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浴火王朝 > 第十六章 重生的荆棘
 
绿茵街,洛朗公爵的府邸。

一辆通体漆黑的马车停在公爵府门前,在门口等候多时的仆人赶紧上前打开车门,把小木梯放在车门下面,然后恭恭敬敬地候在一旁。只见马车上走下来一个约摸四十岁的矮个男人,他穿着墨绿色的羊毛衫,胸口用银线绣了一只渡鸦。

他在仆人的带领下刚走进门,就听到里面远远传来洛朗的怒骂声和器皿摔碎的声音。

他皱眉道:“公爵大人这是怎么了?”

仆人面有难色地说:“禀莱斯克大人,公爵大人从皇宫回来后就一直这个样子,我们也不敢问。”

莱斯克觉得好奇,不知道是谁又惹得公爵生这么大的气,却也没觉得他发怒有什么奇怪的。他很清楚洛朗的性格,这个年迈的公爵并没有一般老人该有的好脾气,相反,他暴躁易怒、阴狠残忍,从来容不得别人对自己的一点悖逆。

洛朗曾经因一时之怒杀死了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同伴,理由仅仅是在两个人用木剑对打的时候受了点伤。也曾用火钳拔出作诗嘲讽他的吟游诗人的舌头,甚至有人说他在新婚之夜用鞭子勒死了自己的妻子,即第一任公爵夫人。

公爵府中还有一片养了数十条鳄鱼的池子,任何让他不满的人都会被扔进去任鳄鱼撕咬,负责定时清理池子的人在将里面的水排出之后都会看到池底满是人的碎肉和骨头渣子,浓浓的血腥味和腐肉味令人作呕。

他急匆匆地走进内厅,只看到满地被摔得粉碎的瓷器和被撕裂的丝帛,洛朗公爵正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拿剑劈砍着木质家具,旁边的仆人们战战兢兢地看着不敢上前。一个身穿布兰切特家族紫黑色服饰,长相猥琐的瘦小老人正在一旁急得直搓手,莱斯克认出那是洛朗公爵的堂弟,修夫·布兰切特。他见到莱斯克到来,急忙迎了上去。

“莱斯克大人来的正好,您快劝劝我堂哥,他已经一个小时没停下休息了!”

莱斯克皱着眉问:“公爵大人到底为什么生气?”

“约恩·朗斯达!”洛朗转过头看到了莱斯克,对着他大吼,“那个天杀的鸟人,把我当成一个被玩弄过的婊子一样羞辱!他竟然敢羞辱洛朗·布兰切特!老子可是皇帝的舅舅,伊希林最尊贵的贵族!他算什么东西?老子总有一天要让他跪下求饶,否则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来是这样。”莱斯克恍然,笑着劝道,“大人冷静点,这件事我不是早就说过吗?弑神者约恩可不是能被威逼利诱的人。”

“一个下等佣兵出身的老混球而已,自以为打了几场胜仗,就敢爬到我的头上撒尿,以我的身份莫非还治不了他?”洛朗狠狠地把剑摔在地上,瞪着莱斯克。

“一个手握重兵,德高望重又深得皇帝信任的下等佣兵。”莱斯克补充,“当初奥弗格雷时代的七大统领现在只有他存活在世,他又是东征辰朝的英雄,论权势威望整个伊希林都没有谁能超过他。要拉拢或者打压他都不现实,在可不是与他为敌的时候。”

洛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找到一张完好的椅子坐下,一声不响地盯着地面,仆人们赶紧上前清理地下的碎片。

“公爵大人,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统领府气焰正盛,皇帝的态度暧昧不明,内阁鲜少有人支持您,沃林大人和柯西顿大人又对首相之位虎视眈眈,这个时候再得罪约恩·朗斯达您可就是四面皆敌了。”莱斯克轻咳一声,“眼下形势变幻莫测,我们不如先静观其变,等到合适的时候再……”

洛朗霍地起身,打断了他的话,“还等?我都等了十七年了!你不是说只要伊登·奎林斯死了,雷萨家族必定会被群起而攻吗?可结果呢?那帮杂碎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报仇雪恨?”

