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侠探灰猫 > 第三章 突然的袭击
 
  苗尘的言论让庄逍和秦硕谷茅塞顿开,这的确是现阶段里最有说服力的一种猜想,如果要是可以证明这块证物腰牌是假的,那么苗尘马上就可以从赤狱释放出来,缉拿案犯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可这仅仅是一种猜想。

  “苗尘。”秦硕谷低声说道,语气中依然没有什么感情浮动,“证物不能拿出物证库,所以你不能拿着它去赤狱去验证他的真假。而且就算你拿到了赤狱里做验证,找到了案犯,他也会说此物是你临时掉包。”

  按照赤麟司的规定,凡是进入到物证库的物证,在堂审以外的时间里是不能拿出物证库的,就像秦硕谷所说,离开了物证库的证物会让别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而且,若要将证物随意拿出物证库,那么把物证拿出来的人无论其是否有心而为之,都将会与该案的罪犯同罪论处。

  “师姐放心。”苗尘答应了一声,随即让门口把守的捕快去拿来纸笔,在纸上刷刷点点写了几行字之后,慢慢吹干,随后叠好交给了秦硕谷,说道:“师姐,这张纸条,麻烦等明天师父醒了以后交给他老人家,现在我们要赶紧回赤狱了。”

  “夜路多凶险,我送送你们吧。”秦硕谷寡淡的语气里好像掺入了一点温情。

  苗尘也没有拒绝:“那就有劳师姐了。”言罢,他们很快把腰牌重新收好,放回了原处,然后径直离开了物证库,待看守捕快把门锁好后,便结伴离开了赤麟司。

  等到了门口时,苗尘慢慢蹲了下来,示意庄逍趴上来,此时庄逍还是像来时一样,显得有些扭捏了。苗尘扭过头,看了一眼庄逍说道:“阿逍,咱们时间不多。”

  “知...知道了。”庄逍答应着,然后他将双手搭在苗尘的肩膀上,用自己的小臂压在苗尘的背上。苗尘则是温柔地扶住庄逍的双腿,徐徐起身,确定庄逍不会掉下来后,脚下一垫步,便腾空向前奔出数丈远,速度奇快,矫健迅捷的身法完全不像是还背着个人,他们相信,以这种速度会在天亮换班前赶回赤狱。

  苗尘和秦硕谷专心驾驭着轻功,忽然,一阵树叶摩擦的沙沙声急促响起,庄逍完全没有察觉到这阵异动,可苗尘和秦硕谷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师姐,前面有块空地。”苗尘想借助空地与敌人拉开距离,迫使敌人现身,秦硕谷也表示赞同,虽然这样自己也会成为活靶子,但总比敌在暗我在明的处境要好很多。

  一切都按照计划的一样,所有人都已经到到达了空地的位置,就连他们身后的追兵也不例外。虽然这里离树林比较近,但是要把跟踪他们的人全数引出已经绰绰有余了。

  尾随之人已经全数暴露,这波杀气腾腾的黑衣人共有六个,且全员面缚黑布,手上的兵器也统一是短柄铁刀,分别摆开不同的架势,把三人包围了起来,六人互相张望了一下,眼神中略带疑惑,但也马上镇定了下来,把凶狠的目光投向了。此时,苗尘已经放下了庄逍,并伸出一只手护住他,而庄逍则因胆怯缩在了苗尘的身后。

  苗尘倒是不显得紧张,对着一众黑衣人说道:“诸位英雄在这月黑风高夜来找我等,所谓何事啊?”

  “别废话!看招!”说话的黑衣人话音刚落就摆开架势,踏步向前,抬起手中大刀就向苗尘刺去。只见苗尘此时伸手入怀,掏出一个一尺来长的铁扇,铁扇尾端还飘荡在一根红色且亮晶晶的穗子。苗尘手腕轻轻一抖,铁扇应声打开,扇面上镶嵌的一副金枝红梅图在夜晚之中格外耀眼。此时,向他发起攻击攻击的黑衣人认出了他手中的铁扇,心中暗叫不好,可已经来不及收住招式,刀尖已经刺到了扇面上。可苗尘手中的铁扇却一动不动,稳若静水。紧接着苗尘顺势把扇子滑到刀下用力向上一扇,只见那口大刀随即断成了数段,又因为苗尘在这一招上灌入了内力,握刀的黑衣人也被一起震飞到半空中,短暂浮空之后,种种地摔在了地上,他咳出一口血,浸透了脸上的面罩,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勉强撑起身体,不断地往后退,一边退嘴里一边呢喃着:“墨江金枝扇...你...你是‘灰猫’苗尘!你不是应该在牢里吗!”

