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霍嫣顾斯南 > 第20章 内忧外患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顾朝北出征了没几日,战事愈发激烈,而洛阳城内,却忽然感染起来瘟疫。

此时,正是内忧外患。

御书房内,顾斯南有些疲惫的按着额角,不过短短几日,他两鬓竟然已经,长出了白头发,而眉心深刻的褶痕,似乎从未消去。

一方面,是为瘟疫一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段时间,京城内部广为传播的流言。

百姓之中流传着当今天子并非天命所归之人,故而老天才会大怒,降下这样的大灾难!

顾斯南早已下旨禁止这种说法流传,但是,再厉害再能耐的人也禁不住悠悠流言飞蜚语的口耳相传!

皇帝失德,苍天降下惩罚的消息甚嚣尘上,愈演愈烈!

顾斯南灭掉秦家的时候使用了舆论,而此刻,同样的境地轮到了他这个皇帝身上。

这自然是秦知忧的手法,他要用同等的手段让顾斯南尝尝自己的痛苦。

民可载舟,亦可覆舟,果然,诚不我欺。

“皇上!臣等无能……”

太医瑟缩了下身子,看着眼前愤怒的帝王,身子越发的佝偻。

“这种瘟疫,着实奇怪,从传播的速度和发病症状上来看,倒是有几分像鼠疫……可是鼠疫药方不仅对这病毫无用处,甚至还会加速病情的发作!导致人七窍血流,臣等试了无数的药方,翻阅了无数的医书典籍,此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实在是束手无策!”

“一群废物!”

顾斯南神色紧绷的坐在桌前,右手紧紧地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过了半响儿,才无力的挥了挥手:“罢了,你们都下去吧……也许……这就是天意,是上苍对我伤害了嫣儿的惩罚……”

御医院院正跪在下方,抬头看向眼前本来意气风发的帝王,过了半响又是欲言又止。

“皇上……兴许还有一个法子。”

顾斯南眼睛一亮:“快讲!”

“臣的医术,顶多算是一般的御医中稍微靠上,当年能当得上院正也实属偶然……”

“我本出身乡野,我师兄弟三人跟随师父学习医术之后便各自追求自己的事业理想。

大师兄擅长治疗外伤,所以他去了军队成为了军医,而我最擅长滋补身体,所以进了皇宫,而我们的小师弟,则是师兄弟三人中医术本领最强的。

他无心名利,醉心疑难杂症,如今只在洛阳城内经营一家小医馆,这疫症虽然我束手无策,可若是换了我师弟……说不定……”

顾斯南沉吟一番:“既然如此,那我便出宫一趟,亲自到你师弟处请他出山,救救黎民百姓!”

影二闻言,大惊失色,直接跪在地上,迭声高呼:“陛下!万万不可!您身体尊贵,若是出城,一旦有了个三长两短,谁能负责?!这种事情,您只需要一个命令下去即可!”

顾斯南摆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高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脾气,你不是也听见院正方才所说,他的小师弟,无心名利,若是我仅仅是一个圣旨命令下去,岂不是摆明了以权欺人?

当年圣祖皇帝三番四次的拜见才将国师请出山,方才夺下大渝江山,我又为何不可?

如今我们天时地利皆不沾,要是连人和都做不到,不将民心放在眼底,又如何天下归心?”

不消多时,顾斯南和影二就已经换了衣物出了宫。

昔日的洛阳城,即便没有盛世气魄,却也是清明昌盛。

可如今……饿孵遍地,路边儿行走的人个个儿都是形销骨立,眼前的景象像是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直接扇到了顾斯南脸上。

他百感交集:“影二,这就是朕治理的江山……若是不把疫症和战乱治好,不将安康重新还给百姓,朕有何面目到九泉之下见顾家的列祖列宗!”

影二没有说话,兀自沉默着跟随顾斯南的脚步。

距离苏氏医馆越近,街道四周的景象便越好。

无论是街道的干净程度,还是两边明显减少的疫症病人,顾斯南眼底不断燃起希望。

或许……这苏神医真的有办法解决疫症这一难题!

可谁知,到了苏氏医馆门口,两人却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

影二激动的上前理论:“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把我们挡在门前不允许进去!”

挡他们路的是一个面色有些枯黄的小童,他恶狠狠的瞪了回来:“挡的就是你们这群鱼肉百姓的达官贵人!”

顾斯南和影二出宫虽然已经换上了一身低调的衣服,可就算低调,也还是锦衣华服绫罗绸缎,一看便是富贵之人!

小童呸了一声,枯黄的小脸上带着委屈带着倔强:“我们苏氏医馆只救穷苦百姓,你们这些恶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你们这群人,明明那么有钱,却还是贪婪的要命,苏氏医馆就那么一点点的药了,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让这些穷苦百姓少受苦难,可你们还要来跟他们抢这一点点的唯一的药!”

影二被他的所作所为激的心头怒火跌宕:“你再说一句?你可知你眼前的人究竟是谁?这般行径也不怕被砍了脑袋!”

“影二!”

“皇……”

影二一口话没能说出,就在顾斯南越发严厉的目光中逐渐消散。

顾斯南微微俯身,凝视着眼前的小童,声音尽量的放低温柔:“我们不是来抢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给苏氏医馆送药。”

“真的吗?”小童不信的看着顾斯南。

顾斯南笑着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所以你可不可以放我们进去,同你家医馆主人聊几句天儿?”

小童游移了半响儿,才开口说道:“那好吧,你们可以进去,但是我家主人这会子恐怕是没有功夫见你们,起义军的鬼策军师,一个女子,竟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十四王爷送来的时候,几乎都要断了气,我家主人正在全力医治,你们要是见我主人,还得等会儿!”

鬼策军师!女子!十四王爷!

顾斯南带笑的脸一僵,天下女子精通军事的本就寥寥无几,会被十四王爷这般珍而重之的对待的更是只有那一个人!

顾斯南倒退了好几步,巨大的喜意忽然从心底席卷而来。

那日天牢黑色的硝烟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灭不掉的大火,焦黑的尸体,这么多天来日日夜夜的苦痛……

忽然就变得一点也不重要!

莫非……莫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