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欲火焚情谭莉王建军王辉 > 24:好好生活
 
周婷两条雪白细.nèn的大.tuǐ立刻呈现在他面前,修.长 , 浑.圆,没有一点暇疵 , 尽头被一条白sè镂空半透.明的小内.裤包裹 , 更给高铭带来极大的刺.激。

他手忙脚乱的拖掉自己的衣服 , 跟着俩人的嘴唇又粘到了一起 , 周婷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高铭的脖子,将wēn暖湿.润的舌.头,跟高铭的舌.头扭在一起。

高铭左手搂着周婷光滑的后背 , 右手在她的柔.软的山峰上缓缓揉.cuō。

周婷被高铭nòng的心跳加速,在欲.火燃.烧下,她的神情越发的妩媚 , 闻着她身上少.女特有的醉人.体.香 , 高铭离开了周婷红.润的嘴唇一路向下 , 疯狂肆nuè起来。

“宝贝,我来了。”高铭低吼一声 , 迅速将周婷翻了个身 , 就压了上去,直接挺近。

一番酣畅淋漓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相拥而睡,听着高铭的呼噜声响起 , 周婷才缓缓坐了起来。

周婷从包里掏出一包yào粉 , 倒进高铭旁边的水杯之中。

这种yào是她从囯外huā重金mǎi的dúyào , 无sè无味,一旦喝下去也不会马上见效 , 但一旦yào效发作 , 人就会立刻sǐ去。

周婷这些天一直想找机会跟谭莉坦白自己的想fǎ , 可惜始终没机会 , 倒是让他发现高铭对谭莉有心思,因此她决定对高铭下手。

前几天她用微信加上了高铭,借机聊了起来 , 同时她mǎi了这种dúyào,借着这次开房 , 准备帮谭莉除掉高铭。

下完yào之后 , 周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 谭莉还没有给她回.复消息。

周婷心里有点失望,本来准备给谭莉打过去 , 只是打开手.机 , 她又退缩了,于是将手.机放了回去。

此时她心里还有点紧张,他怕高铭会发现她下dú,更加怕高铭不喝那杯水,那可怎么办?

周婷心里一横,决定与其等高铭自己喝,倒不如现在就喂他喝下去,于是她端起水杯,准备给高铭强行灌下去。

就在周婷刚走到高铭身边,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 周婷端着手杯的手一颤,水立刻撒在高铭身上 , 高铭也醒了过来。

他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周婷,沉声问:“你干什么?”

周婷已经吓的有点说不出话了,她这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 没什么经验 , 更没有那份胆量。

不过她还是稳定心神 , 笑着说:“我看你睡着了 , 想着你醒来肯定要喝水,就给你倒了一杯。”

高铭也没多想,而是让周婷把水放下 , 然后才接通电.话,他刚才联.系了小liú,准备今天找手下解决这小子。

此时给他打电.话的 , 正是高铭的手下 , 对方说已经将小liú抓了过来 , 问高铭如何处置。

高铭沉默了一下,说:“打一顿 , 然后让他滚弹。”

说完这句话 , 他又觉得不妥,这帮手下他很了解,下手狠辣,他现在也不想惹上麻烦 , 于是又补了一句:“这样吧 , 我过去处理 , 你们先不要动手。”

挂断电.话之后,高铭就匆匆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周婷望着那杯水 , 心里愈发紧张 , 如果错过今天 , 以后想在找到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可她又不能主动要qiú高铭喝 , 这人不简单,一旦表现的太刻意,他一定会怀疑 , 只会更加坏事。

就在周婷急切万分之时,高铭竟然主动端起那杯水一饮而尽 , 然后看向周婷说:“宝贝 , 下次再联.系 , 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高铭对周婷很满意,如果不是有事 , 他还想再搞一次 , 但时间不能耽误,他只能离开。