  剩下的黑衣人听到“灰猫”苗尘之后,眼神中瞬间流露出了恐惧之色,而这微小的眼神变化却让苗尘看了个透彻,他轻轻地善着扇子,面上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略带挑衅地说道:“哦~看各位窘迫的目光,是跟苗某有什么过节吗?不过这也无妨。”然后他的手向下使劲一抖,随着铁片的摩擦声起,他手中的铁扇重新收紧,“而我出来走走这件事,还请诸位侠士到死都不要说出去。”言罢,他的左手把庄逍推到了秦硕谷身边,右手拇指则在墨江金枝扇的大骨处一按,紧跟着墨江金枝扇的各部分零件开始错开翻转,没一会,原本一把铁扇就变成了一把通体漆黑的三尺长剑。

  从黑衣人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变化,但是他们毕竟也是练过几年武功的人,最起码知道这种变化肯定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好结果,本能地赶紧摆开架势,准备应战。可他们刚摆好架势,一道黑光闪过,苗尘手中的三尺黑锋脱手而出,已经插进了其中一个同伴的胸口。苗尘紧随其后从那人的胸口把那把黑剑拔了出来,向下一划,在躺倒在地的黑衣人肚子上划开一道很大的口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剩余的四人看到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帮手,瞬间慌了,其中一个左手提刀,伸出右手呈现掌状,运足内力向着苗尘冲去,可还没等他近身,苗尘已经把手中的黑剑抵在了他的脖颈处,横向挥剑,又一个黑衣人倒下了。

  仅剩的三人已经完全乱了阵脚,他们握住大刀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根本停不下来,眼前的蓝眼青年,虽然带着微笑,一脸和气,但在他们眼里就像是索命无常一般可怕。他们一步一步往后退,慢慢地,他们的步子逐渐变大、变快,最后索性扔下手中的武器,掉头就跑,其中一个善使轻功的人更是踏步一跃拉开了距离。可是,他就算会使用轻功,在速度上依然不是苗尘的对手,三人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被依次刺中后心,挨个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庄逍,小心地躲在那个比他还要矮小的秦硕谷身后,就算是黑衣人都倒下后,他还是浑身颤抖着:“结...结束了?”

  “结束了。”秦硕谷答道,然后看着苗尘把手中的长剑又变回了扇子的样子,快步走了过来。苗尘的神情没有了刚刚的冰冷,也不知为何,庄逍从他得表情上看出了一丝喜悦,还没等他细琢磨,苗尘已经走到切近,说道:“师姐,麻烦借一步说话。”,秦硕谷向前走了几步,苗尘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后秦硕谷点了点头,随后就跑回到了树林之中消失不见了。

  “咱们走吧。”苗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微笑着蹲下身子。庄逍也没有去问刚刚他俩的对话,仿佛还没有从刚刚的战斗中回过神来,答应了一身就爬上了苗尘的后背。两人继续朝着赤狱的方向跑去。

  等他们到达赤狱,苗尘重新换好了囚服,回到牢房,在庄逍的帮助下把双手锁好,而庄逍的眼神还有些发直。

  “阿逍。”苗尘叫了一声庄逍,可是见他没有回答,他便又叫了一声:“阿逍!”

  “啊!”庄逍这才回过神答应了一声,“尘哥,何事?”

  苗尘和蔼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弟,温柔中带有一丝嘲弄地说道:“好像还有点时间,你与我说会话吧。免得你这一脸茫然,咱们晚上出去这一趟的事,还没等他人提及,就从你脸上露了馅。”

  “抱歉,尘哥。我...有些走神。”庄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思绪依然在刚刚那场战斗中没有回来。他不喜欢杀戮,哪怕是对方想要夺取自己的生命,他也不曾有过夺走对方生命的想法,虽然他知道这样会让自己陷入到更大的危机之中,可他就是狠不下这个心。

  庄逍使劲晃了晃头,把那些扰人心神的杂乱思绪抛之脑后。然后,他想找个话题,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思绪中空白一片。

  “你还是像原来那样心事重。”苗尘的笑颜中有着一丝担忧,“不过,有些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什么...”庄逍正要追问苗尘的话是什么意思时,地牢的石门上的机关声音骤然响起,随着机关腰牌掉落到大门左侧托盘里的清脆声响,地牢石门慢慢打开了,两人定睛一看,来者正是典狱长郭荣。

  郭荣依然是一脸的严肃,他拿起托盘里的腰牌,石门便重新关上。郭荣先是撇了一眼苗尘,确认他依然老老实实地呆在牢房里后,看着庄逍说道:“第一晚值夜,辛苦了。”

  “啊!不辛苦,不辛苦。”庄逍显得有些紧张,毕竟在赤狱,郭荣还是他的上司。

  “你上去用早膳把,我来换班。回去好好...”还没等郭荣说完,机关门上的机关又有了动静,等石门打开,一个狱卒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郭典狱!您回来就太好了!”

  郭荣没有接话,只是气定神闲问道:“何事让你如此紧张?”

  那个狱卒又喘了几口粗气,说道:“您家里来信,说让您赶紧回去一趟,夫人的病好像又发作了!”

  郭荣的脸瞬间就白了,不过他还是让那名狱卒先替自己执勤,然后赶紧冲上了台阶,然后狱卒跟庄逍说道:“庄兄弟先去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吧。这是通用腰牌,你先拿着。”说着,他把刚刚的腰牌递给了庄逍,庄逍顺手接了过来,谢过这位狱卒之后,就朝着大门走去。

  “阿逍!”苗尘突然从面叫住了他,“在赤狱,结交几个朋友也是好的。”

  庄逍点了点头就走出了牢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