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189 意外不断
 
一家很普通的商务宾馆,顶层806号房间内。

于世存正拿着一个军用高倍望远镜,面色阴沉的站在窗户边。观察着宾馆对面,金州市海天木材有限公司仓库的方向。

那里虽然还是浓烟滚滚的样子,但火势已经被消防队员们控制了下来,离彻底扑灭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木材公司的门口,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的水泄不通。他们有些本来就是海天木材公司的职工,有些则是居住在附近的街坊,还有些纯粹就是路过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刚刚发生的火灾事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也纷纷闻讯而来,抓紧时机在现场做着相关采访,每个人都想掌握这次火灾的第一手资料。

“什么?货仓出事了?”孙维松接到于世存的电话后,大惊失色,“难道又被警察点了?”

“那倒没有,”说起这件事情,连于世存自己也感到有些无奈,“老刀他们几个正要去接货,就发现-货仓那边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起火了……”

“起火?”孙维松琢磨了几分钟,“那老刀他们人呢?”

“保险起见,我让他们先撤了。”

“警方那边,这次是谁出的面?该不会又是什么双山派出所和那个刑侦总队的人吧?”

“都不是!我现在就在木材公司附近。下面除了一些记者和看热闹的人,没有见到任何警察的影子。我准备一会儿,安排个人过去趁乱望上一眼,打听打听消息。”

“好,注意安全,随时联系。”

……

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就有不少消息灵通的人士,探听到了海天木材有限公司发生火灾的真正原因——

原来,海天公司新招聘的一个仓库管理员,没有经过任何的防火意识培训,就贸然上岗。然后,恣意妄为的在值班期间,一个人喝起了小酒,吃起了火锅。关键是吃到一半的时候,酒劲上涌,竟然没有关火就去睡觉了……等他自己被浓烟呛醒的时候,看到火势已经控制不了了,这才慌慌张张的打电话报了警。也幸亏,他在吃火锅的时候,留了个心眼。选择了存放木料最少的一间库房,没有给公司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不过,好巧不巧的是,装有毒品的那十几根木料,就在此次失火的那间库房内。一把火下去,什么都没有了。

不用多问,那个闯祸的仓库管理员,肯定就是李好了。

当天晚上6点整,金州电视台的《时事新闻》栏目,详细报道了这一事件的前因后果。节目的最后,主持人还不忘提醒金州市所有的木材公司,一定要加强安全防火意识。并督促他们尽快安排专业人士,对各自的职工进行相关的消防培训和实地灭火演练……

得到这令人哭笑不得的真相后,孙维松气得简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如果不是,看到那名惹祸的仓库管理员,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刑拘了起来,蹲在看守所里,等着法院的宣判。都恨不得直接冲过去,亲手干掉他!

事情到了这一步,上哪说理去?只能说,这顿火锅,太特么贵了!

得了,又是几千万打水漂了!

……

两周后。

京金高速公路上面,金州电视台的人正在做着报道。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时事新闻》的前方记者,马菲。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京金高速公路2613公里处许家崖隧道附近。半个小时前,这里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石油公司的运油车,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冲出护栏,掉落在了山底,并引发了强烈的爆燃现象。幸运的是,当时那辆失控运油车的周围,并没有其它的车辆,也就没有造成二次伤亡现象。具体的车祸原因,还有待交通部门,做出进一步的勘察结果,我们才能知道……”

“据悉,这里是金州市较早开发建设的一条高速公路。由于当时政府部门财力缺乏,施工周期又短,再加上地质、地形等条件的不利因素,导致该路段自开通以来,重大、特大伤亡事故不断发生。尤其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许家崖隧道这一带。大家可以随着我们的镜头看一下……这里急弯本来就多,下坡路更是长达十多公里,所以,一些大型运输车辆极易在此发生失控现象……”

“这里是《时事新闻》。前方记者马菲,现场为您报道。”

于世存关上电视,久久不语。几分钟后,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是孙维松约他在电影院见面。

两人猫在观影厅的角落里,故意一前一后,没有坐到一块。

“这事你怎么看?”