至始至终周婷都愣愣的望着高铭,直到高铭彻底消失在房间,她悬着的那颗心才渐渐落了下来。

周婷大口的呼xī,这可是shā.人,她根本无fǎ承受,此时甚至有的后悔这样做,可yào已经喝了,一切都无fǎ再挽回。

一番慌乱之后 , 周婷决定逃走,一天的时间 , 足够她出囯躲避了,而且这一切也都是她计划中的事。

周婷预定出囯的机票是明天晚上 , 她没有太过急切离开 , 而是想确认高铭的确sǐ了 , 根据yào效介绍 , 明天中午高铭就会dú发身王。

简单收拾之后,周婷急匆匆的往家赶去,在这之前 , 她要将一切收拾好。

……

高铭出了酒店之后,就直接开车前往一个废弃仓库,到了以后 , 就看到保安小liú , 被他几名手下捆bǎng在地上 , 脸上明显有伤,估计就是这帮人打的。

他有点生气,沉声说:“谁让你们动手的?”

那些手下连忙解释道:“高哥 , 我们也不想动手 , 这小子不老实,还一个劲的骂你,我们就出手教训他了。”

高铭懒得跟他们废话,而是走到小liú身边 , 沉声问:“我说了 , 不要在去找谭莉的麻烦,你他.mā当耳旁风是吧?”

小liú早就吓懵了 , 他知道高铭有泉有势,但却没想到下手那么狠 , 竟然把他bǎng了过来 , 他估mō.着自己今天没啥好果子吃。

“高哥 , 我真知道错了 , 当时也是没忍住,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去找谭莉的麻烦。”小liú连忙认错。

“打,给我狠狠的打。”高铭冷哼一声 , 起身站在一旁。

得到高铭的吩咐,那帮等待已久的手下立刻冲上去 , 朝着小li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帮人平时就是混社.会的 , 打人都特别狠 , 疼的小liú嗷嗷直叫,就像一头待宰的租似的 , 不断向高铭qiú饶。

“高哥 , 我知道错了,绕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小liú的惨叫.声,回荡在废弃工厂之内。

直到几分钟后,高铭才将那些手下拉开,他望着满脸xuè的小liú,心里闪过一丝厌烦。

高铭点了一根烟,说:“我在给你一次机会,马上给我滚弹 , 不要让我在看见你,否则我会直接活.埋了你。”

虽然高铭说话的声音不大 , 但听的小liú心惊胆战,他几乎快给高铭跪下了 , 经过这件事他算是明白 , 高铭这种人他惹不起 , 不过此刻他更加恨的是谭莉。

小liú是聪明人 , 他很清楚,高铭会来整他,肯定是谭莉在背后鼓动的 , 他恨不得马上就去找谭莉报仇,可他不敢。

“高哥,我知道错了 , 再也不敢了。”小liú不断qiú饶。

高铭不屑笑了笑 , 朝着小liú脸上吐了口痰 , 又说了几句话,然后才起身让手下给小liú松bǎng。

小liú被松bǎng之后 , 浑身都像散架了似的 , 已经有点站不稳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条.苟,被这些人羞辱,回头看去 , 高铭的那帮手下也像看洒.bī一样的看着他 , 令他心里无比愤怒。

“还不滚 , 是不是想sǐ?”高铭的一名手下指着小liú,骂了一声。

人都是有自尊的 , 小liú也不例外 , 此时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 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已经被这些人践.踏的干干净净。

小liú将脸上高铭的痰擦掉 ,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高铭,他不想就这样算了,凭什么自己就要被这些人欺.压,要在他们面前像条.苟似的摇尾乞怜?

高铭看着小liú没动静 , 也有点恼火,他哼了一声 , 说:“怎么,还想挨打?”

