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185 恋人
 
警察走后,一名戴着眼镜的光头男子,脸色惨白、神情慌张的从家家乐海鲜市场跑了出来。他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长途汽车站而去。一路上,还一直不停的左顾右盼,紧张到了极致。等到了汽车站后,他在窗口随意买了一张去外地的车票,然后就悄悄的溜进了洗手间。从兜里掏出一个假发戴到头上,把上衣翻过来穿好,就快速出门,乘坐公交车离开了那里。

直到几个小时后,发现确实没有人跟着自己,他才战战兢兢的走到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亭跟前。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老大,是我。出事了!货仓被警察点了!”

“什么?!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眼镜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惊魂未定的说道,“今天,本来一切都挺顺的,大家也都在卸货。结果,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冲进来了一帮警察,把大家伙全抓了。”

“那你怎么没事?”电话那边瞬间起了疑心。

“我命大!刚好那时候去厕所了。”

“放屁!哪有那么多的刚好!”很明显,对面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老大!我说的全是实话啊。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哦对了,我还听见那帮警察说,怎么不是假钞,是毒品!”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在大华路上,绕了半天了,确定后面没有尾巴跟着。”

……

望着会议桌上堆积如山的毒品,马茂才和刑侦总队的干警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马总,想钓大鱼吗?”李好不慌不忙的泡了一杯清茶,递到他的跟前,轻声说道,“我刚刚故意漏过了厕所里面的一个人,还顺便下了个鱼饵……”

“哦?”马茂才眼睛一亮,心下对李好是越来越欣赏了。他接过清茶,喝了一口,“说说你的下一步计划。”

“有件事情,不知道马总想过没有?在陇州省,一次性缴获这么多的毒品,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李好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计划,反而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

“得有几年了吧。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么大的手笔,肯定不会是一般的贩毒团伙能够做到的。”李好好整以暇的看着马茂才,故意问道,“马总,在咱们陇州省,或者说在金州市,有什么贩毒组织是至今为止,一直都没有被抓获的?”

“你是说……”马茂才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思忖了一会儿,“可问题是,我们没有证据啊!”

“想要证据还不简单嘛。”李好自信的说道,“我们不是抓回来几个人吗,您给我2个小时的时间……”

“这……不会弄巧成拙吧?”马茂才有些犹豫,“万一……”

“您放心!交给我来办!您就听好吧!”

……

拥有谛听戒的李好,审问嫌疑人的速度和准确率,自然要比任何人都快。

“什么?恋人!”当马茂才拿到李好给自己的审讯记录时,吃惊的程度,完全不亚于看到那508公斤毒品的时候。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的笔录,发自肺腑的感慨了一句,“唉!线索这个东西,还真是很奇妙!当你热血期盼的时候,往往无影无踪……当你心静如水的时候,又特么凭空的出现在你眼前。”

恋人!

没错,就是恋人!

这个恋人,可不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红颜知己,而是潜伏在陇州省多年的一个贩毒集团。当然,也就是当年吴杰调查了一半,最后不得不放弃的那个贩毒集团。

“哈哈哈!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老贾!他为了这个恋人,已经入魔好几年了……你小子还真是有狗屎运啊!这份大礼,我记住了!”马茂才激动的掏出手机,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拨号,就被李好拦住了。

“等一下!马总。我这里还有一部分证据,希望您看完了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要打这个电话。”说着,李好递给了他一份财务报告。

“这是什么?”马茂才疑惑的从李好手中接过来,扫了几眼,“咦?财务报表?”

“没错,就是财务报表。每个月都有几笔大宗金额交易的两家公司,竟然连续亏损了5年以上……您觉得正常吗?”

“你是说,这两家公司有洗钱的嫌疑?”

“陇州省超人安保公司和古都省青年旅游股份有限公司,都是在孙维松名下的企业。这些用红笔勾出来的几个账号,我们已经落实过了,全是外资银行的账号,足足有21个。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两家公司的账目,一家只有进项没有出项,而另一家只有出项没有进项。那么,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

马茂才认真的翻看着报表,“可以啊,你连这都看的出来!”

