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140 各方震动
 
武警大楼208包厢。

菜已经都上齐了,不过孟雨却一直没有动筷子的意思,他的秘书漆婧也没有入席,而是站在包厢门口神色焦急的打着电话。

“孟书记,是还有其他客人要来吗?”魏江一看到这种情形,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哦,我还叫上了《金州法制报》的温总编。”孟雨看了一眼表情有些拘谨的众人,面露歉意,“不好意思啊,要不你们就先吃吧,我再等等。”

“没事。我们中午吃的比较晚,这会儿还不饿呢。”

“就是,这个点估计路上正堵车呢吧,没准一会儿就来了。”

“嗯,不着急。”

开玩笑,这种时候,有谁敢先动筷子啊。

“这样吧,魏局,你给我先介绍一下你们局里的同事,咱们边聊边等。”

“好的,孟书记。”魏江点点头,开始给他逐一介绍起来,“这位是党委书记郑敏同志、这位是党委副书记,同时也是常务副局长李志同志、政委石康同志、副局长宋志莲同志、向勇同志、陈芳同志和涂若飞同志。”

“很高兴认识大家!”孟雨微笑着冲众人点点头,“我刚调过来没多久,对金州市各个方面的了解,肯定远远不如在座的诸位透彻。以后的工作上面,还需要多多依仗魏局和众位同仁啊。”

“哪里哪里,孟书记客气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就是,孟书记太客气了。”

几句话下来,包厢内的气氛明显缓和了不少,一时主宾皆欢。又聊了十几分钟,孟雨才抬手看了一下表,“小漆啊,怎么回事?你到底跟温总是怎么说的?”

“孟书记,我当时跟温总说的很清楚,他说他自己刚从双山县派出所办完事出来,马上就往这边走……”漆婧的表情有些委屈,“谁知道现在连电话都没人接了。”

“哦,连电话都没接吗?”

“是啊。”

“嘶……不会是路上出什么事了吧?你再想想别的办法,看能不能用其他方式联系到他。”

“知道了,孟书记。”

两人的对话落在涂若飞耳里,他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

《金州法制报》的温总编……刚从双山县派出所办完事出来……温志龙……晚上政法委孟书记请吃饭……所有的关键词凑在一起,让他不由得急出了一身冷汗,立马坐立不安起来。下意识的吞咽了几口口水后,心中暗道,不会这么巧吧?不行,不管是不是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把那个姓温的放了再说。想到这,他赶紧跟身边的向勇打了个招呼,悄悄起身走出了包厢。

“审讯室里的那个姓温的,怎么样了?”躲在卫生间里的涂若飞,掏出手机给刑侦支队打了过去。

“哦,涂局啊。他一直都没有开口,我们就把他铐起来关在醒酒室里面了。”

“先把他放了吧,其他的完了再说。”

“是!”

挂上电话的涂若飞,长叹了一口气,唉,希望这次是自己太过紧张吧。他用冷水冲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最近是怎么了,一直在走霉运。看来哪天要抽个时间,去白云庙烧烧香了。

……

“哎呀,温总,您总算是接电话了!你现在在哪呢……你说什么?”漆婧挂上电话,匆匆走到孟雨的跟前,低下身子,“孟书记,温总说他刚刚被金州市公安局的人,无缘无故的抓起来关了几个小时。现在正在那里讨要说法呢!”

话音刚落,魏江就站了起来,“什么?还有这事?”他目光凌厉的看向了在座的其他几人,“还不赶紧去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用了,我们过去瞧瞧!”孟雨脸色不愉,率先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涂若飞,刚进包厢,就发现只剩下向勇一个人了,不禁诧异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其他人呢?”

“哎呀老涂,你上厕所也不分个时间场合。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想进去直接拉你了。”向勇抱怨了一句后,伸手推了他一把,“快走吧,局里出事了!”

“出……出什么事了?”涂若飞的心头立马笼罩了一层阴云。

“咳,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把孟书记的客人给抓了,人家现在正在局里讨要说法呢!”

什么?这下全完了!涂若飞吓的腿肚子都软了,差一点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

第二天,一篇名为《面子重要,还是真相重要?》的评论文章,在《金州法制报》上发表了。

文中详细阐述了7年前,关于名河镇屠宰场发生的那起乌龙命案。并对当时办案人员不负责任,玩忽职守,在没有经过任何立案调查的情况下,就草草结案的官僚作风,进行了不留任何颜面的强烈抨击。文中还特别强调指出了,在案件真相曝光后,某些涉案官员依然不思悔改,妄想掩盖事实、蒙混过关的愚蠢行为。最后,不忘提醒陇州省所有法律机关的一线办案人员,要以此事为警钟,时刻保持警惕,力求实事求是,千万不能重蹈覆辙,让广大人民群众再一次寒心。

这篇报道立马在陇州省公安系统内,引发了轩然大波。省上的领导第一时间就给刘光海打了电话,限他在一天之内,查明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直接向省委汇报。

紧接着,《双山晚报》也在头版头条,转载了这篇文章。这一下可热闹起来了,尤其是名河镇和东山镇这两个地方。

……

名河镇屠宰场的工作车间。

“老徐,我就说吧,谭磊当年肯定是被冤枉的!你们还都不信!这下好了,报纸上都登了!”