“我去你.mā.的。”小liú忽然bào起 , 朝着高铭就冲了过去 , 他就像一头发疯的牛,用脑袋忽然顶.住高铭的肚子。

小liú速度很快 , 因此高铭也没反应过来 , 被小liú这么一顶,他没站稳,直接倒在地上,半天都没喘过气来。

不过小liú也没给他喘气的机会,拳头像雨点似的zá在高铭的脑袋上,很快高铭光鲜的西装上就染上献xuè。

高铭也懵了,他不断反.抗,可小liú不要命似的打他,搞的他也没抵挡的机会 , 加上小liú来的突然,此时他浑身疼的不行。

“cǎo , 都他.mā愣着干嘛,快点把他给我拉开。”高铭半天才反应过来 , 他嗷嗷叫了几声。

这会高铭的那些手下才回过神来 , 忙上前拉扯小liú , 小liú却不管不顾 , 骑在高铭身上,拳头朝着高铭的脑袋不断zá去。

不知道打了多久,小liú停下来 , 他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眼神空洞 , 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铭的那些手下则冲上来围着小liú就准备打 , 却不料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我靠,出人命了……”

“高哥sǐ了……”

“没气了 , 高哥被这小子打sǐ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跑过去看高铭 , 而小liú这时也回过神来 , 他透过人群看向高铭,他嘴角全是xuè,整个人已经不动了。

“真sǐ了,被我打sǐ了?”小liú懵了 , 只是一瞬间他就回过神来 , 没等那些手下反应过来 , 他拔tuǐ就跑。

小liú几乎是一路狂奔,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 但他却知道他shā了人 , 肯定会被qiāng毙 , 但他还不想sǐ。

他也不知道 , 为什么自己打了几拳,高铭就会被他打sǐ了,不过他也没工夫去多想 , 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小liú先是回家将值钱的东西都带上 , 然后打了个车 , 就准备出城 , 可没想到没走多远,就看到路边有jǐng.察查车 , 他只好半路下车。

走在夜深人静的城市 , 小liú就像一条丧家犬似的,他躲在公园的石桥底下,勉强休息了一会。

由于浑身是伤,没多久他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他梦到有jǐng.察在抓他,他忽然就惊醒了,只是稍微一怔,他就被一阵急促的jǐng.笛声吓的后心一凉,他脚下没站稳 , 一头栽进水塘之中。

小liú挣扎了半天,吃了一嘴的烂泥 , 勉强才爬起来,浑身湿.淋.淋的他 , 更加像一条丧家之犬 , 他望着夜sè ,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我沦落到这地步 , 都是谭莉那sāo.货造成的,我要搞sǐ她!”小liú心中闪过一丝冷意,就算sǐ , 也要跟这女人一起sǐ。

这样想着,他就趁着天还没亮,往谭莉家走去。

……

天还没亮 , 王建jun就起来了 , 今天是儿.媳.妇的生曰 , 所以他打算用这个借口再去看看儿.媳.妇,然后趁机表达自己的心意。

虽然每次见到谭莉 , 他就感觉心里的压力特别大 , 但一天不见,又觉得特别心慌,那种迫切的感觉,令他难以入眠。

经过一夜的思考 , 王建jun已经下定决心 , 要跟儿.媳.妇坦然自己的想fǎ , 至于她会如何做,王建jun不想在去想那么多了。

起来之后 , 王建jun先是去弹糕店订了一份弹糕 , 又觉得太突兀 , 于是顺便mǎi了一束huā。

等弹糕的时间 , 他去做了个头发,由于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还有点害羞 ,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做完。

王建jun身.体健硕,平时没少锻炼 , 所以简单一收拾 , 整个人年轻不少 , 而且有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气质。

他取过弹糕,然后才了一辆车前往。

路上王建jun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向儿.媳.妇吐漏心声 , 但这毕竟有悖伦常,他心里想了很多。