“还有,这是刚才您看过的犯罪嫌疑人的口供,您再和您手中的财务报告对比一下……他们每次的收货的时间,和这些外资银行账号入款的时间,还有出款的时间……有什么发现没有?”

按照李好的提示,马茂才对照的看了一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什么。

“您刚刚说的老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省厅缉毒总队的总队长贾民吧?”李好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他当年可是跟着刘光海一起空降过来的……刘光海是谁的人,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呸!孙维松又怎么了,不就是省委秘书长孙竹的儿子嘛。”马茂才冷哼了一声,“只要犯了法,老子招办不误!”

好!李好暗道,孟雨果然没有给自己推荐错人,是条好汉!正要说话。马茂才突然一拍脑门,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到了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敢情我一直都在,被你牵着鼻子走啊!你个臭小子,亏我还那么欣赏你。你倒好,直接给我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还让我自己一步一步的主动跳进来!这盘棋下的可以啊!”

“嘿嘿,我哪有那个本事啊。”果然,老话说的没错,姜还是老的辣啊。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有谁会是傻子呢!被看破的李好,有些尴尬的搓了搓鼻子,讨好的说道,“我的这点道行,在您面前早已经无所遁形了。”

“哈哈哈,你啊你,真是只小狐狸!狡猾狡猾的!”

“我就是再怎么狡猾,不是也翻不出您的五指山嘛。您看,这才过了多久,就被戳穿了。”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直接说吧,你想怎么干?”

“马总,您先别急,听我慢慢说。第一,所谓的‘恋人集团’并不知道,这次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毕竟我们只抓了最后的卸货工人。其他的人都没有动。第二,当他们落实了,我故意放出去的消息。得知这批毒品只是在无意中被破获的。那么近期肯定要走第二批货。我们完全可以设一个局,请君入瓮。第三,全部暴露在监控底下的犯罪活动,不就是咱们想要得到的证据嘛!第四,行动的时候,我建议不要找缉毒总队的人。抓了那么多年的‘恋人’,毛都没有看见一根,要说没有内鬼……嘿嘿嘿,您信吗?”

……

第二天,《双山晚报》、《金州日报》、双山电视台、金州电视台,同时发布了一条新闻。

双山县派出所,在所长李好的领导下,积极配合省厅刑侦总队的指挥。历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不断的进行调查取证、摸底布控,近日成功破获了一起特大的毒品交易案。现场抓捕犯罪嫌疑人7名,同时缴获毒品508公斤。为和谐社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

呜呜……呜呜……呜呜……

于世存放在桌上的手机,猛地震动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号码,“喂,是我。”

“电视新闻看了吧?”

“看了。报纸也看了。”

“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眼镜说的那件事情,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警察完全就是在那里一派胡言,说的东西也牛头不对马嘴。第一,事情出了以后,警察直到现在,都没有去抓捕那几个司机和眼镜,就说明并不知道那些货是怎么到货仓的;第二,眼镜当时就在厕所,但警察并没有去搜查。说明他们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第三,那个所长才来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在一年前就盯着我们。如果真的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已经跟了我们一年的时间,估计早就动手了。还有最重要的第四,这次抓人的只是县派出所和刑侦总队的人,并不是缉毒警察。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

“这种事可不能有一点儿的马虎!你调查清楚没有吗?确定不是我们自己的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嗯,我查过了。除了最后的那几个‘脚’之外,所有人都没有问题。”

在贩毒过程中,运货是最低级的一个部分,就是所谓的‘脚’。老板、工厂、买家,每一层全是由这些‘脚’来隔开的。他们即使见面了,大多数也都不认识。因为这些人是最容易被警察抓住的。现在,只有最后卸货的‘脚’被抓了,而警方也并没有其他动静,就说明其他人都是安全的。

“嗯!等风声小了,再走一次货。”电话那头考虑了一下,“安全起见,眼镜照杀!你自己安排。”

“好,我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