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009 李光明的生日
 
老李家在向阳乡的人缘还是不错的。

李光明老爷子六十五岁大寿,宴席就直接摆在了老四家的院子里。李建军特意还去镇上的饭馆,请了几个厨子回来,张罗了十几桌的饭菜。早就知道消息的街坊邻里闻讯后,都纷纷跑过来打个招呼,坐在一起凑凑热闹。

院子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车了。看车牌就知道,基本上全是白熊乡乡政府的,毕竟是乡长的父亲过生日嘛。

向阳乡乡长闻讯也赶了过来,刚一进门就嚷嚷开了,“我说老李啊,这里好歹也是我的一亩三分地,令尊大寿,都不叫上我,你这分明是看不起我啊?哈哈哈……”

“哟!是张乡长啊,李乡长这不也是怕叨扰您吗,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朱伟强听到声音,连忙起身,把张乡长一行人径直迎进了里屋。里面已经坐满了3张桌子,都是乡里的头脸人物。他们在里屋,旁若无人的大声聊着天,互相吹捧着,时不时传出一阵阵放肆的笑声。

李朵最不喜欢这种场面,她转过身悄悄的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李好说道,“哥,你看他们那些人的样子,还领导呢,真没素质,哼!”

  “你们俩躲在这里瞎嘀咕什么呢?”正好路过这里的李绅,明显不乐意了。

李绅是李建党的独子,从小就看不起李好和李朵两人,一直认为自己不论是哪里都要比他们出色的多。不管什么时候,两人永远都只能是跟在自己身边,黯淡无光的小角色而已。

“知道他们都是谁吗?我告诉你们啊,坐在我爸右边的张乡长就不用多说了,坐在我爸左边的那个胖子,就是清河县的县长!旁边那个是清河县组织部部长;那个戴眼镜的女的,是清河县财务局副局长,那个秃顶的,是咱们乡派出所的所长……他们那桌全都是县里的领导。”一口气把所有人都介绍完了,李绅这才轻蔑的看了李朵一眼,“哼,还不是知道了,我爸今年就要调到县里,当常务副县长吗。”嘴里虽然是不屑的语气,但脸上却明明写着得意二字。

李朵一看到李绅那副张狂的样子,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刚要站起来讽刺几句,结果被李好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拉了一把,只得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李好看着面露得色的李绅,又扫了眼身旁愤愤不平的李朵,暗想,同样是学生,李绅和李朵,明显就是两类人。李绅,从小就被当做宝贝一样的溺宠,非常势利,喜欢攀比;而李朵呢,天真善良,心直口快,有啥说啥,像极了自己。也难怪上一世的自己,不怎么喜欢李绅,却和李朵走的很近。

看到李好二人都不说话了,李绅自以为把他们都震住了,这才一脸满足的仰着头走进了里屋。

  ……

眼看就要到中午了,进乡的路口方向,开来了两辆挂着东部军区警备部牌照的军车。车子停稳后,从里面走下来6个军人。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来过的李国庆,赫然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只有李国庆一个人的肩上,挂着上尉军-衔,其余5个人,都只是穿着迷彩服,并没有挂衔。一行人在众人的瞩目下径直走进了院中,站定下来。

李国庆眼睛一扫,快步走到老爷子面前,挺胸立正,敬了个军礼,“爸,不孝儿子回来了。”放下手掌,已是两行泪水,哽咽的不行,“爸,生……生日……生日快乐!”

老爷子也是激动异常,他颤动着伸出手,摸着李国庆的肩章,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帮李国庆捋着军服,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建军看到这种情景,连忙走上前去,扶住老爷子,“爸,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边吃边聊。”然后又朝着李国庆努了努嘴,“老五,你也别杵在那里了,这些都是你同事吧?快给爸介绍介绍啊。”

“哦,对对对……”李国庆擦去眼角的泪花,微微侧身,伸手虚指向一位年纪大一点的老军人,“爸,这位是我们首长,其余的几位,都是我的战友。”

被李国庆称做首长的老军人虽然满头银丝,但是精神矍铄,他走到了李光明的面前,同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一把握住了李光明的手,“老爷子,感谢您为国家养育了一棵栋梁之才啊!”

“国庆,这……这是?”李光明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老军人并没有做出什么解释,反而对着李国庆说道,“李连长啊,还不赶紧把你给老爷子准备好的寿礼拿上来?”