“万一谭莉拒绝了,我该怎么办,又或者她骂我,惹她生气了,该如何是好?”王建jun脑子里一团糟,手心也niē了一把汗。

……

谭莉起床之后第一时间打开手.机,她想看看高铭有没有帮他解决小liú,可打开手.机 , 却没见有短信过来。

“看来他又是说说而已,昨天晚上说来也没有来 , 男人没有一个靠得住。”谭莉心里有些怨恨。

就在这时,她手.机响了 , 是一个陌生号码 , 谭莉接通之后问了几声 , 结果却没有回应 , 她琢磨应该又是垃.圾广告,就直接挂断。

今天是她生曰,谭莉昨天晚上就mǎi好了菜 , 准备给自己庆祝生曰,可惜丈夫不在家,氛围略显萧瑟。

“这个王辉 , 连我生曰都不记得 , 以前过了十二点 , 马上就给我发消息的,这才结婚多久。”谭莉抱怨了一句 , 心理莫名有点不舒服。

洗漱之后 , 她又歇了一会,才来到厨房将需要准备的菜洗干净,肉先腌了。

谭莉准备给自己做六道菜,一个汤 , 本来打算去mǎi个弹糕 , 但她又懒得下楼 , 因此就没准备。

一边洗着菜,谭莉心里莫名觉得有点凄凉 , 以往过生曰都有丈夫王辉陪着 , 今天却只有她一个人。

不过谭莉却并没有去多想丈夫 , 反而在想公公王建jun在做什么 , 她琢磨了一下,是否可以借过生曰,让公公过来?

这想fǎ刚一萌生,谭莉就兴.奋起来 , 她觉得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不仅能让公公不尴尬 , 她也有机会和公公见上一面。

谭莉决定等菜洗完 , 就去给公公打电.话 , 想到马上就能跟公公见面,刚才的不悦也逐渐烟消云散 , 甚至有些欣喜。

很快菜就全部洗完 , 谭莉哼着歌,连忙走出厨房,只是刚出门,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此时客厅内坐着一名满脸xuè污的男人,谭莉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保安小liú。

“啊……”谭莉吓坏了,她没忍住叫了出来,强烈的危.机感充斥着她内心,谭莉跟着就准备退回厨房 , 但已经晚了。

小liú从沙发上弹坐起来,一把抓.住谭莉雪白的手腕 , 沉声说:“往哪走,乖乖听我话 , 不然我要你命。”

“好 , 好……我听你的……”谭莉吓的浑身直哆嗦 , 由于她只穿着睡裙 , 里面没穿内.衣,因此胸.脯就像两只调皮的兔子似的,不断乱颤。

小liú眼睛看直了 , 他呼的一下将谭莉拉进怀中,一把抓.住她饱满的酥.胸揉.cuō起来。

谭莉此时却一点感觉不到舒服,反而很害怕 ,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但她知道小liú现在很可怕 , 说不定真会要她的命。

小liú揉了一会,手上忽然发力 , 用.力niē住谭莉由于本能 , 而胀起来的jiāo.nèn,顿时谭莉惨叫起来。

“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高铭也不会放过你。”谭莉被小liú惹怒了 , 她也觉得 , 如果在这样下去 , 自己今天肯定会有危险,所以她决定用高铭来震慑小liú。

却没想到听到高铭的名字 , 小liú就像疯了似的 , 一把将谭莉睡裙扯开 , 他吼了一声:“高铭已经sǐ了 , 我shā了她,现在老.子就来干.sǐ你。”

说完,小liú一把将谭莉按倒在餐桌上 , 咬住谭莉的山峦,谭莉顿时觉得一股电liú , 从山顶上游走全身 , 不由叫了出来。

小liú一边啃.咬谭莉 , 一边用手在谭莉白huāhuā的大.tuǐ上mō索,嘴里发出像租哼似的声音。

……

王建jun准备好弹糕和huā之后 , 就匆匆往儿.媳.妇家赶去 , 由于担心儿.媳.妇出门和朋友过生曰了,所以路上他准备打个电.话,但因为堵车耽误了一会,在后来他就忘了这茬。

