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我驯养师,养虫族天灾不过分吧? > 第205章 让小辰亲眼目睹,当初的慕绝仙!(2合1哈~)
 
第205章 让小辰亲眼目睹,当初的慕绝仙!(2合1哈~)
第205章 让小辰亲眼目睹,当初的慕绝仙!(2合1哈~)
上界,玄澜宗。
某座孤峰之上,人迹罕至。
山脚处,只有一条狭窄陡峭的石阶,七曲八弯通向上面。
参天林木随处可见,密不透光,静的有些渗人。
“踏、踏、踏——”两道人影缓缓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个独臂老者,头发一丝不苟,眸光带着种凶戾。
可望向身旁的弟子时,却又十分柔和。
抬头望了望石阶上方后,老者轻声说道:“封儿,你此行下界,切忌贪功冒进,不要以为是些区区九域土著,就掉以轻心。”
“别的不说……”
“那炎黄域中,有那个女人的分身在,你尽量不要进入。”
听到这话,司徒封皱眉问道:“师父,不过是个宗门叛徒罢了,区区一道分身,真的有这么可怕么?”
九域世界,只是玄澜宗的养殖场而已。
不管是谁,也不管用什么方式降临到那里,修为都会被压制。
超出神境的,会被压制到神境。
不到神境的。
则是原本的修为。
既然大家都是神境,而且那个女人、还只是一道分身……
司徒封自忖,自己下去后,不弱于任何人!
在这玄澜宗里面,他的天赋和战力、或许比不过那些变态般的真传弟子们。
但在内门之中,也是前十的存在!
要不是之前传荡某个禁区,寿元几乎被吸干,也不至于去九域那种蛮荒之地。
虽然九域,也有不少顶级天材地宝……
可那些东西,早就被真传妖孽们提前瓜分了,他也没资格去取。
“你啊,根本不懂……”
独臂老者摇摇头,叹息了一声,思绪似乎飘到了那段黑暗岁月。
打了个冷颤后,才继续道:“那个疯女人,是宗门第一禁忌,很多信息都被封锁了,你不知道也正常。”
“多说无益,你只需记得……”
“惹谁都可以,但不能去惹她。”
想了想,似乎还是心有担忧。
他望向自己的弟子,继续说道:“有的人,生来就是无敌的。纵然同样是神境,纵然只是一道分身,恐怕也只有宗门那几位圣子,才有资格交手。”
司徒封目瞪口呆,只觉得头皮发麻。
玄澜宗,只有五位道子的名额,竞争格外激烈。
能爬到那个位置的,无论是天赋还是战力,已经无法用恐怖形容。
而同等境界下……
那个女人的一个分身,竟然都需要道子才能对付?
有了直观的对比后,司徒封彻底打消念头。
反正自己这次下去,只有两件事——
第一,万一之前降临的那批外门弟子,搞不定陆辰,那就需要他亲自动手,以绝后患。
第二,四年后,九域世界的通道就能开放,届时真传弟子们就能肉身降临其中,收割里面的所有。
而他提前下去。
就是守好那几个顶级宝物。
比如佛域的神境舍利,积累了十万年,数量绝对不少。还比如魔域的深渊冤魂,是炼制‘万灵幡’的好地方……
至于炎黄域的那棵大柳树,他是爱莫能助了。
“总的来说,你这趟任务还算容易。”
独臂老者脸上的神情,缓和许多,轻声笑道:“师傅付出着莫大的代价,帮你争取到这次机会,你务必认真对待。”
“等你回来后……”
“就能用积累的功勋,进入「宙光塔」中,将亏空的寿元补回来!”
在偌大的玄澜宗,不以年岁论辈分。
完完全全。
就是凭借天赋和修为!
外门,内门,真传。
三大阶级体系,代表着天赋和潜力,有着无比巨大的鸿沟。
单以权柄而论,有可能一个普通长老,甚至不如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
而司徒封这次的任务,就是神魂降临九域。
杀陆辰只是其次。
最主要的……
就是替那些真传弟子们,守护好他们即将采摘的果实。
这个任务,看似普普通通。
却是结交大人物的机会,极其珍贵。
也正因此,独臂老者几乎把自己的人情用光了,才勉强挣到。
“师父您放心!”
司徒封认认真真,拍着胸脯道:“弟子保证竭尽全力,把事情办的漂亮!”
