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无地自容 > 第十三章 李春芬
 
李春芬最近很是烦躁。

她本来不是个性格暴躁的人,丈夫齐安民在世的时候,她从来不打孩子,从来没有动过小叶子一个手指头。

后妈不好当,李春芬心里有数,她嫁给齐安民的时候也刚满十九岁,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尽管小叶子这丫头实在是有点野天野地,调皮捣蛋的事儿从来没少干,可李春芬一直很克制自己的脾气,对她温柔以待很是宽容。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丈夫走了,家里的顶梁柱断了。生活的重担轰地一下子全都落到了李春芬一个人的肩上,她身子骨弱,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吃苦受累缺乏营养未能充分发育。现在丈夫又突然死了,这里里外外全得靠着自己一个人苦苦支撑,地里的活计已经让她累弯了腰,回到家里还得照顾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日子过得是昏天暗地一地鸡毛。

偏偏小叶子这姑娘一点儿不让她省心,整天野着脚丫子到处乱跑,让她带会儿弟弟她就不高兴,嘴撅得可以挂住个油瓶。把她留在家里吧,她还总能变着花样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

李春芬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就快撑不下去了。她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

心里的苦心里的难无处诉说,累了倦了无人可以依靠,她能不心烦上火吗?

如果说第一次动手打了小叶子的时候,她心里还挺愧疚懊悔,可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她现在好像已经习惯了把心里的火撒在孩子身上。尽管她也自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是很对不起死去的齐安民的,可她就是忍不住,而小叶子这姑娘,也实在太让她伤脑筋了。

齐安民死于矿难,按理说,矿上应该给家属一笔赔偿金,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人活着的时候,没日没夜的给你们干活,为你们卖命,帮你们挣大钱,现在出了事故,好好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家里孤儿寡母无依无靠,给点钱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周围这些寨子,包括离得最近的前寨,都有人在矿上干活,之前也曾经出了好几次事故,不管是受伤的也好,丢了命的也好,最起码,人家家里都得到了一笔为数不少的赔偿金。可现在事情落到了自己家头上,河西矿上的那帮人却推三阻四,用各种理由来搪塞自己,摆明了就是欺负自己一个乡下弱女子,谅你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这一拖就是一年多,李春芬前前后后去了几十躺河西煤矿,结果呢,硬是连那个黑了良心的煤矿老板长什么样都没能见着。

李春芬气不过,李春芬想不通,但她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就去了毛窝派出所报案,可人家派出所的人谁耐烦管她这闲事,她只能厚着脸皮软磨硬泡不依不饶,弄得自己好像一个泼皮悍妇,最后还是人家老王看着她实在可怜,答应着帮她过问过问,老王虽然是个警察,但毕竟还是本乡本土的人,抹不开这个面儿拉不下这张脸。

可这连警察都过问了的事儿,最后也还是没有什么结果,老王说,这次井下塌方,一次死了六个,这么大的娄子,任谁也背不起。

老王又说,原来的那个外地老板,在矿上出事之后就逃逸了,也不知道躲到了哪个天涯海角,一直就抓不着。

老王最后说:你再耐着性子等等吧,抓不着责任人,说什么也都没用。我另外找人帮你问问,看看像你这种情况国家能不能给点补助啥的!

小叶子一挨了李春芬的揍,就往哑巴爷爷那儿跑。

这天一大早,她又挨了李春芬的竹条,李春芬这次打得有点狠,以前她都只打手臂和腿部,这次却连背上屁股上也都重重的挨了好几下,火辣辣的疼,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李春芬还站在门口骂她道:你有本事跑出去就别回来!看谁愿意要你你就跟着人家过吧!

邻居孔老太太这时刚好从自家院子走出来,赶紧劝解道:春芬啊!小孩子不懂事,你多担待点儿,你老打她,这万一打坏了哪儿,不又是个事嘛?