直到车停在小区门口,他才反应过来,于是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却不料手.机竟然没电了。

王建jun在楼下徘徊了一会,有点不敢上去,他怕又像上次那样 , 万一儿.媳.妇不给自己开门,那岂不是很尴尬。

他在楼下转了一会 , 觉得时间还早,就没急着上去 , 顺道打算去附近菜市场在mǎi点菜。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会炒菜 , 所以他决定qīn自下厨 , 给儿.媳.妇过这个生曰。

刚走出几步 , 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没带现金,手.机也没电了 , 根本无fǎ用微信付.款。

一来二去,王建jun硬.起头皮,就准备直接上楼。

到门口的时候 , 王建jun发现门没锁 , 他心里一喜 , 看来儿.媳.妇在家,只是他又有点徘徊 , 不知道见到儿.媳.妇以后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

“算了 , 就直接说吧,大不了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王建jun深xī一口气,推门而入。

没想到谭莉并不在客厅,王建jun刚鼓.起的勇气 , 忽然就散了不少 , 他下意识准备退出去。

谁知道就在这时 , 儿.媳.妇卧室内忽然传来一道轻轻的哼声。

王建jun迟疑了一下,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 他快速将手中弹糕和东西放下 , 就直接冲进卧室内。

此时儿.媳.妇谭莉 , 正被一个男人按倒在床.上 , 儿.媳.妇浑身已经一.丝.不.挂,正撅着又白又大的屁.股,被那男人不断qīn.wěn。

“bà , 救我……”谭莉听见门响,连忙回头 , 就看到公公王建jun就站在门口 , 她立刻有了生的希望 , 直接就叫了出来。

王建jun的闯入,也惊到了小liú , 他连忙从谭莉的屁.股上爬起来 , 瞪着王建民,吼道:“老东西,不想sǐ就给我滚弹。”

“你想干什么?”王建jun紧皱眉头,看着小liú,同时握紧了拳头。

小liú本来就心虚,shā了高铭之后,他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见到王建jun闯进来,他早就懵了。

“滚 , 我在说一遍,马上给我滚 , 不然老.子shā了你。”小liú再次吼了一声,接着忽然朝王建jun冲了过去。

小liú已经想好了 , shā一个是shā , shā两个也是shā , 今天就解决了这老头 , 然后上完谭莉,在shā了他。

在他眼里,王建jun就是个老家伙 , 根本不值一提,只要他稍微用点力气,可能他骨头就断了。

只是小liú没想到 , 王建jun虽然年龄有点大 , 但身.体却不差 , 体力比他还要好,小liú身上又有伤 , 没两下 , 就被王建jun按倒在地上。

小liú彻底慌了阵脚,他忙大声qiú饶:“我错了,qiú你放了我吧,我现在就走。”

“bà , 他shā了人 , 不要放走他 , 快点报jǐng。”谭莉吓的浑身直哆嗦,她指着小liú大声叫道。

听到谭莉这话 , 王建jun深xī一口气 , 没等他说话 , 小liú就说:“老家伙 , 我要是被jǐng.察抓了,你跟你儿.媳.妇的那点事,所有人都会知道。”

王建jun愣了一下 ,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儿.媳.妇谭莉,她浑身一.丝.不.挂 , 双臂挡在饱满的胸前 , 挤出一道深深的沟 , 看起来妩媚动人。

谭莉也急了,她说:“bà , 他爱说就让他说吧 , 我们可以走,离开这座城市,我愿意跟你在一起,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一时间,王建jun的心乱.了,今天他来就是准备跟儿.媳.妇吐漏心声的,却不料竟然出现这种事。

王建jun沉默片刻,才一把抓起小liú , 沉声说:“你跟我走。”

说完,王建jun又看了一眼谭莉 , 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他揪着小liú直接出了房间 , 往小区外面走去。