“是!”李国庆闻言,立正挺胸,两个脚后跟一磕,转身朝一个战友走去,从他手中接过一个小箱子,神色庄严的双手捧着递到李光明面前。老爷子满脸疑惑,颤抖着把箱子打开。

箱子里面赫然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四枚金光闪闪的军功章——1枚个人二等功,1枚集体二等功,2枚个人三等功。

现在是和平年代,想要得个军功章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还是四枚。再考虑到李国庆的上尉军衔和他才37岁的年龄,所有人都不禁好奇了起来。

当然,除了李好以外。

上一世,李好当时只顾着和李绅争辩,并没有留意到外面的情况,从而错过了一个机会。这一世,他应该不会再让自己有这个遗憾了。

“好好好,坐,快坐。”李光明高兴的说道,“惠莲啊,快帮我把这份礼物收起来!一定要收好啊!”

一个早已哭成个泪人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刚想站起来,就被张淑芬一把按住了,“妈,还是我来吧,您坐着,别一会儿再摔了。”说完,走过去把箱子接过来,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把箱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说的什么。

里屋坐的几桌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纷纷往院子这边看了过来。

“咳咳,小朱……”李建党见状,身子微微向后靠了一下。

“知道了,乡长。”坐在他身后的朱伟强答应了一声,起身出了屋子。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回来欠身在李建党的身后低声说了几句。

“哦?上尉?当初还真没有看出来,他还有这个本事呢?”李建党听了微微一愣,心里快速的盘算起来,如果让在座的几个人知道,自己在军队上还有这么一个上尉亲戚,估计对自己今后的仕途,肯定会有点助力的。想到这里,他朝外一努嘴,“去,把他叫进来,让他给这些领导们敬敬酒。”

“好的,乡长。”

  ……

“咦,怎么没有看见他们几个?”李国庆坐下后环顾四周,“不知道今天是爸的生日吗?”

“咳!老三那个兔崽子就别提了,自从出狱后,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哪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信说一下的。你四姐在后厨帮忙张罗着菜呢,至于你二哥嘛……怎么说呢,人家不是领导嘛,哪能再和我们这些平头小百姓坐在一起吃饭啊。”李建军隐晦的朝着堂屋看了一眼,“呶,那不都在里面吃着呢嘛。”

“咱爸都在外面坐着,他……”李国庆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李建军伸手打断了。

“唉,行了老五,习惯就好了。老二这两年确实变化挺大的。再说了,就连老爷子自己都没有说什么,咱们俩跟着瞎操什么心啊?”

“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李国庆刚要反驳一下,一个年轻人就快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这位就是李连长吧?乡长想让你去里屋,和那些县里的领导们认识一下。”

“乡长?”李国庆心里很不舒服,语气并不是很好。

“嗯,就是李建党,李乡长。”朱伟强小声的提示了一句。

“哦……”李国庆拖了个长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姓朱,是李乡长的秘书,”朱伟强听到李国庆的语气有些不对,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麻烦朱秘书回去告诉那个什么李乡长,就说,今天是我爸的生日,我要陪我爸吃饭,没时间。”

“好的,我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李乡长的,您慢用!”朱伟强大概明白了李国庆的意思,轻蔑的笑了一下,转身离去了。毕竟在他的眼里,一个常务副县长的能量远远要比一个来历不明的什么上尉,大得太多了。

“他真这么说?”李建党听到朱伟强的传话后,满脸的不悦,暗骂一声,“不识抬举!”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里屋的那些领导们吃饱喝足后,跟李建党打了声招呼,就陆陆续续的乘车离去了。李建党最后一个出的门,经过大院,眼角往李国庆的桌子上瞟了一下,不屑的冷哼一声,就直接走出了院子,并没有一点要过来叙旧的意思。

老爷子看在眼里,苦笑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院子里坐的乡里乡亲,这个时候也都散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老李家的几个人。女人们开始麻利的收拾起来,男人们则聚在一起,重新又凑了一桌,继续喝着酒,聊着天。

“李警官,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这可不像你啊?”李国欢打趣的一拍李好的后背,同时递过来一个金星手机的盒子,“快分配工作了吧,四姑送你个礼物。”说着,还扒拉了几下李好的头发,“记住啊,不管到了哪里,都要好好干!千万不要给你四姑丢脸哟。”

“嗯?送我的礼物……哇!太棒了!韩-国的金星智能手机唉!”李好的眼睛一亮,“谢谢四姑!”