“如此便好。”
独臂老者颔首道:“你寿元无多,只有不到百年。但福兮祸所伏,你也因为劫难收获许多,等后面回来了,应该能突破到下一境界。到那时,又是另一番境地……”
师徒两一边交谈,一边上山。
没多久,就抵达山峰顶处。
这地方明显是人为打造,被削减成一个巨大的平台。
中央处是阵法中枢,各种奇妙的铭文密密麻麻,散放着玄奥的气息。
六条通道以此为源点,朝着外围扩去。
分别是六座独立的传送区域。
“见过长老!”
望着阵法中枢下盘膝而坐的的老者,师徒俩恭敬行礼。
“嗯,身份令牌,任务玉简,先呈与我。”那守阵长老淡淡地道。
前者不敢大意,立刻上前递交。
一一验明后,耐心等待着。
虽然独臂老者的身份,也是长老。
但在这玄澜宗,长老和长老之间的差距,比天地还大。
“再等会……”
守阵人抬头,瞥了司徒封一眼,继续说道:“还有人会来,与你一起下界。”
此言一出,师徒俩皆是微微色变。
但也没有多问,默默等待起来。
没过多久,独臂老人似有所觉,抬头望向天际。
几息之后,两道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朝着这边飞来。
“竟然能无视规矩,直接飞上来……”独臂老者心中震惊。
这就说明了——
前来此处的两人,身份地位绝对不低。
待看清楚后,他心神顿时一颤,拉着司徒封行大礼,“内门传功堂长老徐典,携弟子司徒封,见过高长老,见过泯月仙子!”
听到师父的话,司徒封眼眶直跳。
姗姗来迟的两女之中,那高长老是个宫装妇人,他听都没听过。
但后面的泯月仙子……
如雷贯耳啊!
是为数不多,以内门弟子的身份,闯过重重关卡后,晋级真传的存在!
数百年里,一直是无数内门弟子的骄傲!
毕竟玄澜宗的选拔,极其苛刻。
对真传而言,只有两个途径——
第一,百年内晋升神境。
第二,内门前十的弟子可提出申请,参加相应的考核,成功后则晋级成功。而失败的结局,就是死。
最近数百年,也只有泯月仙子一人,成功通关。
没想到这种天之骄女。
竟然也要和自己一起下界?
此时,双方简单打完招呼后,司徒封终于抬起头。
匆匆望了一眼泯月仙子的容貌后,只觉得如同画中走出,美得不可方物。
耳边,就听到自己师傅问道:“敢问高长老,贵弟子此行神魂降临九域,是何任务?”
似乎怕引起误会,他又补充道:“我那不成器的徒弟,也领了下界任务,我担心他们俩重复。”
涉及自身利益,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若是真的重叠了……
也只能让司徒封放弃任务,不用下去了。
毕竟四年后,才满十万年,也是九域通道开启的时间。
现在提前下去,只能神魂降临,或多或少、对自己还是有些损伤的。
“你且放心,并不重复……”
高长老神色冷漠,淡淡地道:“泯月这次下去,是杀慕绝仙。”
说起那个女人的名字。
高长老的眼神中分明是浓烈的怨恨。
徐典看的真切,心中不由想到:看来当年的那些传闻是真的,这高琼和慕绝仙之间,过节不少,而且受了很多羞辱。
难怪收了个弟子,还赐名‘泯月’……
十多万年过去了。
这怨恨都没消散多少啊!
女人,果然可怕。
……
大夏,问心阁。
自从陆辰在血海中,开始养虫崽子之后。
慕绝仙也没有继续看直播。
而是恢复以往的习惯,每天都拉着小桃桃精打麻将。
此时此刻,村子中央的大桃树下,落英缤纷。
密密麻麻的桃花瓣,自行组合成一根根‘丝带’,如同柳絮般在微风中飞舞。
树下,麻将打的正欢。
不过今天这一场,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慕绝仙坐北,影子化形后坐东,小桃桃精坐在南。
而最后那一个,却不是慕绝仙的神念所化,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一场麻将,打的有些箭弩拔张。
小桃桃精努力缩着,大气都不敢出。
妈耶!
太吓人了吧!
同为植魔,她的本体是桃树。
而新加入的那人,正是那颗通天彻地的大柳树!