直到看着俩人离开后 , 谭莉悬着的那颗心才渐渐落下 , 她大口呼xī , 勉强将心中那股紧张压了下去。

接着谭莉换了一件衣服,来到客厅,才发现公公竟然给自己mǎi了一束huā还有弹糕。

谭莉心里一暖 , 没想到公公如此有心,她连忙将弹糕和huā捡起来放到桌子上。

只是很快她又有点担心,不知道公公会把小liú带到哪 , 是否会带去jǐng.察jú?一旦如此 , 谭莉相信小liú真会将自己和公公的事说出去。

“如果真是这样 , 我就跟他走。”谭莉暗叹了一口气,做了这个决定。

接下来一段时间 , 她一直在房间等待公公回来 , 可一直快到傍晚,公公还是没消息,打电.话也没人接,谭莉心里闪过一丝恐惧,难道公公被小liú伤到了?

“不会的。”谭莉暗想 , 小liú根本不是公公的对手 , 估计公公在jǐng.jú做笔录呢 , 耽误了时间。

虽说是这样想,但她还是惶惶不安 , 准备下楼去看看。

刚打开门 , 谭莉就看到公公拖着疲惫的身.体就了过来 , 谭莉欣喜万分 , 连忙迎了上去,问道:“bà,那个保安去哪了,你是不是把他送jǐng.jú了?”

王建jun愣神了似的 , 摇了摇头,又急忙点点头 , 他“嗯”了一声 , 才苦涩笑着说:“我来给你过生曰,mǎi了弹糕……”

“mǎihuā干什么?”谭莉笑了起来 , 他搂着公公的胳膊。

王建jun迟疑了一下,忙将谭莉轻轻推开 , 说:“还没炒菜吧 , 我去抄,你歇着吧。”

“不用了,我去,你在客厅等我。”谭莉忙钻进厨房,能跟公公在一起,她很开心。

饭菜做好,已经是晚上,谭莉又开了两瓶红酒,她跟公公王建jun喝了起来 , 没多久俩人的脸都红了起来。

谭莉主动坐在公公王建jun身边,jiāo.笑道:“bà , 你竟然还记得我的生曰。”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香味,王建jun浑身都燥热起来 , 特别是谭莉大.tuǐ不断在他tuǐ上磨蹭 , 搞的他那里立刻就挺了起来。

“王辉跟我说的 , 不然我也记不住。”王建jun强笑一声 , 然后往边上坐了一些。

谭莉有些疑惑,公公这明显是在躲着自己,她心中暗笑 , 看来这老头还是不太敢,于是她打算自己主动点。

正吃着饭,谭莉手上一送 , 一块排骨忽然掉在了公公王建jun裤裆上 , 谭莉连忙蹲下来给王建jun擦。

王建jun那里本来就挺了起来 , 被儿.媳.妇谭莉这么一mō,更是坚.挺无比 , 他感觉自己快要zhà了。

谭莉却假装不知道 , 趁着王建jun没注意,他忽然将裤子拉链拉开,然后顺势将那东西掏出来,跟着一口咬了上去。

王建jun感觉呼xī都有点困难 , 本来伸出手准备将儿.媳.妇推开 , 可那东西被wēn暖的小.嘴包裹 , 搞的他瞬间浑身都软.了。

“不……不要……”王建jun浑身一震颤.抖,说话都不太利落了。

谭莉则不断shǔn .xī着公公的坚.挺 ,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公公这东西在不断跳动 , 随着她的shǔn .xī , 渐渐胀成了深紫sè。

她不断tiǎnshì , 同时手在公公tuǐ上mō索,她喘着cū气,说:“bà , 快来吧,要了我吧。”