“呵呵,大人息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也没料到原本猜忌多疑的皇帝陛下会这么信任马科斯。不过雷萨家族的罪名如今到底是基本坐实了,刺杀重臣、私通蛮族、蓄意叛乱,再加上去年那个罗斯加的预言。就算有皇帝护着他们,诸国君主和各大贵族也必定会除之而后快,这场仗,我们至少也赢了七分。”

修夫也趁机谄笑道:“是啊,堂哥。那群北地蛮子也蹦跶不了几天了,何必跟他们生气呢?”

洛朗脸色渐渐缓和,转身踱起步来。“那首相的位置呢?什么时候才能到我手里?要是柯西顿或者沃林先我一步拿下首相之位怎么办?”

“大人稍安勿躁,要成为首相也不急于一时,我的意思是,大人不妨将首相这个位置先放一放。”

洛朗停下脚步,皱眉:“为什么?你之前不是劝说我要尽早成为首相吗?”

莱斯克高深莫测地笑笑,“政局如棋局,讲的是随机应变,每走一步,不能只有一个计划。敌变,我也变,万变不离我们的掌握。大人的目的是掌握帝国的大权,而成为首相就是最好的选择。但从目前来看,皇帝陛下还是最高的统治者,有专断独裁之权,这次他一意孤行不肯对雷萨家族开战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下去。”洛朗沉声说。

“如今帝国四大家族中,除皇室之外以您的家族实力最雄厚,但在内阁中的根基太浅,远远不如维斯塔家和奎林斯家受皇帝的信任。就算您成功被任命为首相,也会为皇帝所忌惮,此外内阁权力基本上被沃林公爵和柯西顿公爵把持,皇帝和这两人若是联合起来对付您,您在施政时必定会阻力重重,如履薄冰。”

“所以依我之见,您现在不能争取首相之位,至少不能主动争取,要等它自己落到您手上。让那两个公爵去争个你死我活,您在暗中推波助澜,还可以趁机分化拉拢内阁大臣,在其中安插自己的人手,等时机到了再登高一呼,就算是皇帝也不得不将大权交到您手中。”

“时机?什么样的时机?”洛朗目光闪烁。

莱斯克凑前去,低低笑了一声:“属下收到消息,被辰朝皇帝割让给帝国的朔州,几乎一半的城镇都被搬空,朔北军全军集结,征调各地储存的粮草器械,这是整军备战的信号啊。看来我们的首相大人看走了眼,那个废太子姬炎可不是什么软弱的角色,统领府接管朔州只怕会不太顺利了。”

洛朗惊得站起来,目光锐利地瞪着莱斯克,“有这种事?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消息外务部没有传出一点风声?”

“怪只怪姬炎的谍报做得太好,瞒过了外务部的那些废物。”莱斯克谦卑地躬身,“自从大人安排属下进了外务部,属下便在外务部的编制外秘密建立了一支独立的,只效忠于您的密谍队伍。东征开始后,我便一直为您留意着东方的事,希望能帮上大人的忙。”

洛朗微眯着眼睛盯了莱斯克一阵,“好,你很好。”

“朔北战端若起,军队便不能召回,否则统领府将威信大损,再加上北地叛乱,他们不得不两线开战。以帝国目前的实力,两线开战困难重重,届时必然会引起急于复仇的各大贵族不满,统领府内部也将分化,我们可以趁此机会拉拢人心,您荣登首相之位指日可待!”

洛朗听了心潮澎湃,随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咳一声,迟疑道,“可是,雷萨家族真的会举兵南下吗?其他人不知道,可你我再清楚不过了,首相毕竟不是他们刺杀的,勾结蛮族的事他们也没干。如果他们直接来帝岚接受皇帝的问话,那我们的计划不是全失败了吗?”

莱斯克一改之前谦卑的神色,眼中露出狼一般的凶狠和冷漠,他冷笑道:“大人行事果决,怎么到现在反而畏缩起来了?帝岚可是您的主场,雷萨家族的人若是敢来,我们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若是不来,我们便可以叛国的罪名进行讨伐。总之,就算他们不举兵南下,我们也能逼着他们举兵南下!”

