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侠探灰猫 > 第十章 尘埃落定
 
  “苗尘!你这话什么意思!”郭荣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若不是在公堂之上,他此时定会对苗尘大打出手。

  而苗尘,虽身在囚笼之中,手脚受缚,却仍然满面得意,仿佛激怒郭荣正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鲁忠被苗尘的话语弄得晕头转向,他不禁发问:“依你的意思,此人是郭荣所杀喽?”

  苗尘摇了摇头,回答道:“并不是,此人乃是自杀。而郭典狱,却隐藏了一样东西。”

  “郭典狱隐藏了什么东西?”

  “死者的兵器。一个从雪刀派派来且心怀不轨的人,怎么可能出门不带兵器。”

  “郭荣!”鲁忠大声叫到郭荣,“本官问你,你可见过死者的兵器?”

  郭荣眉头紧皱,想必是心中的怒意还没有消退,但是现在鲁忠问话,他又不能不答:“小的本来昨天告假,在晌午之后回到赤狱,后来在晚上接到线报说苗尘在城中与人厮打,便带着几个弟兄前去缉拿。等我们赶到现场时,苗尘已经杀了人,我也没有看到死者带着什么兵器。”

  苗尘算准了他会这么说,便立刻接话道:“鲁大人,不妨让衙役在宁露堂附近搜查一番,定会找到失踪的兵器。”

  鲁忠朝着两名衙役一挥手,两人便火速赶往宁露堂,鲁忠平日对这些衙役也是勤加训练,所以办案寻物能力也是非常了得,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两个衙役就拿着一副拳刃回到了正气堂,他两向鲁忠抱拳行礼,然后将自己所寻之物捧在手上,向鲁忠汇报:“鲁大人,我们在宁露堂西北角的草垛里找到了这个,这副拳刃上面刻有雪刀派的家纹,应该是雪刀派的兵器。而且我们还在拳刃的刃口处发现了血迹。”

  鲁忠也是比较敏锐的,他看着那副拳刃,又看了看苗尘,问道:“苗尘,这幅拳刃是不是你私藏起来的。”

  “不是的,大人。尸体于昨晚被发现,而要我杀人罪名成立,那么诬陷我的人必须即刻着手下一步计划,这幅拳刃不能带回去,若要让人搜出,必定于其脱不了关系,那么在附近藏匿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既然有人不想让它公之于众,是因为上面有着死者的血迹,这血迹的存在很有可能成为指控我杀人罪名的阻碍,而在这公堂之上又是谁一直认定就是我杀了人呢。”

  郭荣的眉头已经完全挤在了一起,他知道这是苗尘的蓄意挑衅,便故作镇定的答道:“那时天色已晚,我的确没有发现拳刃。想必是其他别有用心之人将它藏匿起来。”

  苗尘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的确,我无法证明这副拳刃是你藏匿的,但是,你刚刚说你接到线报前往现场却很不自然。”

  郭荣问道:“此话怎讲?”

  “赤狱的铁规,凡是赤狱狱卒,无典狱手令,日落之后不得外出。凡是外人,无典狱手令,日落之后不得探监。那你的线报又从何而来?想必你是与庄逍换班之时,发现我不在赤狱,便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才拘捕了庄逍,带人前往宁露堂的吧?否则,你为什么要把庄逍一同关押起来呢?”

  “这...”郭荣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而他此时的状态,也彻底让鲁忠失去了对他的信任。

  苗尘见到此状,乘胜追击,继续说道:“咱们再说回五煞越狱案。首先,我第一次提审五煞时,你只为我打开了赤狱上两层的机关门。而关押五煞的三层大门紧闭,是我自己用腰牌打开了三层的机关门,一时着急,我没有在从机关托盘中取回腰牌,待我检查牢房,发现五煞并未逃走时,是你将我遗落的腰牌拿了过来。这也就给了你掉包我腰牌的机会。第二次探监,是因为我接到不知何人的书信说五煞越狱,所以我即刻赶往赤狱,你又找机会偷走了假腰牌。其次,五煞没有引发任何机关也没有惊动任何狱卒就能悄无声息地离开赤狱,想必是换上了狱卒的衣服。而赤狱狱卒服皆有你一人掌管,只要你再配发给他们一份典狱手令,那么这次越狱计划就会轻而易举的完成。”

  郭荣完全慌了神,你厉声问道:“你说是我掉包了你的腰牌!可是那块假腰牌我又是从何而来?”

  “从何而来。”苗尘嘴角上挂着无奈的笑,“那块假腰牌分明就是自己铸模锻造而来。”

  “哈哈哈哈!”郭荣放肆地大笑起来,他指着苗尘说道:“荒谬!我一个山野村夫,怎能有如此精湛的手艺制作出这块假腰牌!”

  苗尘慢慢收起了笑,面无表情的他显得格外恐怖:“你以为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我吗?郭荣,啊不,应该叫你方忌荣。墨风兰八年前的爱徒。”

  郭荣的脸上终于见了笑,他轻蔑地说道:“我看你是疯了吧?你都在说些什么胡...怎...你怎么在这!”

