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玄幻:被圈养的我如何改命? > 第503章 浅草的下落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
剑十七成功将玄天镜祭炼到了第二阶段,一股强大的波动想要四散,还好提前布置出了幻镜,不然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呼,终于第二阶段了!”
剑十七兴致勃勃的拿着玄天镜,这几天腰子都快被吸干了,这玄天镜太磨人了。
“快,玄天镜说说你的新能力!”
剑十七急忙追问道。
玄天镜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感受自身的状态,之后才吐露道:
“有了两个新的能力,第一个是标记!”
“第二个能力是神照!”
剑十七听了之后,对于第一个能力有些兴趣怏怏,听名字就知道是非常普通的技能,不过第二个能力听名字就很威武霸气,多半是杀伤性技能!
“第一个可以忽略不过,直接说第二个能力是咋用的!”
剑十七急切的追问道。
“小主人,这两个能力是搭配使用的!”
玄天镜有些无语的回道,并没有直接跳过第一个能力,反而从头开始说起:
“标记这是一个辅助,可以无声无息的标记对方,只要主人你的能力强,无视任何距离,就可以获得对手身边范围的所有画面!”
“至于神照,则是一次超远程攻击,威力取决于距离,然后是注入的力量,理论上你注入的力量越多,威力可以无限大!”
“但理论始终是理论,具体效果还有待尝试!”
剑十七听了之后,感觉这个技能很屌的样子,居然是超远距离精准打击,比导弹还要导弹啊!
如果.......
如果说谁要是惹了我,每天通过标记定位,查看对手的情况,时不时来一发神照,那对手岂不是气得跳脚?
然后又无可奈何,对着自己骂骂咧咧!
这是老六专属必备技能啊!
“很好,玄天镜你的能力不错,我很喜欢!”
剑十七深情的抚摸了一下玄天镜,现在就想尝试一番,可惜没有标记敌人,没有精准坐标,不可能直接开地图炮吧!
“呵呵!”
玄天镜早就知道剑十七尿性,丢下两个字不再说话。
“好了,是时候出山了!”
剑十七解除了盘坐状态,伸了一个懒腰,发现如花居然在老老实实的修炼,而浅草已经不知道去向。
“如花,浅草呢?”
剑十七有些无语,这家伙没人管,成天跑出去野了?
“主人,浅草从上次去帮你办事情,就没有回来过!”
如花有些尴尬的回道。
“什么?”
“她难道找到解除血奴环的方法了?”
剑十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浅草很有可能卷款逃走了。
随后他又质问道: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
如花委屈巴巴的回道:
“人家不是看你专心致志祭炼灵宝,不忍心打扰你嘛!”
剑十七抚了抚额头,真是服了这老六了,你这个样子很难让人信服啊!
多半也是完全不在意浅草的生死,管你回不回来!
“还好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我熟!”
剑十七很熟练的把捏脸老婆掏了出来,吩咐道:
“嘟嘟感应一下浅草的位置!”
“夫君,她不在附近,我感应不到!”
嘟嘟过了好一会儿才回道。
“好我知道了,我们先去猎妖堂看看!”
剑十七知道嘟嘟的感应范围有限,所以打算从浅草消失的地方开始寻找!
“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剑十七仔细琢磨了一下,浅草不过是接受委托,交付灵乳换钱而已,按理说不至于被盯上啊!
毕竟灵乳又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也就一葫芦的样子,不至于吧!
剑十七一边琢磨,一边收拾东西,对着如花吩咐道:
“你留在客栈守家,我去看看!”
“等等.....”
如花急忙拉住剑十七,小声嘱咐道:
“主人,客栈房费快要到期了,你得尽快回来啊!”
剑十七无语,感觉回到了曾经住杂物间的日子。
他摆摆手道:
“好了,我知道了。”
话完,剑十七一个人只身前往天阳城的猎妖堂,他要看看浅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很快,剑十七就来到了演武堂,里面人满人患,有很多武者,嘟嘟还是没有感应到浅草的位置。
这就有些奇怪了,在猎妖堂出的事情,怎么连一点音讯也没有?
他决定进去询问一下情况,不过在此之前还是伪装一番,利用玄天镜的能力,伪装成马芳泽的模样。
赵大公子的模样已经暴露了,还是用芳泽兄这个马甲比较好。
进入猎妖堂,剑十七直接走到柜台,询问前台接待人员。
接待他的是一位身材健美的女子,皮肤呈现小麦色,眼角还有一道疤痕,看起来倒是有一股英气。
“抱歉打扰一下,我能请教漂亮姐姐一个问题吗?”
剑十七此刻虽然是芳泽道友的模样,但是身材却是少年人。

此刻小嘴就跟抹了蜜一样,亲切的称呼对方为漂亮姐姐,以此来拉近关系。
“哦?小弟弟有什么想要问的?”
女子挑眉,感觉这样的称呼莫名很舒服,也算是同意了剑十七的要求。
剑十七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人很好说话,他便直言不讳道:
“漂亮姐姐,前几天有没有一个带着血奴环,看起来骚气......风韵成熟的女人,来您这里接取委托?”
“哦对了,我记得好像是关于灵乳的委托!”
女子听到剑十七的描述,顿时就想起了之前确实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只是他们猎妖堂是中间商,收取一定的佣金,像求购材料这种活计,都是客人私下商谈。
于是她回道:
“不错,确实有一位带着血奴环的女人,只是委托任务的具体内容,都是客人们亲自商谈,我们猎妖堂无权顾问!”
剑十七眉头一皱,猜测浅草可能被委托人给抓了起来,没想到对方居然上演了黑吃黑的一幕!
这里可是在城里啊,光明笼罩的地方,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剑十七也知道猎妖堂的为难之处,并没有直接询问对方是谁,而是拐弯抹角的撒娇道:
“漂亮姐姐,能不能说一说这委托人的一点信息嘛?”
女子娇躯一震,感觉有被恶心到,但是被人撒娇的感觉还不赖!
她也是有职业操守的人,没有选择明说,含糊其辞道:
“抱歉,小弟弟我们猎妖堂有自己的规矩,不能透露具体的信息,不过听说薛家最近在收购灵乳。”
剑十七眼前一亮,只要知道了这一点信息,那就好办了,总好过像无头苍蝇到处寻找目标。
“多谢漂亮姐姐,祝姐姐越来越年轻漂亮!”
剑十七是懂一点女人心的,就是不多。
只是将前世电视上看到的拿来用而已,没想到这么好用。
“小弟弟倒是嘴甜,不过我要提醒你,切勿冲动哦!”
女子露出享受的微笑,多说了一句。
剑十七点了点头,依旧笑着挥手告别。
离开演武堂之后,他整张脸立刻冷了下来,猜测这个薛家应该是天阳城的大家族之一!
浅草应该是被他们给抓了起来,可为什么没有来客栈抓自己?
或许是浅草比如花要优秀一点,拥有一点道德底线,不至于卖主人求荣,仅此一点就值得口头表扬十分钟了。
“唉!怎么感觉有种悲情男主的意思?”
剑十七发现自己走到哪里,就在哪里惹事情,就算你不主动叫嚣招惹别人,也会有人来挑衅你,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这一次剑十七决定不闹了,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还是消耗一些脑细胞,将浅草偷偷带走吧!
他怕闹下去,刚好被堵住,那就玩大了。
毕竟白天依还在沉睡,该怂的时候还是要怂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