随后他压低声音,“公爵大人别忘了是谁杀了您的儿子。您这些年辛苦的筹谋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看到雷萨家族灭亡的那一天到来吗?”

洛朗褐黄色的眼睛凶光一闪,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好!就按你说的办!另外,跟南边的那位我们也要继续接触,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是时候让他为我出力了!”

……

就在洛朗在家中大发雷霆的同时,约恩走进了统领府的总部。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书房或者校场,而是在一座废弃的军械库门前停了下来,他看看左右,确定周围没人后才进入。

约恩绕过一堆积满了灰尘的刀剑盔甲,掀开地上的灯芯草席,草席下是一扇木门,他拉开木门上厚重的铁环,木门下的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地窖,幽幽的冷气从地下涌出,就像是从地狱吹上来的风。

拎着早已准备好的灯,约恩沿着石梯走了下去。楼梯是螺旋式的,非常狭窄,只能扶着墙壁一点一点往下走。当走到楼梯底端的时候,约恩已经感到疲惫,身上厚重的铠甲压得他肩膀酸痛,呼吸急促。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后,约恩继续往前,走入了更深沉的黑暗中。他穿梭于石柱间的过道,两旁左右成对的石像鬼石雕捧着油灯,面目狰狞仿佛在注视着他

约恩默默地走着,足音和甲片起伏的声音回响在偌大的地道里,墙壁上轮换着窜动的黑影。

他终于走到了过道的尽头,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

“大统领。”一个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一个苍白干瘦的老人从黑暗中走出,身上的黑色皮衣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

约恩没感到惊讶,只是对着他点点头,问道:“他怎么样了?”

“刚用完餐,现在正在休息。”老人回答。

“把门打开吧。”

老人从腰带上解下一串钥匙,走到那扇巨大的铁门前,用力插入铁门的钥匙孔,随后传来令人牙酸的机括响动,铁条和齿轮缓缓运转,沉重的铁门升起。老人在门打开之前就退到一旁,为约恩让路。

门打开了,阴暗的牢房中跪坐着一个人,长长的铁索固定在两边的墙壁上,扣住了他的双手,使他能使用双手却不能行动自如,牢房唯一的透光处是那人头顶的天窗。稀薄的阳光透过天窗照在他身上,约恩看不清他的脸,但能感觉到他在笑。

约恩轻轻叹了口气,“你下去吧。”

老人没有回答,行了一个军礼后退了下去,深牢里只剩下约恩和被关押的人。

“你来了。”那人也是个高大削瘦的老人,一头雪白的乱发,长长的髯须长久没有修理过,一直垂到地上,裸露出的手臂肌肉坚实,如同铁绳一样拧结在一起。他像是多年未开口说话了,声音嘶哑怪异,却透着十足的威仪。

“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了?七年,还是八年?”约恩在他面前坐下,把油灯放在一旁,从腰带上解下一个酒壶递给他。

“你上次来看我还是在六年前,约恩你看起来可比上次老多了。”那人灌了一口酒,闭上眼睛回味着酒香,“北地上好的烈酒,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的喜好。”

约恩笑着摇摇头,“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如果说不好,莫非你还会放我出去?”那人反问。

“放你出去是不可能的,佐亚爵士。你是统领府的前任大统领,也是泰兰家族唯一的掌权者,且不说当今皇帝对你恨之入骨,单凭你当年在林塔斯麾下的地位,林塔斯的残余势力如果知道‘屠龙者’佐亚还活着,他们必然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帝国的统治根基也会因此动摇。”约恩正色道。

“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还会跟我这样长篇大论,这真不符合你的性格!”佐亚·泰兰大笑不止,“我可不会傻到让外面的人知道我没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跟我说说外面的事情吧,我很久都没听到外面的消息了。”

约恩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把近几年发生的大事都挑出来说给佐亚听,包括前几年发生的林恩公国爵位继承战、东征的起因经过,还有罗斯加的预言。

佐亚有时候会打断他的话问几个问题,约恩也如实详细回答,两人语气淡淡的,仿佛不是身处黑暗的牢笼,而是在下午的阳光中喝着茶说闲话。

最后,约恩说起了首相被雷萨家族杀死的事。

“动手的不是雷萨家族。”佐亚断言。

“证据确凿,不是他们还能是谁?”约恩皱眉,“我听雷蒙说起,那些袭击使团的人都是法其诺的正规军,而且伊登临死前交代他要把消息和信送回帝岚。”

“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你的学生撒谎。”佐亚身体前倾,“要么,就是伊登的判断错误。”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雷萨家族不会叛国?”

