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089 山水集团
 
冰峰市公安局1号会议室内座无虚席,里面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7个市辖区、4个县级市、2个县,冰峰市一共13个公安机关,所有的一、二把手,全都出现在这里,一个个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昨天凌晨,我局刑侦支队的同志,成功破获了一起毒品交易案件。从犯罪嫌疑人的口中,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近一个月以来,途径过我市向外流通的毒品,不知道什么原因,价格突然大幅度的下降。已经由原来的每克500元降到了现在的每克150元了。”

“各地的毒贩,闻讯后一个个都趋之若鹜,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向我市涌来。同志们,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供大于求!说明了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有大批量的毒品正在堂而皇之的进行着各种非法交易和流通!”

“众所周知,毒品的价格越低,购买的人数就越多!毒贩的利润就越高!如此恶性的循环下去,将会给我们日常的禁毒工作、甚至是人民的安全,都会带来极大的隐患和不稳定的因素!”

“省厅已经指示我们市局,要尽快肃清这一毒瘤!给全市人民一个交待!”庞庆柳喝了口茶,“大家有什么看法,或者有什么线索,都说说吧。”

“庞局,你的意思是说,在我市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很大的制毒窝点,所以才造成了眼前这种供大于求的现象?”

“没错!根据我们多方面的分析来看,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

“那还有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啊?咱们冰峰市这么大的地方,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个所谓的毒品加工厂,无疑就是大海捞针啊!”

“如果没有一个大概的方向,怕是到了最后,劳民伤财不说,意义也不大啊!”

“是啊,是啊……”

“我们局的缉毒大队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啊?”

“我们那边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

“没有方向,我们就来制造方向!没有动静,我们就来制造动静!”庞庆柳伸手制止了大家的讨论,站起来严肃的说道,“第一、从即刻开始,对各辖区范围内的所有KTV、会所、迪厅、酒吧等娱乐场所,开始高频率、大力度的清查行动。第二,对于各辖区现阶段手里掌握的那些吸毒人员,尤其是有过藏毒、携毒历史的,逐一问询排查,并实施24小时监控!让他们先走到明处起来!”

“是!”

……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咱们省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姜勇同志和缉毒总队的总队长马西同志!这几位是我们局缉毒支队的韩阳同志、沈克难同志、李彦斌同志,刑侦支队的吕红军同志,余勤华同志、孙静同志、李好同志!”

被点到名的每个人,都依次站起来给姜勇和马西敬了个礼。

“大家好!”姜勇看了众人一眼,“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林阳市的高明,去年曾经查到过一条线,他们那里有个绰号叫做秃鹰的贩毒嫌疑人员,和咱们这边一个叫做刘海元的男子,来往非常密切。我们一直有理由怀疑秃鹰手里的毒品,就是这个刘海元提供的!不过,让我们感到为难的是,这个刘海元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是山水集团销售部的市场总监。如果贸然传讯他,造成的各种社会影响,无论是政-府,还是我们省厅,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山水集团?”韩阳听上去有些意外,“海城区的那个?”

“没错,就是那个山水集团。它的全称是辽州省山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水集团是近几年内,在华国异军突起的一家企业。主要从事的是,中草药种植、中成药研究、西药研究以及加工、销售。尤其是在中枢神经学的研究方面,有着十分突出的贡献。在96年的时候,山水集团就在香江省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了。”

“所以,除非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我们不能贸然动手。”马西补充了一句。

韩阳是缉毒支队的支队长,所以问的比较细致,“那这件事又和毒品突然降价,有什么关系呢?”

“是这样的,根据我们内线送出的情报来看,我们怀疑山水集团新上任的董事长曾虎,利用手中的便利条件,暗中制毒贩毒,而这个刘海元就是他的手下之一。可惜的是,我们的内线职务太低,没有办法接触到他们核心机密。”马西和姜勇交换了个眼神后,继续说道,“就在上个月,山水集团安排曾虎去美-国学习了一段时间。就是在那个时间段,不光毒品开始大量充斥市场,引起断崖式降价,而且,刘海元和秃鹰也突然失去了踪迹。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的人并没有查到曾虎的出入境信息。”

“没错,不过这些东西,现在只停留在推理阶段,剩下的实质性证据,就要靠你们了!”姜勇接着马西的话继续说道,“上午那个会议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把水搅浑,让他们自己先乱起来。我们才有可能从中找到破绽。考虑到时间的紧迫,以及案件的影响,省厅决定只给你们3个月的时间,找出并打掉这颗毒瘤!有信心吗?”

“有信心!”庞庆柳猛地站了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姜勇和马西相视了一眼,也起身说道,“如果案件顺利告破,我亲自为你们请功!好了,先到这里吧,我和马总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你们留下来继续讨论!”