“这孩子……”李国欢轻拍了一下李好的脸蛋,转身又去干活了。

望着四姑的背影,李好陷入了上一世的回忆。自己怎么不记得还有过这么一个贵重的礼物啊……难道说,是没有和李绅吵架的缘故吗……细细想来,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过去了。

上一世的时候,自己只顾着图嘴上痛快,虽然和李朵一起,把李绅驳斥的体无完肤,但是却因此挨了老爹李建军的责骂,一气之下,连饭都没有吃完就跑了回去。当天就直接坐车回学校了。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四姑准备的礼物就一直没有机会拿给自己。

……

“唉,我说老四啊,你又花那钱干嘛?李好他不是已经有了一个传呼机吗?”张淑芬一边扫着地,一边埋怨起李国欢来。

“咳,他大嫂,现在的传呼台已经越来越少了,估计再过上几个月,就连传呼机都用不了了。”

“还有这事啊?”张淑芬很少关心过这些,“那……还是留给小朵以后用吧。”

“没事的,就一个手机而已,值不了几个钱的。”李国欢转头看了眼坐在李好身边,正在和他窃窃私语的女儿,叹了口气,“唉……小朵要是有李好一半的聪明,我也就放心了。你看她连上个重点高中,都是找人托关系才进去的!这还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考上大学呢!”

“瞧你这话说的,”张淑芬放下了手中的笤帚,“小朵那么机灵的一个丫头,还能考不上大学?放心吧。”

“哇,还带录像功能呢。”李好那里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把玩了起来,想了一下。一扭头,故意朝着李国庆伸出手来,“小叔,你看……嘿嘿,不用我明说了吧!”

“啊?这个……”李国庆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我不知道有这回事,提前没有什么准备……”

“老五,你不用理他,蹬鼻子上脸的玩意!”张淑芬赶紧上前替李国庆解围。

“切……”李朵明显是站在李好这边的,她不嫌事大的在一旁大声起着哄,“还是当小叔的呢,亏着我哥有事没事一直念叨着你。”

听到此言,李国庆的脸憋得更红了,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嘛。

“哈哈哈……”两个大孩子看到李国庆的模样,顿时乐的前仰后合。

这时,和李国庆一起来的那个老军人,笑着转头望向李好,“小鬼,你在哪个学校上学啊?”

李好闻言马上收起了嬉皮笑脸,神色一正,“爷爷,我在华国刑事警察大学就读,今年是实习年,明年就毕业了。”

“嗯……实习年啊……是挺关键的。这样吧,这个礼物,我替你小叔送你,你看怎么样啊?”老军人满是笑意的看了眼李好。

“首长,这可使不得啊。”李国庆听了急忙连连摆手。

“对对对!小屁孩不懂事,您可别往心里去啊?”张淑芬也跟着着急起来。

“就是,就是,他们是好久没有见了,在开玩笑呢,”李国欢凑上来,想把两个孩子拉走,“这几个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当不了真的。”

“唉,不妨事的。”老军人摆了摆手。

“哦?那爷爷您要送我个什么礼物啊?”李好故意做出一副眼巴巴的样子。

“嗯,我想想啊……实习年……”老军人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样吧,你们大学的王书记,和我是老伙计啦,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他在你实习的时候,帮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实习单位,你看怎么样啊?”

李家的几个人一听,有些吃惊的望着老军人,一边替李好高兴,一边都在心底琢磨着,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李好平静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让人照顾,算不上什么本事!我李好,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走后门这种事情,我还真做不出来。”说完,看了老军人一眼,“谢谢爷爷的好意!不过,我更喜欢做人问心无愧一些!”

这小伙子,不错!老军人在心底暗暗伸了个大拇哥,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既然我已经开口说送了,就不能说话不算数,那你想要个什么礼物啊?”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能不能先存着,等我想好了,您再给我,您看行不行啊?”李好微笑的看着老人,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芒。

“哦?”老军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哈哈哈,好!这小鬼头有意思啊。国庆,一会儿把我的私人电话留给他。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