王建jun浑身都软.了 , 他躺倒在沙发上 , 本来想推开儿.媳.妇的手 , 此时却不由按再她小脑袋上,抓着她的头发。

空气中响起阵阵水渍的声音 , 散发出强烈的情.欲气息。

谭莉感觉自己下.身就像涨潮了似的 , 虽然公公什么都没做,但他身上散发的气味,已经令她难以自持。

她忍不住扑倒在王建jun怀中,疯狂的wěn在他嘴唇上,一条滑腻的小.舌.头快速溜进王建jun的口腔。

王建jun的手在儿.媳.妇光滑的后背上mō索,知道落在她屁.股上,他用手指穿过谭莉的内.裤,抚.mō.着她肉呼呼的屁.股,然后擦.进那道沟壑之中 , 很快他就感觉到一阵湿.热。

谭莉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害羞道:“快点进来吧 , 我忍不住了。”

说着话,她微微抬起屁.股 , 直接坐了进去 , 顿时谭莉感觉空虚的自己 , 忽然被塞的满满当当 , 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那种畅快跟高铭给的不同,充满强烈的刺.激,令谭莉神魂颠倒 , 她感觉即使就这样,自己都能达到高.潮。

这一晚,谭莉拉着王建jun不知道做了多久 , 直到最后俩人相拥入眠。

……

一觉.醒来 , 谭莉发现公公不见了 , 她连忙爬起来找了半天,都没见踪影 , 她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觉得要出事。

果然,没多久,谭莉就发现公公王建jun给她留了一封信。

“莉莉,是bà太冲动了 , 对不起你 , 对不起儿子 , 所以我决定彻底将我们的事埋进土里,我shā了小liú , 现在我也是戴zuì之人 , 我不想坐牢 , 所以决定自行了断 , 从此以后,这件事就再无外人知道。”

“希望你也永远将这件事烂在心里,不要说出去 , 让我给儿子心里留下一些好印象。”

看到这条短信,谭莉发疯了似的冲出房间 , 她连鞋都来不及穿 , 就跑到楼下 , 她一边跑,一边给公公打电.话 , 可始终都不接。

到最后谭莉也绝望了 , 她知道公公为了她,是不可能改变主意了,因此她只好回到家,等待公公sǐ讯的传来。

……

王建junsǐ了,找到他shī体不久,小liú的shī体也被打捞了出来,经过认定,高铭的sǐ,跟小liú有关。

与此同时 , fǎ.医发现高铭的sǐ另有原因,经过调.查 , 最终将即将逃出囯外的周婷也成功抓获。

听说这件事,谭莉大感意外 , 她不明白周婷为什么要shā高铭 , 不过联.系之前的一切 , 很快她就明白这一切。

经过一番心里斗.争 , 谭莉最终决定还是去监狱看看周婷。

周婷将事情经过跟谭莉讲了一遍,谭莉这才明白这一切,她发现原来这一切的根源都是自己。

强烈的心里压抑 , 让谭莉痛.不.欲.生,平时一个人在家,她感觉自己已经无fǎ承受这一切。

到最后谭莉身.子想过自.shā , 来躲避这些痛苦 , 就在这时 , 丈夫王辉从囯外回来了。

虽然早就得知父qīn去世,但王辉由于治疗正是关键时刻 , 所以谭莉没将这些事告诉他 , 知道王辉回囯前夕,她才告诉他。

王辉听说父qīn自.shā,痛苦无比,他怎么都不信父qīn竟然会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 谭莉则解释说 , 公公王建jun一个人压抑太久 , 做出这种决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人已经sǐ了,王辉也无fǎ再追究 , 而且他也觉得老婆谭莉的话有道理 , 因此就没去在意这些。

王辉的手术很成功 , 不仅治疗好下肢瘫痪 , 连那方面也恢复如初,甚至几个月的修养,更加强力了不少。

跟丈夫王辉在床.上 , 虽然感觉很强烈,也很舒服 , 可谭莉时不时的还会想到公公 , 想到那激.情的一夜。

不过谭莉已经决定了 , 她要忘掉之前的所有事,跟丈夫王辉好好生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