……

“小李啊,说说你的看法,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庞庆柳把姜、马二人送走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询问韩阳,反而出乎意料的先问了李好一句。韩阳的表情虽然有些诧异,不过嘴上却并没有说什么。

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李好。

局里一直有这样一个传言:现在很多领导都已经习惯了,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先问一下李好。今天看来,好像还真有点儿这个意思。虽然他也听过关于李好的一些故事,但韩阳自己是完全不相信的。故事嘛,始终都是故事。

最起码,眼前这个叫做李好的年轻人,看上去好像很普通,并没有像传言中说的那么神奇嘛。

“这件事,看上去很复杂,”李好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不过,实施起来,其实也挺简单的!”

“哦?说来听听!”所有人闻言,一下子都来了兴趣。

“办法嘛,其实姜副厅长他们已经给过我们了,就是安插内线!”

“这是什么狗屁办法!简直就是哗众取宠!”韩阳一听李好这么说,瞬间就对他的印象一落千丈,“其一,就像马总说的那样,我们没有办法进入其核心层,打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去了也白去;其二,更加容易打草惊蛇,只要稍微有一个小动作被发现,马上就会前功尽弃!下一步就更不好走了。”

“不,韩支,那是对别人而言的。”李好的手指在鼻子下面蹭了蹭,流露出自信的表情,“我就不会!”

“哼,可笑至极!你以为你是谁啊?”韩阳差一点就拍案而起了,愤怒的扭头看向庞庆柳,发现他竟然看着李好没有说话,貌似真的在考虑这件事,不由得急眼了,“庞局,你该不会由着他胡闹吧?”

李好并没有在意韩阳的态度,继续款款而谈,“我只有三点要求。第一、单线联系,只能我主动联系你们,你们不能主动联系我;第二、我需要参与行动的人员,对我绝对的信任和服从;第三,我传递出来的所有信息,要优于其他信息,第一时间就进行处理。”

“如果严格按照这样执行的话,只要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保证能找到相关的证据。”李好认真的看了一眼庞庆柳,“庞局,这就是我的办法。”

“我坚决不同意!”韩阳怒视着李好,“这不是那种,你不行了,我再上的游戏!你可以愚蠢,但不能无知!你知不知道……”

“好了老韩,不要在说了。”庞庆柳及时制止了已经处在发飙边缘的韩阳,轻描淡写的对着李好问了句,“你有几分把握?”

“十分!”李好给出了一个坚定的答案。

“好,我同意了!”庞庆柳一挥手,直接打断了想说话的韩阳,“老韩,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已经不单单是你们缉毒支队的了,而是属于我们整个冰峰局的大案!所以,你要控制住你的不满情绪,做好后续的配合工作!明白吗?”

“……明白。”韩阳无奈的瞪了李好一眼后,坐了下来,暗暗叹了一口气。

随后,庞庆柳当场表示,暂时由吕红军、韩阳、余勤华、孙静、李好五人组成特别行动小组,吕红军任组长。小组的一切行动都要按照李好的思路来执行。此刻,余勤华和孙静的内心触动尤为深刻。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就是掌控者。他们可以让自己身边的人,不由自主的就按照他们的意愿和节奏来处理手中的事情。李好无疑就是此中翘楚!

……

“曹队长,难得您请我吃饭啊!呵呵,怪不得早上一起床,就看见喜鹊在头上叫呢。”

“曾总,请坐!”已经是经侦支队支队长的曹斌一伸手,把曾虎让进了主位,“服务员,上菜!”

曾虎坐下来后,看到曹斌神色极不自然,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就趁着上菜的空挡,好奇的问道,“曹队长,今天有什么心事吗?”

刚开始的时候,曹斌还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等菜上齐了后,见曾虎一直不动筷子,这才支支吾吾的说,家里有个亲戚,想在山水药业谋个差事。曾虎心里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咳,就这小事啊,没问题!您给我说说他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好帮您安排一下。”

“唉……”曹斌喝了一口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奸懒馋滑!不学无术!”

一听曹斌这么说,曾虎的心里就有些摸不准了。他想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只要让他有口饭吃,饿不死,能有个正经事情做就行了,”说着,曹斌像是下了个什么决心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来,慢慢推到曾虎面前,“我知道我这么做,是违反纪律的,但是……唉,拜托了!”

“呵呵,曹队长。既然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那就不要去做。”曾虎笑着把信封原推回到曹斌面前,“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了。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下午还有个会……您让他明早直接来公司找我吧。”

曹斌神色复杂的收起信封,顺势握住了曾虎的手,极小声的说了句,“有人听说,市局那边,最近安排了人一直盯着你们……”

“您慢用!”曾虎眉头一动,和曹斌握了握手后,转身离开了。

……

当曹斌回到经侦支队时,吕红军和李好正在等他,“怎么样?”

“完全按你们的想法做了。”说着,就从兜里拿出那个信封来,“这3万块钱,他果然没有收!”

“好!太感谢了!”吕红军接过信封,拍了拍曹斌的肩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