“马科斯·雷萨会叛国?”佐亚嗤之以鼻,“说实话,马科斯是当年提比略阵营里为数不多的英雄人物。如果他真的勾结了蛮族,袭击使团就相当于和帝国决裂,双方完全就是死敌,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可他依然派人来帝岚送回遗体,承诺查出凶手,而不是隐瞒消息加紧备战,你不觉得奇怪吗?”

约恩微微迟疑,点头,“这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可是以伊登的智慧,我很难相信他会犯这样的错误。”

“任何人都会犯错,当年你和伊登不就犯了个无可挽回的大错吗?”佐亚冷笑。

约恩一滞,不再说话。

“罗斯加的预言、刺杀首相、勾结蛮族的信,环环相扣,真是个完美的计划。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在给雷萨家族设局,让他们与整个西方为敌。”佐亚继续说,“你仔细想想,如果雷萨家族被灭,对谁最有利?”

约恩心头狂跳,他想了一下,惊得坐直,他张了张嘴最后却还是沉默下来。

“太多人了不是吗?多到你都无法确定是谁。”佐亚幽幽地说。

约恩忽地站了起来,目光闪烁眉头紧锁,无数的思绪在他头脑里交织着。佐亚见他在思考,也不去打扰,只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喝着酒。

长久的沉寂后,约恩嘴角一扯,笑了笑,“我记得你一直都看不起提比略陛下吧?可是在涉及雷萨家族的事上,你们的观点还真是一致。”

“提比略吗?”佐亚有些意外,然后不屑地摇摇头,“他未必是不相信,可能是他有另外的打算。像提比略这种猜疑心重的人,绝不会相信除自己以外的人!”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无法原谅他吗?”约恩叹了口气。

“是啊,灭族之仇怎么可能原谅?他恨我,我又何尝不恨他?”佐亚仰头看着天窗透,声音遥远得像是从天边传来,“提比略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虚伪的人,像他这样的人本不该成为皇帝。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那个人已经死了,尘埃已散,墨迹已干,再多的悔恨也没有任何意义。”

约恩沉默了,低垂着眼睑,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佐亚也不再喝酒,只是捏着酒罐不说话。两人像是被什么压住了,沉重的阴影在心里缓缓升起。

“去查查荆棘兄弟会吧,最近发生的事,这个组织很可能牵涉其中。”佐亚忽然开口,“别问我怎么查,说实话我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个兄弟会当年是林塔斯陛下成立的,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在领导他们。这些人在陛下死后一直以推翻帝国,为他复仇为使命,他们以前来找过我,被我拒绝了。”

“荆棘兄弟会……”约恩念着这个名字,点点头,“我知道了。”

佐亚像是厌倦了说话一样,对着他摆摆手,斜躺在地面的兽皮席子上,闭上了眼睛。约恩默不作声,悄悄退下,拔出了钥匙,机括再次运转,铁门缓缓下降。

当他刚要转身离开,又听到佐亚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伴随着金属的轰鸣:“荆棘兄弟会固然是群疯子,但也是一群可悲的人。被时代抛弃,不知道该去向哪里,为了一个死去的皇帝,在一个不再属于自己的国土上和整个帝国对抗,听起来他们的热血真是虚弱,可也总比我们这些已经失去了梦想和荣耀的人强,不是吗?”

“所以承认吧,约恩。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从林塔斯死去的那一刻起,帝国就已经不再是我们心中的那个帝国了,这个国家的希望已经随他消逝。”

铁门轰然落下,佐亚的声音也被隔绝,但他的话仍然在约恩脑海里响起,仿佛击穿了他的内心,让他看到了自己的虚弱无力。

“不!不能再想这些!”他喝断了自己的思绪,眼神也渐渐锐利起来,“当年犯下的错,必须由我来弥补,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