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星际争霸之大主宰 > 0101 问世间情是何物
 
0101 问世间情是何物

暮色沉沉君意寒,夜来思从前,

功业未靖意绵绵,携手小路边;

风声悠悠残月冷,郎心似铁硬;

君威难测宫墙重,妾身意惶恐。

大殿里的众人散去了,唐森和唐一尘对视一眼无奈地坐在一起,相看无语望苍穹。

“臭小子”忽然唐一尘笑着骂道“你以后的磨难还多着呢”

“不怕”唐森笑了笑说道“只要师父还在我身边,弟子就什么都不怕”

“怎么可能呦”唐一尘哈哈一笑说道“师父还能护着你一辈子不成?”

这个时候柳彪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喊道“师父,师娘走了”

走了?走哪去?唐森一愣,就见柳彪身后的柳婧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诗:

暮色沉沉君意寒,夜来思从前,

功业未靖意绵绵,携手马路边;

风声悠悠残月冷,郎心似铁硬;

君威难测宫墙重,妾身意惶恐。

就此别过,珍重!青玉书

唐森一下子站起来眼神中有些慌乱,唐一尘接过书信看完后踹了唐森一脚“愣着干啥,快去追啊”

唐森反应迟钝的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刚到门口就停了下来,茫然四顾,这要到哪追去?刹那间,一股莫名的烦恼涌上心头,使得他心烦意乱,忽听得他大吼一声,金光纵一飞冲天,暴怒刺激着唐森灵力不顾一切地释放,刹那间闪耀的金光笼罩了整个渝州城:

那金光像一道逆行的流星直冲天际,有声音从哪光柱中传来:

暮色沉沉君意寒,夜来思从前,

功业未靖意绵绵,携手马路边;

风声悠悠残月冷,郎心似铁硬;

君威难测宫墙重,妾身意惶恐。

哈哈哈~夜空中传来唐森饱含悲戚的笑声,然后就听见他更加悲戚的声调: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走吧,走吧”空中传来唐森的怒吼“都走吧”

渝州城的百姓已经全部惊醒了,他们从夜空中传来的诗句听出了深深的悲伤。到底是谁将陛下伤得这般重,在这深夜里做下这般优美而悲伤的诗句?

已经走出去三里地的青玉停下了脚步,泪水滂沱地看着空中的身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她默默地念叨着唐森的诗句。

“长夜漫漫路途远,此去经年,不知何时见,便让我这无用的夫君为你照亮前行的路吧,青玉吾妻,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定当早早娶了你”夜空中的光芒越发得明亮了,如同一轮红日将天下照亮。

“你个傻子”青玉站在远处,此时不免焦急地哭着喊道“不要命啦?”

但那光芒还在增强,所有人在被唐森这种绝顶的修为惊艳的同时也在为他但这心,他这是在超负荷释放自身灵力,这样下去会重伤的。

忽然那光芒骤然消了,一道人影如陨石一般从天而降垂直撞向大地。

“不要啊”眼泪滂沱的青玉后悔了,她扔了包袱奔着那快速坠落的身影就奔了过去。

与此同时唐敬尧、穆婷婷、郑欢欢、唐一尘等一干众人全部临空奔向唐森坠落的方向。

还是青玉赶在唐森坠落之前接住了她,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个人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你作死啊”青玉顾不上被唐森撞击的背后生疼,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抱着唐森坐在城外的坑里流着眼泪埋怨道

“咳咳~”唐森缓了好一会才醒转过来,全身灵力一点不剩,四肢僵硬,全身细胞都在喊痛“你不走了吗?”

让青玉没有想到的是唐森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这么一句。

“你很希望我走吗?”青玉擦了擦眼角的泪斥责道“都成年了,怎么还这么冒失啊?”

“不要走行吗?”唐森盯着青玉眼中带着乞求的目光说道“我已经失去了沁儿,不想在失去你了”

“你还说”青玉此时又是委屈又是心疼的说道“你一天之内让我给你跪了三次,我哪敢再留下。”

唐森咧开嘴一笑说道“原来是为了这个事啊,没有人让你跪,你自己要跪我怎么拦?”

“还不是从你这开始的?”青玉埋怨道“你一天天见了这个行礼,见了那个跪拜,你让我怎么办?我再大能大过你这个皇帝去?”

“呵呵,就为这个你就要离开我?”唐森讥笑道“早知为了这个我就不作死了,现在浑身疼得要死。我唐某人跪拜不是血脉至亲,就是我的恩师,别人你见我跪过谁?”