也不知是被请来的,还是不请自来。
虽然没有释放威压,却让小桃桃精本能地感受到惧怕。
“四万……”
慕绝仙打出一张牌后,淡淡地道:“还有不到五年,上面的人就要降临,作为九域最顶级的瑰宝,你会引来他们争抢。”
“我只问你两句……”
“是努力生长十万年后,成为别人的材料,在屈辱中寂灭。”
“还是和我建立契约,听我调遣百年,然后迎来自由。”
话音落下。
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那女子抬起头,直勾勾望着慕绝仙,面无表情地道:“我有得选么?”
“没有。”
慕绝仙摇摇头,认真地回道:“与其让你成为那些人的材料,还不如被我杀了,就算用不上、也能当成柴火烧。”
听着这话。
小桃桃精动都不敢动。
本该由她摸牌了,却始终没有伸手。
紧张的氛围中,是漫长的沉默。
大柳树化作的女子,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眸中的绿意、却浓厚了许多。
隐约之间,杀意似乎出现了几次,又瞬间褪去。
“可是,我不想和你建立契约。”良久后,她终于开口。
作为‘先天甲木’本源之一。
它苦修十万年,不是要去成为她人奴隶的。
“这没事啊……”
慕绝仙无所谓地道:“我有几个徒弟,你可以和他们建立契约,同样是驱使百年,还你自由。”
身后不远处,张远山听到这话后,目瞪口呆。
拿起手拍了拍自己额头,只觉得无地自容。
小姐这脑回路……
认真的么!
人家说不想,是这个意思么?
麻将桌上,小桃桃精也是嘴角一抽,诧异地望向慕绝仙。
可后者置若罔闻,掰着手指数道:“老大就不用了,他是凑数之人。老二毛芙,走的丹青之道,老三玲珑,走的解析本源之道,说不定能帮你进化。”
“至于老四陆辰……”
“虽然修为较低,但他自身潜力近乎无限!而且还能掌控噬血虫群,绝对是行走的天灾。”
她一边说着,也缓缓站起了身。
居高临下。
就这么看着那女子。
“或许,你误解了我的意思……”
“不不,没有误解。”
慕绝仙认真地道:“我在严肃问你,选谁?”
九域大劫在即。
所有不可控因素,必须站好队。
非黑即白,非友即敌,不稳定的存在、要快速清理。
就算是朋友,也要保证百分百的忠心,订立神魂契约必不可少。
“我……”
那女子刚准备开口。
忽地,问心阁的天,黑了。
黑寂无星,只有一轮弯弯的银月,挂在天穹之上。
其形,和慕绝仙额下眼罩中央的图纹,一模一样。
淡淡的月华倾洒,如同流淌的银辉。
一股肃杀,寂灭之意。
也随之弥漫。
“我……我选陆辰。”大柳树心神惊惧,艰难开口。
作为慕绝仙最弱的弟子,她也有所耳闻。
没记错的话……
进入那秘境前,只是区区御空境?
就算有所奇遇,也只是宗师吧!
和这种弱小武者建立了神魂契约,以自己的的修为,等待度过九域大劫后,或许也能轻松挣脱……
驱使百年?
这种情况绝无可能!
“选小辰么……”
慕绝仙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确实很会选。”
小辰身上的秘密,连她都看不清楚。
一旦建立了契约,还妄想挣脱?
笑话!
事情解决后,她带着张远山回到自己的小院内。
交谈片刻,后者沉吟着问道:“小姐,秘境中的第三个剧情,真的要弄九域大劫么?我觉得,或许能再商量一下。”
顿了顿,又道:“玄澜宗的真传降临,还是极其强大的,我担心小辰会出事。万一死在秘境中,那可就真的死了。”
“有我父亲守护,他不会出事的……”
慕绝仙抬起头,望向张远山,“张叔,你担心的、其实并不是这个吧。”
她视线移开,望向远处。
沉默了几息后,继续说道:“你是担心,小辰见到那时的我……”
“见我屠杀红月。”
“见我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
“见我带着那些真传,屠杀九域。”
听到这几句话。
张远山心中叹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现在的我,是我。”
“曾经的我,仍旧是我。”
“我不需要美化自己,也不避讳让小辰知道那些事。”
慕绝仙轻声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亲眼目睹,当初的那个慕绝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