邻居孔家老两口平时待李春芬不薄,李春芬这会儿虽然心里有气,却也不敢对着孔老太太随便乱撒!

缓了缓脸色回道:老奶奶,你是不知道这孩子有多恼人,不说指望她帮帮我吧,天天弄得家里鸡飞狗跳,还不能说她,说她一句她顶回你十句,我这也是拿她没辙,你说现在安民也不在了,我不管着她点谁还管着她,这孩子这么淘气,现在不管将来想管都管不了啦!

孔老太太叹口气道:这可如何开交啊?你这日子,也着实是不容易。

小叶子来到狮子岭下,呶着嘴,气冲冲地推开屋门。

屋子里只有梁清波一人,躺在一张麻布绷的躺椅上呆呆出神。

“喂!我哑巴爷爷呢?”

梁清波转眼一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她肯定又挨揍了,故意逗她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屋子里又没有别人,我不跟你说话难道跟鬼说话呀”

梁清波笑:是吗?我以为你跟喂说话呢,我又不叫喂。

“那我该叫你什么?”

“随便你,叫什么都行,只要不叫喂。你要不反对的话,叫我叔叔吧”

小叶子退后一步,眼睛张得大大的,瞪着梁清波,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理会梁清波。

过了好一会儿,大概觉得自己一个人玩实在是无趣,这才嘟着嘴对梁清波说:那好吧,叔叔就叔叔,那你陪我玩会儿呗!

梁清波此时其实心绪不佳,那天,他本想着给哑巴师傅点钱,一来算是酬谢和补偿,毕竟,人家不但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这些天来,吃人家喝人家住人家,连这身上的粗布衣服,也是人家的,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更重要的是,要是哑巴收下这钱,他就趁着人家收钱的时机,开口求求哑巴,求人家收留自己。

可哑巴既没有接他的钱,也没有任何表示,完全不接他的茬。他也就不好贸然开这个口,过后自己思量,求人收留自己这事儿,实在是越想越觉得唐突。

可他是真想留下来,安安稳稳地隐藏在这高山密林里,能活一天算一天吧,别无所求,有口饭吃,有个地方睡觉就行。

这几天细细观察哑巴师傅的脸色,好像暂时还没有嫌弃自己,看不出有那种立马就要赶自己滚蛋的意思,可自己身上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呀,你还这样不明不白,不声不响地待在人家里,什么也不做,白白地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这不成了无赖了吗?

可现在这小叶子却缠着梁清波,要求陪她玩会儿,梁清波虽然完全没有那份闲情,可他不忍扫了小朋友的兴伤了小家伙的心。

只能故意装作兴味盎然地问道:好呀,我也正想找人陪我玩会儿,那,我们玩什么呢?

小叶子说:那我们荡秋千吧,一人一次,我坐的时候你推我,你坐的时候我推你。

所谓秋千,其实就是在两棵碗口粗的树干上结结实实地绑上绳子的两头,绳子中间绑着一块马鞍型的木架子,这都是哑巴爷爷专门为小叶子量身定做的。

这小叶子人不大,胆子却不小,刚开始梁清波还老担心她抓不稳,老担心她从秋千上面掉下来,所以就有一手没一手地轻轻推着她,小叶子对此很不满意,连连叫到:你倒是使点劲呀!一点也不好玩。

梁清波无奈,只得在手上使了把劲。看着秋千带着疾风一下蹿出去老高,梁清波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可小叶子却玩得很开心,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害怕,一副完全不在意很放松的样子,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谁也没有注意到李春芬是什么时候来到小屋外面的。

梁清波见过李春芬,见过她在玉米地里被一个男人苦苦纠缠的样子,李春芬却没有见过梁清波,她是来找哑巴爷爷的,她的儿子豆根感冒刚刚好,不知怎么的又拉上了肚子,昨天拉了几次,李春芬并没有特别在意,可今天又拉了好几次,整个人就都蔫巴巴的,也吃不下东西,好像还有点发烧。