“是吗?我看看。”

“我也看看,我也看看!”

“真的假的啊?在哪写着呢?我怎么没看见?”

“这不是嘛!喏,这里……”

“唉唉,别抢啊!”

……

“老谭,老谭,大喜事啊!”

一个浑身上下死气沉沉、身形佝偻、头发杂乱无章的老人,抬头看了眼正冲他小跑过来邻居,语气消沉的说道,“我们家都已经是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大喜事啊?”

“呼……呼……”邻居喘了几口气,把一份《双山晚报》举到老人跟前,“喏!报纸上面说了……呼……你们家谭磊当年是被冤枉的!现在县派出所正在为他申请国家赔偿呢!”

“什么?真的!”老人猛地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说句话。眼前就是一黑,往身后栽去。身边和他一起晒太阳的几个老街坊,赶紧把他扶住,掐人中的掐人中,顺气的顺气,拍背的拍背,好半天,老人才缓缓吐出了一口长气,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想要拿过报纸。

“老谭,你可别吓唬我们老哥几个啊……老刘你也是,都这么大岁数了,办事怎么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你就不能慢点说啊,万一老谭过去了,这个责任谁来负啊!”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怪我怪我!我这不是替老谭高兴嘛!”

“行了,老谭,你也别看了,先喝口水缓缓。我念给你听!”一个身板还算健硕的老年男子,接过了报纸。

“嗯,好好好!”老谭抹了把眼泪,“快念念我听听!”

……

名河镇派出所。

“大家伙快来看啊,涂若飞这次终于栽了!”一名警员手里挥舞着一份《金州法制报》,兴奋的推开了综合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哪个涂若飞?”

“还能有哪个?咱们所的前任所长呗。”

“那个草包啊,他不是号称上面有人吗?怎么会栽啊?”

“这事多亏了,县派出所的孟指导,就是上次县派出所开会,给我们发钱的那个!”

“是吗?那快给我们说说怎么回事!”

……

东山镇派出所。

姚亮拿着今天刚出版的《金州法制报》,有些发愣。

“姚所,看到了吧。这才是涂若飞的真实水平!”

“就是!也不知道,当年是谁那么不开眼,竟然还把他调到市局当了个副局长!”

“哼,就他那两把刷子,还不知道,手底下有多少冤假错案呢。”

“行了,少说几句吧,你别忘了,姚所还是人家一手带出来的呢。”

“拉倒吧!一码是一码!那是咱们姚所办事用心,众望所归。”

……

双山县派出所。

“李所,这有些不合适吧?”孟俊杰把手里的《双山晚报》放下,红着脸说道,“明明全是您一个人出的力,怎么都安排到我身上了,这让下面的人怎么看我嘛!”

“没事,如果不是你办事认真细心,我们也查不到这件事的真相不是?”李好无所谓的一摆手,“行了,不用纠结了,给你申请嘉奖的报告我都交上去了。”

“这……这……”孟俊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行了老孟,你这点儿功劳,我们李所才看不上呢。”秦汉站起来替他解了围,“等嘉奖下来了,请我们几个喝顿酒就行了。”

“切!你有没有出过力,凭什么啊?”孟俊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嘿,”秦汉忍不住撇了撇嘴,扭头看向了王蓉,“小蓉,你看他那副嘚瑟的样子!”

“呵呵……”王蓉捂着嘴笑了一会儿,“这样吧,等孟指的嘉奖下来了,秦所买酒,李所买菜,你们几个去我那里,也尝尝我的手艺。”

“这个提议不错!”几人当场就表示了赞同。

……

一周后,李好亲自开车,在陇州省第二人民监狱门口,把谭磊接到了双山县派出所,双山电视台也全程跟踪直播报道了这一事件。

当孟俊杰亲手把20万元的国家赔偿款,交到谭磊手里,并当场承诺,如果他在外面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来县派出所的食堂后厨帮工,一个月支付给他2500元钱工资的时候,谭磊已经激动的泣不成声。他身后的亲人举着‘再世青天’、‘沉冤得雪’的锦旗,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是热泪纵横的。整个双山县,都通过电视看到了这一画面。

当天晚上,双山电视台还特意播放了,采访孟俊杰的独家报道。

孟俊杰除了详细介绍了一下案情经过以及当年的情况后,还特别补充道,今后会在县派出所的门口,专门设立一个所长信箱,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信件的方式,直接和所长进行沟通……

张波看着电视中侃侃而谈的孟俊杰,忍不住陷入了沉思。节目什么时候完的,他都不知道。等回过神来,已经是深夜了。起身关上全是雪花点的电视机,走到窗前,点了支烟,抽了一口后,又一次长考起来。直到香烟燃尽,烫到他的时候,他才赶紧把烟头捻灭。

洗了把脸,心事重重的半躺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这一夜,张波失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