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警察李好 > 192 突如其来的意外
 
大约四十分钟后,藏匿在一处树洞中的蜂鸟,从望远镜中看到,李好的两只胳膊下面,一边一个夹着两个昏迷的人,飞快的赶回到了刚才的那个位置。把人放下后,竟然还冲自己藏身的地方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才转身离开。

蜂鸟的冷汗当时就流了下来。身为国内顶尖的伪装专家,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被人家轻而易举的发现了。

留在原地,继续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危险后,蜂鸟这才小心翼翼的朝那边潜行了过去。走到附近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失声叫道,“老鹰!乌鸦!”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自己。赶紧跑上前去,伸手摸了摸,两人脖颈间的脉搏……太好了,都还活着!

蜂鸟瞬间松了一口气。仔细观察了一下两人的状态。

老鹰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估计是被人击中了颈动脉窦,暂时昏厥了过去……

乌鸦除了之前受的伤以外,在他的前胸、腹部、后背和大腿等多处位置,又增添了几个不同程度的新伤口。不过,这些伤口显然已经被人处理过了。不仅用绷带进行了包扎,还给创口做了清理和消毒。他身上淡淡的医用酒精味,可以充分的佐证这一点。之所以仍然处于昏迷中,应该是失血过多的缘故。

蜂鸟从便携医疗包内,翻出一支能量补充剂,快速注射进了乌鸦的身体。然后把他轻轻的扶起来,一边往他嘴里喂了几口水,一边用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脸庞,“乌鸦,乌鸦……能听见我说话吗……醒醒……”

另一边,并没有受什么伤的老鹰,率先醒了过来。他一脸迷茫的睁开了双眼。嘶……我这是已经死了?记得自己刚发现了几个敌人,还没有来得及开枪,眼睛一黑,就昏了过去……是狙击枪还是手雷?唉……丢人啊,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鹰,你醒了?”

“嗯,嗯?蜂鸟?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老鹰恍惚了一下后,愤怒的跳起来,直接扇了蜂鸟一个耳光,“糊涂啊!”

“老鹰,你冷静点儿!听我说!”

“说什么说!乌鸦和喜鹊,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为你做掩护。你怎么不知道珍惜!你对得起他们吗?”老鹰越说越激动,根本听不进去蜂鸟的解释。

这时,蜂鸟怀里,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老鹰,你特么咒谁死呢?”

“关你什么事!咦,乌鸦,你怎么也在这?你还没死?”老鹰有些疑惑了,“我明明亲眼看到有三个人,已经把你围起来了……”

“靠!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乌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转头看向蜂鸟,“解释一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救了我们?”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蜂鸟摇了摇头。他深知这件事,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就伸手扶起了乌鸦,“跟我来!啄木鸟也在前面!”

“你说谁?”老鹰和乌鸦,不敢置信的同时说道,“啄木鸟?”

……

一名日-本尉官,嘴里说着蹩脚的华国话,淫-笑着走向代号喜鹊的女兵。“嘿嘿……你的,现在,没有招了吧!安心,好好的伺候。我的,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

“你不要过来!”喜鹊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和绝望。她清楚的记得,就是眼前这人,生生打死了‘鹰组’里身手最好的秃鹫和海东青……自己绝对不是他的敌手。“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咬舌自尽!再也没有人知道情报藏在哪里了?”

尉官听了以后,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无所顾忌的朝她走去,“嘿嘿,情报的,我的不在乎。杀了你们所有人,程序一样不会泄露。”

喜鹊见他丝毫不受威胁,索性把心一横,一咬牙,手中的匕首调转方向,马上朝着自己的颈动脉划去。不过,就在锋刃接触到皮肤的一刹那,就感觉胳膊一痛,手中的匕首,不由自主的掉落了下来。

“啧啧啧,还想着玉碎?那多没有意思啊。”尉官正是这支日-本特战小队的队长。他已经看破了喜鹊的心思,上前制住她后,从自己的军用小包里,拿出了一支便携式针剂。快速注射进了喜鹊的体内。“这是,我们帝国,最新研制出来的激情药剂。10秒见效!你的放心,我的,会在你最快乐的时候,让你去见天照大神的!嘿嘿嘿……”