“你活该”唐森故意在唐胳膊上拧了一把说道“出去后下道旨,青玉以后见你不跪,总觉得低你一等”

“好啊”唐森咧咧嘴说道“赶紧带我回去吧,上面一帮子老家伙正在看戏呢”

“你们小两口悄悄话说完了?”唐一尘黑着脸说道“赶紧上来,一个皇帝一个皇后你们闹的那样?大半夜真能折腾”

“没事吧?”青玉抱着唐森跳到地面是穆婷婷眼中带着关切的追问,青玉点点头“是青玉冒失了,让大家担心了”

“快回去吧”唐一尘催促道“一天天的不让人省心”

唐森挣脱青玉站起来说的第一句话“从现在起,大唐废弃跪拜大礼”

“陛下,三思”魏征又来怼了“不可自甘堕落”

“是啊”唐敬尧也劝道“礼仪不可废”

“啊呀,烦不烦”唐森烦躁地说道“那就在场的长辈见了我不必行大礼,包括青玉”

“谢陛下”魏征正色道谢,其他人也跟着道谢,但是唐森指了指魏征说道“你除外”

“为何?”魏征一愣不解地问道

唐森咧嘴说道“谁让你天天怼我?”

“这、、”魏征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还好在这个时候唐一尘说道“那就都不要废了”

唐森无奈啊看了看青给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心说你看,这可不怨我。

“别人我不管,青玉以后不行跪拜之礼”唐森最后还是说了句“这是圣旨”

从这天开始,唐森与青玉的感情故事就以各种版本传到了整个天下,甚至连这两首诗都成了经典,甚至到了后来,情侣分手的时候都会用上这首诗。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唐森此时正坐在房间内恢复灵力呢,身边一大堆的灵石已经化作了碎屑,加上枯木逢春术,一个晚上唐森的灵力就恢复了大半。

早上起来的时候,青玉已经端来了早餐,随便吃了些,两人就去了大殿,此时的城主府已经成了大唐临时皇宫了。

一干文武大臣分列两班,唐森与青玉高坐在上,接受者下面人的朝拜;

“今天有些什么事,都拿来议一议”唐森开门见山地问道。

“陛下”魏征出列说道“眼下开国在即,我们是不是讨论一下国体,制度,确定一下国号,再有就是确定一下今后我们要实行什么体制,是三公九卿制呢还是九品中正制或者是科举制。是分封制还是郡县制,这些都要定下来。”

对此唐森想了想说道“你是怎么想的”

“陛下,什么是三公九卿制,什么是九品中正制,什么是科举制,什么是分封制,什么是郡县制?”郑欢欢出列咨询。

唐森指了指魏征“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魏征清理了一下嗓子说道“所谓三公九卿制,便是皇帝最高,下设三公,太尉、丞相、御史大夫,太尉掌管军事,丞相协助皇帝处理政务,御史大夫监察百官”

“九卿,分别是奉常,掌管宗庙礼仪,属九卿之首;

郎中令,掌管宫殿警卫;

卫尉,掌管宫门警卫;

太仆,掌管宫廷御马和国家马政;

廷尉,掌管司法审判;

典客,掌管外交和民族事务;

宗正,掌管皇族、宗室事务;

治粟内史,掌管租税钱谷和财政收支;

少府,掌管专供皇室需用的山海池泽之税及官府手工业”

说道这里魏征解释道“这就是三公九卿制度,与火国的体制差不多,而九品中正则是九品十八阶,一品最高,九品最次,以人才优劣授予品级,这种制度又叫九品官人法,而因此诞生出来的职位也是多种多样,

我重点要说的是科举制度,科举是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由于采用分科取士的办法,所以叫做科举。具有分科考试,取士权归于中央所有,允许自由报考,与之匹配的是三省六部制,相比较之下我认为三省六部制更适合我朝国体”

唐森挥挥手示意他停下后说道“这件事,急不得,过几天到云东去,把大家集中在一起讨论一下,当然有关于这方面的事情,魏征,你将他们写成文案,交给各位,等大家都了解清楚后再行定夺,如何?”

“也好”魏征说道,因为今天能与唐森讨论这些的人只有魏征一个,别的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李绩和东方离都在云东呢

“不过还有一个事”魏征再一次抬起头说道“陛下的婚事,应该在开国之前具举行了,到时候才能顺理成章”

唐森一愣“这是什么道理,为什么不放在开国以后呢?国在前家在后”

“不不,必须在开国前就完成此事,到时候青玉姑娘的后位才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而且日月同在才是一个新生帝国应有的开始。”魏征执着地说道。

“我看行”唐一尘从幕后走了出来说道“反正也就差个仪式了,何不抓紧办了,等你们婚事办完,想必那皇宫也该落成了,到时候新人新家,新国新运,我看行”

唐森看了看身边的青玉见她一副怦然心动的表情笑道“那就请师傅和诸位帮忙张罗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