  正在郭荣大放厥词之时,一位身着橙色衣物的少女步态轻盈地走了进来,她看到郭荣,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他,说道:“久违了,方师哥。”

  鲁忠看到此女,瞬时拍响了惊堂木,问道:“来者何人?公本官尚未传唤你就上得公堂,该当何罪。”

  那女子也不惊慌,听到鲁忠的问话后飘然下拜,镇定地答道:“回大人,小女名为墨玲珑,乃是墨非城兼爱长老座下大弟子,同时也是她老人家的亲侄女。小女此次前来,也是受姨母之托,来看看她老人家那不孝的徒弟!”最后一句,墨玲珑还冷冷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郭荣,此时的郭荣已经临近崩溃的状态,他着实没想到墨玲珑会出现在赤麟司的正气堂中,更没有想到自己躲藏了八年,就在今日,前功尽弃。他也不得不交代实情。

  一切正如苗尘推断的那样,郭荣曾是墨风兰座下的大弟子,那时他还叫方忌荣。方忌荣在机关之术上的天赋颇高且为人忠厚老实,甚是招墨风兰喜欢。虽然他是个外姓弟子,可墨风兰仍然倾尽所有教授他墨家机关之术,并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亲事的对象,正是此刻跪在堂上的橙衣女子墨玲珑。可令人没想到的是,方忌荣拒绝了这门亲事,但却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什么,几次三番之后,方忌荣决定离开墨非城,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墨风兰的贴身丫鬟——沈翠青。

  二人不辞而别,方忌荣改名换姓,改叫郭荣,于八年前来到金江成定居,并在赤狱做了狱卒。日子平平安安地过,可没想到沈翠青突然病倒,郭荣倍感焦急,此时一位游走的郎中给沈翠青诊脉看病,并告诉郭荣,锦江城内的宁露堂有一位自己的朋友,手中有治此病之药。国荣也没有多想,就赶到了宁露堂,而接待他的伙计,正是此时此刻躺在地上的雪刀派门徒罗安,罗安告诉他,他可以不收郭荣的药费,但必须要帮他一个忙,而这忙就是释放松林山五煞,并把此时栽赃给赤麟司的苗尘。

  起初他并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可是随着沈翠青的病情迅速恶化,救妻心切他不得不向罗安妥协,他凭借当年的手艺,仿造了苗尘的腰牌,可这腰牌徒有其表,并不能打开赤狱的机关门。所以他先找机会,用自己制作的假腰牌掉包了苗尘的真腰牌,并在五煞越狱当日托罗安寄信给苗尘,引苗尘来到赤狱,又把假腰牌偷了回来。最后,借着其亲友探监之名给了五煞狱卒的衣物、苗尘的真腰牌和自己的手令,让他们顺利逃出了赤狱。并把他们安排在了金江北郊的破庙里。

  一切总算尘埃落定,接下来等待郭荣的便是对他的裁决。鲁忠慢慢地站起身,向旁边挪动了一步,对着铁山抱拳施礼道:“铁指挥使,下官的任务完成了,这判决之事,还是由您亲自来吧。”

  铁山点了点头,坐到了公案后的椅子上。整个审理过程中,他没有说一句话,铁面之下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自己爱徒的境地不理不睬,也许这就是一种信任吧。

  铁山右手拿起惊堂木,拍到了桌子上,用一种老者温婉的口气说道:“郭荣,你放炮死囚,栽赃陷害,欲害他人,按《大明律》你放跑死囚该与死囚同罪,按《大明江湖律》,诬陷他人,你坏了江湖忠信道义。数罪并罚,本应处以腰斩之刑,本官念你遭他人胁迫,减罪一等,但并不能免你死罪。来人呐!”

  “有!”

  “拖下去!关入死牢!”

  此时郭荣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昔的威严,他没有泪水,倒是显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而眉间却还有着一丝担忧。

  “铁大人且慢!!”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道,众人转头看去,发现声音的来源竟是那文弱书生庄逍,“铁大人且慢!!小的知道郭典狱触犯国法也坏了江湖规矩。可是郭典狱家还有一个身中剧毒的妻子,若要是郭典狱就这么死了,郭夫人无人照料,岂不枉送一条人命!还请铁大人法外开恩呢!”

  “够了!”还没等铁山说话,已经恢复自由之身的苗尘厉声喝道:“阿逍!他是罪人!罪人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若要是他有可怜之处就不被治罪,那要国法何用?要江湖道义何用?”

  苗尘的样子着实吓了庄逍一跳,但是庄逍还是想要在争一争:“可是...”

  “没什么可是!”苗尘收起了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眼神中透出的满是愤怒,而这股愤怒之中还混着一抹哀伤,“庄逍,你不要忘了,当初就是因为你爹的仁慈才害死了你姐姐!六年来,所有人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找到!难道你还要重蹈你爹的覆辙害死别人吗!”

  庄逍被流出了悲伤泪水,那些他努力忘记的过往,又一次在他的脑中复苏,他呆呆地看着郭荣被赤麟司衙役押了出去,就在郭荣走出正气堂的一瞬间,他回头对着庄逍做了一个唇语:

  “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