果不其然,仅仅几秒钟过后。喜鹊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烫,身体的某个器官,如同爆炸了一样,被瞬间唤醒了。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软,心中仅剩的那一丝理智,如摧枯拉朽般的轰然倒塌,脑中只充斥着最原始的欲望。

此刻,她眼神迷离,两眼一片通红。已经开始不管不顾的撕扯起自己身上的衣物来……

日-本尉官狞笑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瞬息间,他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李好拍了拍手,刚要转身,就被喜鹊从后面直接抱住了。他心下一惊,有心挣脱,又怕力量太大,伤着对方。神识探出,立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暗骂日-本人禽兽不如的同时,正要打晕她,喜鹊的手就已经伸向了自己的隐秘部位。李好赶紧抓住了她的手,但是,下身马上陷入了一片温热之中……

一个小时后,李好看了眼躺在自己身旁,已经累脱了力,昏睡过去的军妹纸。陷入了沉思。

自己暗中跟着于世存来泰-国这边办案,并没有任何人知道。留下自己的真实身份吧,肯定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直接走吧,自己不就成了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账,吃干抹净,就一走了之的渣男了嘛……留个假身份吧,万一人家去找,好像也不太好……一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绝对是突如其来的意外!

他轻轻起身,在附近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从月宫里取出一个帐篷,铺好地垫、被褥。然后把赤身裸体的喜鹊抱了进去,替她盖上了毯子。

喜鹊的神智渐渐恢复了过来,只不过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仍然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突然,她猛的反应了过来,等等!想起来了!刚才是那个日本尉官!再看到自己浑身上下不着一缕的样子,一股羞辱的意识油然而起。

杀了他!!!对!一定要杀了他,然后再自杀!

饱含着屈辱、悔恨、愤怒的眼神,往边上一看,身上的气势不由得一缓。咦?不是那个日本尉官,是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人,看样子应该还是个华国人。

再一看周围的场景……

两人此时正身处于一个帐篷中,身下是柔软的毯子和温暖的被褥……

自己胳膊上、腿上,甚至胸前的几处刀伤,伤口竟然已经结痂了……

看到男人灼热的目光,喜鹊赶紧伸手扯过毛毯,遮住身体,“你……你……你是谁?这是哪里?”

李好心中纠结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呢。考虑到两人的背景,以及眼前的情况……算了,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想到这,他清了清嗓子,“我是谪仙清月上人姬祥的大弟子,元东!”

“谪仙?弟子?”喜鹊明显有些将信将疑。

“不然,这些东西从哪来?你身上的伤,又怎么好的这么快?”说着,李好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喜鹊重新讲述了一遍。末了,还不忘补充了一句,“真的!我发誓。绝对没有一句谎言!”

喜鹊听了事情的经过后,脸色微红。也知道不能完全怪责眼前之人,何况,从某种程度上说,他还救了自己。

“那……我们……我们怎么会在帐篷里?”

“我是仙人弟子嘛!自然有一些手段的。”

也是,要不然,还真的解释不清这些事情。喜鹊偷偷的看了李好一眼,发现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散发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息。看久了竟然隐隐觉得,心底的某一个地方被深深的触动了。脸色也不由得更红了……

最是那一刹那的温柔。女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李好也很享受,女人在自己的注视下,脸色发红的感觉。心中一荡,忍不住伸手把喜鹊又拽了过来。

喜鹊一声惊呼,毫无防备的倒在了李好的怀里。

可能是药效还没有过去的缘故,

可能是对李好有好感的缘故,

可能是自己力气太小的缘故,

可能是……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喜鹊整个身子都兴奋的颤栗着。刚要说话,嘴就被李好堵住了。一条舌头不由分说的就撬开了自己的牙关,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情不自禁的伸手用力的抱住了他。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我可以叫你,阿东吗?”

“嗯。”李好不置可否。

喜鹊躺在他的怀里,喃喃道,“多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啊。”

“呵呵,我们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李好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等你们的任务结束后,再说吧。”

“对了!任务!”喜鹊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着急的坐起来,露出无限美好的上身,“蜂鸟他们还有危险!咦?我的衣服呢?”

李好从月宫中拿出一套运动服递给她,“你的迷彩服,已经彻底穿不成了。先穿这个凑合一下吧。”

“那个……有没有……内衣?”

“有就不错了,你难道还指望我随身带着女人的内衣吗?”李好也是无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