孙维松没有接话,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唉……连续出了两次事故,你觉得正常吗?”于世存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已经被警察盯上了啊?”不得不说,杀手的第六感,还是非常灵验的。第一时间就准确判断出了事情的真相。

“应该不会。”可惜孙维松并没有往那方面想,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后,解释道,“我前一段时间,特意问了一下省缉毒总队和市缉毒支队的人。他们近几个月来,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行动。而刑侦总队那边,倒是真的在一直跟着那个假钞的案子,忙的天昏地暗的。至于双山派出所,就不值得我们去费心思了。”

“那现在怎么办?”

“就是说啊……这不把你叫出来商量一下嘛。”

“我觉得不如这样,我们再走一次货。如果又被这样稀里糊涂的点了,那就说明我们真的是被盯上了。”于世存想了想说道。

“走货走货!拿什么走货!”孙维松一听,差一点儿直接蹦了起来,“前后三次,已经快有两亿多的缺口了!万一再来上这么一下呢!”

“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于世存警惕的看了眼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我们这回走次假的!试试水到底有多深。”

“也好,就按你说的办吧!”孙维松略一思索,觉得这也是一种办法,便点头同意了。

……

又是一周过后。

“这次很顺利,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于世存拨通了孙维松的电话。“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孙维松对他的看法还是相当重视的。

“说不上来。我老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可能吧。”于世存用另外一只手,捏了捏两边的太阳穴。

“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孙维松建议道,“我这边再弄钱出来,怎么也要到下周了。”

“下周?”于世存考虑了一会儿,“稳妥起见,还是再等等吧。我的建议是……停上半年再说。”

“停上半年?”孙维松在电话那头,直接气笑了,“你特么还真敢说啊。下面要货的,催的我头都大了。你信不信,如果我们再拿不出货来,那些老主顾就真的走完屁的了。干咱们这行,谨慎是好事。但也不能太疑神疑鬼了。”

“好吧。你说的算。”

……

时间又过去了一周。

家家买婴儿奶粉配送中心门口。

于世存和孙维松两人坐在车里,紧张的盯着不远处——正在往配送厢车上装货的老刀几人……

刚刚装完,把厢门关上。两人才松了一口气。耳边就听见了警笛的声音!

靠!

难道又暴露了?

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

两人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一个穿着囚衣的男子,就飞快的朝这边跑了过来。四五名警察紧紧的追在他的后面。男子的右手上,不光握着一把警枪,手腕处还挂着一副,打开了一半儿的手铐。

“站住!”

“不许动!”

“最后一次警告!再跑我们就开枪了!”话音刚落,就是一声枪响。

不是演戏,是真枪!孙维松和于世存骇然的对视了一眼,这是什么情况?抓捕逃犯?!会不会太巧了?!

枪声显然吓住了正在疯狂逃窜的男子。只见他脚下一个踉跄,就摔了个狗吃屎。手里的警枪也跟着甩了出去。经过这么一个小小的耽误,他和警察的距离又缩短了不少。

男子顾不上擦拭脸上的鲜血,赶紧爬起来,手脚并用的上前几步,重新把警枪拿在手里。慌张的转过身,看也不看,就朝后面胡乱开了几枪。

枪声一响,追他的警察也连忙各自找地方隐蔽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男子又向前跑了几步后。猛然抬头,发现了那辆已经发动着的厢车。关键是,车门还是敞开的。他脸色大喜,马上跑了过去。拿枪指着驾驶室里的人,“不想死的,就全给老子滚出来。”

孙维松和于世存见状,直接傻掉了。

妈的!不会吧!

那名男子可不管孙、于二人是怎么想的,直接一脚油门,开着厢车呼啸而去。不过,仅仅几秒钟,所有人就都看见那名男子,竟然慌不择路的把车直接开进了前面的名河里。

望着前方,正渐渐沉入河底的厢车,孙维松和于世存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车厢内只剩下令人尴尬的沉默和粗重的喘气声。

过了良久,孙维松突然转过脸,认真的看着于世存,“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庙里上炷香啊?”

于世存狠狠的点点头,“我觉得很有必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