军师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解释不合理只怕他会连着青丘维一块拉出去祭旗。

“大帅,把他杀了不过多一颗人头,留着他却有可能变成一个筹码”青丘维早就看出这个少谋而雄猜的司徒岩不是个明主了,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

司徒岩冷哼一句说道“备战吧”

天色刚刚黑下来,唐森的大军就到了西霞郡,这次唐森没有下令强攻,因为他不确定司徒岩手里有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筹码,因为他的神识已经看到了被司徒岩困在旗杆下的于让。

“唐家小子,来的真快啊”城墙上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火把的照耀下唐森确定那个身穿金盔金甲的大胡子男子就是司徒岩了。

在距离城下三十丈远的地方唐森站在车顶喊道“城上可是西霞郡守司徒岩司徒将军啊!”

“不错,正是某家,既知我名,怎敢犯境?”那司徒岩傲然地将金枪往地上一杵说道。

“哈哈,司徒将军看到我身后的十万傀儡大军了吗?”唐森大笑说道“劝你一句,早点投降,否则我十万傀儡大军齐发,你觉得你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莫做缩头乌龟,快快来与你家尉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唐森话音落下,尉迟恭就提着双鞭走了出来喊道。

“呔~那黑厮,你骂谁缩头乌龟?”司徒岩还未说话他身后火爆脾气的司徒云就暴怒地喊道“有种别跑,待你家云爷战你”

“黑你妹啊,你才黑,你全家都黑”尉迟恭故作生气地喊道“爷爷等你,谁不来谁孙子”阵前斩将,尉迟敬德打算给唐森一份见面礼的。

“大老黑,你行不行?”唐森低头悄悄在尉迟恭耳边说道“不行的话还是让我来吧?”

尉迟恭翻了翻白眼说道“陛下,男人怎么能说不行?看好就是”说着还看看他的两位夫人悄悄说道“陛下,莫要抢末将风头,求你了”

唐森笑着瞄了一眼黑白二位夫人说道“好呀,今天的仗你来打,别说我不给机会,打不赢我就把你那两位夫人赐婚给剑魔独孤求败”

“陛下,你”大老黑着急地喊道“你不厚道”

“哼~”唐森坏笑道“看你的本事”

尉迟恭一步三回头骂骂咧咧的出阵,却见那司徒云骑着一匹黑的像黑炭的鳞马出了城门,那黑马差不多一丈高,威风凛凛的打的响鼻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过来。

大老黑一下子就眼睛亮了,真巧,缺一坐骑就有人送来了。

“呔~那黑厮,看枪”那司徒云双腿夹着黑马冲了过来,挺枪就刺,居高临下的一枪当真秀,尉迟恭没有马只好侧身躲过,顺便还问了句“这匹马叫什么名字?”

“哼,黑厮,看枪”那司徒云再出一枪尉迟恭举起双鞭夹住铁枪说道“小子,这马叫什么名字?让给我我就放你回去”

“黑厮,欺人太甚,”司徒云被尉迟敬德双鞭夹住铁枪竟然一时间拔不出去,急切之间拔出腰间长剑劈向尉迟,尉迟松开双鞭那司徒云闪了一下直接掉下马来。

“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你家爷爷面前耍威风?”尉迟敬德扑上前举起双鞭就打,司徒云吓一跳,就地翻滚没有想到却一下子翻到了马蹄子下面。

黑马感觉头蹄子边有东西,下意识的一蹄子就给踢在了司徒云的脑门上“呀?这就是传说中脑袋被驴踢?”

尉迟恭喊道,然后不急不慢地提着司徒云的后颈就给提了起来,然后看向城墙上的司徒岩喊道“嗨,抓紧投降,就这水平不要找死啊”

“真是废物”司徒岩有些恼怒,司徒云败得这么快,这简直不可原谅。

一场无聊无趣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唐森百无聊赖的摇摇头喊道“城上的人给我听着,再不投降,我可就攻城了,命可是自己的哦”

“攻城凿给我伺候”然而那司徒岩似乎完全不顾及司徒云的生死直接下令让城头上的攻城凿发射,这玩意光是箭头就有一尺,每一根长一丈三尺,粗二指,三十丈内可以射穿巨型野兽。

刷刷刷的声音传来攻城凿带着风声呼啸而至,尉迟恭一惊,这要是挨上一下还不得给穿个透心凉?他将不断咒骂的司徒云甩出去刹那间就被攻城凿撕碎。

“我得娘唉”他赶紧跳上黑马快速向军前逃跑。

唐森摇摇头说道“那就攻城吧,速战速决”

“大人,让我上吧”剑魔独孤求败早就等不及了,唐森点点头,剑魔喊道“跟我上”

这家伙,一个人冒着如雨的攻城凿就上去了,那身影简直就像一抹幽灵,临到城下的时候,铁剑刷刷两下,那镔铁做得大门就轰然倒下了。

城上的司徒岩和他的儿子司徒晔此时紧紧盯着城上,却没有发现城门已经被打开了,剑魔一个跳跃就站在了城墙上,铁剑如那鬼影一般在人群中炸裂,登时就在城头上清理出来一大片空地。

“兄弟们给我杀啊”司徒岩毕竟是个久经沙场的悍将,即使被攻破城投也没有想着撤退,而是带着人向着剑魔这边冲了过来。

可惜他不知道剑魔的手段,那可是求败啊,于是司徒岩还没有冲到跟前,就被独孤求败犀利的剑给吓到了,一把铁剑去多少死多少啊。

巧的是在这个时候,傀儡早已在唐森的带领下攻进了城内。

司徒岩的大军虽然强悍,但面对傀儡大军和一边倒的局势一瞬间就被击溃了,而司徒岩此时才发现他的军师青丘维早已不见了踪影。

因为这家伙正带着于让在城主府用膳呢

“我们撤”司徒岩见大势已去,趁机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十几个亲兵跳下城墙一路向南而去,唐森一路攻入城主府,司徒岩的三万大军被唐森俘获一万三千多,杀掉了七百多人,还有人趁乱逃出了城。而司徒岩的象兵竟然都没有来得及使用司徒岩自己却率先跑了。

傀儡军也被司徒岩拆了三十几个。

“鲁班二号,下令张榜安民”唐森一边往城主府走一边下令“东方先生,烦请你辛苦一下,带人挨家挨户先送点过夜的粮食去,城内我看人口已经十去其四了,让百姓吃口饱饭吧”

“好,这就去”

“尉迟”唐森站住脚看向尉迟恭喊道“你带你的五千军队,连夜赶往南云,我要在明天早上听到你的捷报,攻下城池后交给南云郡分部的常昊,让他按照我们的条例安民,让情报处雷泽负责流民安抚,你立刻带兵前往云东郡,从安平寨那边,你需要连续攻下四座大寨,能做到吗?”

“末将遵命”尉迟恭接令就要走,唐森喊道“去带上个本地人给你带路,凡事不可莽撞”

“知道了,陛下”尉迟敬德嘿嘿一笑带着二位夫人就走了,唐森带着剑魔走进了城主府却看见一位白面书生在和一位中年人喝酒。

“你们是谁?”唐森走进去看向二人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