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我替世界爱你 > 净网行动
 
  3月1日,国家颁布净网行动,针对网络暴力,人肉搜索。

  顾凡的粉丝看到以为天要晴了,顾凡粉丝怎么也不会想到吧,禁网络暴力只是禁了一个寂寞。这种感觉就像明天在天气预报上说明天是个大晴天,结果老天爷突然不准时的下了一场雨,而你恰好没有带伞。

  未存智早上起来看到微博,惊慌失措的心想:“如果网站被禁了,那他的种子就毁了,一定不可以禁。”

  未存智叫来他的助理,让在网络上散播:关于部分人口中净网行动只针对网络暴力人肉搜索,这次禁网络暴力不包含网站,所以这个网站不应该被禁。

  助理面无表情的回答,知道了。

  这个结论一出,让微博中顾凡的粉丝,还有路人一片哗然。但是网站的粉丝却异常高兴,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网站不用被禁,但是这些“后遗症”全都放在了顾凡粉丝身上。

  他们都说网站差点被禁是因为顾凡的粉丝。但只有顾凡粉丝知道他们有多无辜,但是没有人听到。把你装进了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你能听见外面对你的评判,但是你不可以向世界呐喊出你的冤枉。因为在他们眼里,顾凡粉丝就是这么蛮不讲理。

  顾凡粉丝看到后,把悲愤转化为动力,精心的整理了禁网暴组织三月一日实行的规定,细心的发现其中包括:散布谣言。宣传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的文章。还有其他对网络生态造成不良影响的内容。带有性暗示的内容。可是顾凡同人文在网站上超过70%的黄色文字,这些证据被顾凡粉丝整理出来,可是没有人去管。因为网站的粉丝愿意把自己的耳朵堵上,听不见任何的解释,他们只认为自己做的对的事情。

  而官方也没有具体的回答,顾凡粉丝很无奈,顾凡更无奈,因为顾凡知道他一旦发声,就会给黑粉热度,就会让他们更疯狂。

  所以顾凡不能说更不可以说。顾凡在微博超话里,看着这群女孩儿,他们疯狂的在为自己辟谣,但他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顾凡助理看到后,告诉他不要想这么多。顾凡说:“怎么能不想多?那群傻孩子在拼命地替我辟谣。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懦弱。连他们都保护不了。他们其中可能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啊。我曾经自以为是的能觉得替他们遮风挡雨,但是我好像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这天,顾凡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任凭工作人员怎么去喊他,他都不出来。

  后来,这群网络上的小姑娘听见顾凡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心疼,心揪着揪着的疼。网络上有一个人问出了这样的话:是两千万大还是一大?是个人想都不想就能说出两千万大,可是2000万个顾凡的粉丝保护不了一个顾凡啊。

  那天没有人知道,顾凡自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干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顾凡的粉丝晚上偷偷的在被窝里干了什么?

  只是以后没有人再愿意提起。

  网站的粉丝仗着人多,和顾凡黑粉的群体,公然挑衅中央媒体发布文案,抵制“社会主义道路。”

  未存智看到网络上这么多人抵制,笑了笑说:“一开始还有点慌,不过没想到这么多人抵制,真是天助我也。顾凡你干嘛要进入演艺圈,乖乖的当设计师不好吗。再不济,你去当个面包师傅也好呀!”

  未存智笑了笑,展开了后面的行动。

  在3月3日,未存智再次购买水军,让他们在微博上再次发表文章称网站再次打不开,事情发酵到27日,由于一部分人的簇拥,和臭味相同,组成了所谓的28大团结,

  顾凡粉丝一开始进入到28超话,他们看着那些肮脏的言论,那些歪曲的事情,那些性格扭曲的人心,心里的难受油然而生,他们不明白,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恶意可以这么大,他们同样不明白,原来真的可以一个人没有见过另一个人,却能把他的18代祖宗全问候个遍。顾凡粉丝在超话里看,他们多少次红了眼眶,多少次泪眼朦胧,多少次看到他们诬陷自己喜欢的人,却只能默默走出去。

  顾凡粉丝讨厌透了这样的自己,但他们不能说话。因为他们不能给顾凡抹黑。明明自己委屈的不行,却因为喜欢考虑到了另外一个人。这是顾凡粉丝在这次事件中学到的第一个知识。

  林益在美国也看到了超话,也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想给顾凡发微信打电话安慰一下,但是林益发现自己的手机坏了,无法修好,之前的微信无法登陆,电话无发打通,怎么也联系不上顾凡,那个时候林益非常的迷茫,不知道怎么办。也常常以泪洗面,林益不知道顾凡过的好不好,有没有人照顾他,有没有人支持他,只能束手无策。但是林益渐渐冷静下来,登上微博超话,号召粉丝冷静下来,仔细收集证据,逐个击破流言蜚语。林益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顾凡,她想:“这可能是自己为顾凡能做的唯一事情。”

  林益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办,也很无助,林益以为可以比别人更能帮助到顾凡,但是那个时候林益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知道顾凡的消息,不知道顾凡心情怎么样,有没有被影响到。林益做的只能是默默帮助顾凡,尽自己微弱的力量。

  有一天,林益在睡梦中清醒。她的眼角布满泪水,她梦见顾凡渐渐走远,不认识她,任凭她怎么样的拉住顾凡,顾凡都从未回头。镜头一转,顾凡开起了自己的面包店,面包店里的面包香喷喷的,顾凡望着自己的妻儿,满眼幸福。林益哭了,因为她突然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留在顾凡身边,好像在顾凡生命中,林益只是一个或多或少的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题外话------

  到最后打字的手都是抖的,其中的内涵,自己去体会吧,我就不说出来了。

  字数:2005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