大下午的,李春芬才从地里收工回来,随便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匆匆忙忙地给自己做早饭。

邻居孔老太太过来看孩子,她对李春芬说:你还是带孩子上哑巴那儿看看吧,这样一直拉怎么行,孩子太小,可是大意不得。李春芬这才突然着急起来,扔下手里的碗筷,就急急地往山里赶。

到了狮子岭下哑巴爷爷的住所,一抬眼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跟小叶子在一起有说有笑正玩得带劲,她不由得楞了一楞。但她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径直冲进哑巴爷爷的小屋里,待到发现屋里空无一人时,她转了出来,大声问道:小叶子,你哑巴爷爷呢?

梁清波是看到她走进屋里去的,他停下手不再推秋千上的小叶子。小叶子却没有看见李春芬,只感觉后面没有了动静,大声叫到:你倒是快推我,快推我呀?

她根本没有顾得上看一眼站在一旁的姨,也似乎没有听见李春芬的叫唤声,谁知道呢,也说不准她这就是故意不理她的姨。

李春芬心里本就着急,这会儿见这小丫头居然对自己这么无礼,压根儿不理会自己,更是火气上头,她拾起门边一根从树上掉落在地的枝条,冲上来就要打小叶子。

小叶子这会儿才回过身来,看见李春芬手里的枝条就要往自己身上落下来,吓得立马尖叫出声,抓着绳子的手一下子放松了,人就一头载了下来,还好她这时所处的位置不是很高,还好秋千的速度这时候已经慢了下来,还好掉下来的时候手脚先着地,但人还是结结实实地摔倒在距离梁清波身边数步开外的地方,梁清波施救不及,眼睁睁看着她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心里一时大急,对着冲上来的李春芬猛地攘了一把,怒道:你这是干什么?

他冲上去抱起小叶子,摸摸头又摸摸肚子,口里连声问道:摔着了没有,这里疼不疼呀?

小叶子爬起来的时候,脸色有些发白,但她其实是吓着的,身体上并没有受伤。

李春芬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过分了:孩子要是摔坏了可不得了。不仅要背上一个恶毒后妈的骂名,单单自己心里也会过不去。

何况这里还站着一个陌生人。

她一时楞在那儿,想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合适。

她最近情绪极不稳定,稍微遇到点事儿就想七想八,自己明明是来找哑巴爷爷拿药的,这背上还背着个病情不明的小病人呢,怎么突然又节外生枝,突然又让自己置身于万分尴尬之地了呢?想到这里,心里突然就无可救药地悲哀起来。

“你们就作吧,你们使劲作,个个都在逼我,个个都在往死里逼我,非要逼死我你们才快活是吧,那就别活了”

梁清波根本就不明白她这些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有李春芬自己心里知道。

见到这刚才还怒目金刚般的年轻女人,这会儿怎么突然就唠唠叨叨而且还泪眼婆娑了起来,梁清波觉得自己也很尴尬。

他放下小叶子:孩子没事就好,孩子没事就好,你也不要太着急了。

可梁清波怎么能够体会得到李春芬此时迷乱灰暗的心境呢。哪怕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哪怕她心里感到十分地难为情,可不知为了什么,她就是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眼里的泪珠呼啦啦地直往外冒。

小叶子这会儿反倒懂事起来,她一步一步挪到了李春芬的身旁。

“姨,你别哭了,我以后听你的话,再也不拿棍子捅别人家的鸡窝了”

梁清波这才知道小叶子今儿为什么会挨打,他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这个这会儿突然变得如此乖巧的小丫头。

梁清波不无尴尬地劝解满脸都是泪的李春芬。

“好了好了,孩子没摔着,她也知道错了,那个啥,你,你是来找哑巴师傅的吧?他……,他估计很快就回来了,要不,你屋里坐会儿,我上山看看去,也许就在附近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