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可优小说网 > 神医萌宠 > 第192章 夜北溟的强力X药 (上)
 
  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夜北溟更加肯定,眼前的决定不是云笙。
  可惜了,他还真是想小野猫某天突发奇想,找自己“彻夜谈心”。
  一想到了小野猫,夜北溟的眼神,又柔和了几分,他那柔情似水的目光,狐玲珑的心跳又不禁加快了几分。
  这般的男人,用了这么细心呵护的口吻,是任何女人都无法抵御的。
  一想到今晚,她要和这男人共覆云雨,疯狂一晚,狐玲珑只觉得自己的身上燥热了起来。
  到时候,独孤休在带着云笙过来,亲眼看见,必定要气疯了。
  疯吧,就让那个该死的天狐贱种气疯吧,她狐玲珑要让她知道,抢她的东西的人,没有好下场。
  狐玲珑的眼神,有几分疯狂。
  她的神情变化,夜北溟全都看在眼底。
  “北溟,我很想你,今晚我准备了一桌酒菜,你陪我喝几杯。”狐玲珑说罢,娇羞地拉过了夜北溟的手,将他引到了桌旁,并为他倒了一杯酒。
  “白日里的比试,你没受伤吧?”夜北溟接过了就被,一双眸似有若无地落在了“云笙”若隐若现的衣服上。
  臭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狐玲珑心中窃喜,身子又往前依偎了几分,将那杯酒往夜北溟的唇边送了送。
  “没事,你先陪我和一杯。”说着,她也倒了一杯酒,独孤休在酒杯里,加了强效的X药,这种药一喝下去,贞洁烈女,也难以招架。
  狐玲珑一口喝下了酒,双眼很快就迷离了起来,她看着夜北溟将酒也喝了下去。
  “北溟,我忽然觉得胸口好烫,你来摸摸。”狐玲珑恬不知耻地抓起了夜北溟的手,往了胸前按去……
  半刻钟后,门被推开了。
  屋内一片狼藉,地上是凌乱的男女衣物。
  独孤休走到了桌前,拿起了夜北溟的那个酒杯看了一眼。
  酒水已经喝光了。
  独孤休鹰眸里,闪动着奸计得逞的激色,他再往前走了几步,床上,可看见一个模糊的黑影。
  就在独孤休掀开床帘时,床上只躺着狐玲珑一人。
  不好,他忽觉身后闪过了一个人影,一只右手抵在了他的背后死穴处。
  “夜北溟,你没有上当!”不需要回头,独孤休就知道,他上当了。
  “独孤休,承蒙你款待。礼尚往来,我也送了一份大礼给你。”夜北溟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
  独孤休忽觉得,腹部一阵热意窜了上来,全身的气血翻滚了起来,这种感觉……不好,他被人下药了!
  躺在床上的狐玲珑,玉体陈横,刺激着独孤休的眼球。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对我下了药。”独孤休挤出了一句话,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把火在烧。
  “酒杯,我在我的酒杯上,抹了点东西。你也知道,兽神坛的大祭司精通炼制各种巫兽药。这种药,无需服用,接触到皮肤既有效果,要解,只能阴阳交合。”夜北溟惬意的笑声,在背后传来。
  今日,他找到大祭司的手下童子,要这种强效X药时,那名童子虽然是一脸的古怪,但还是乖乖地把药给了夜北溟。
  大祭司的药,可是兽药,这种药,无药可解,只有泻火才能彻底解除。
  说罢,夜北溟一掌劈在了独孤休的身上,这一掌,恰到好处,让独孤休和近乎**的狐玲珑,滚成一团。
  狐玲珑此时X药已经发作了,她嗅到了独孤休身上浑厚的男人气息,娇吟了一声,就如八爪章鱼那样,抱着了独孤休,身子不停地蹭着独孤休。
  独孤休闷哼了几声,他心底很清楚,他必须推开这个女人,可是,他的意识,已经被那该死的药给彻底侵蚀了。
  他的鼻翼,剧烈的扇动了起来,眼中一片猩红。
  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狐玲珑最后的衣服,扯了下来,强健的身子,压在了狐玲珑的身上。
  听着背后,一阵剧烈的床摇摆的声音,夜北溟吹了一声口哨。
  如此精彩的戏,没有观众就对不起独孤休的“精心”准备了。
  夜北溟笑了笑,随即就闪身离开了房间,往了另外一个院落掠去。
  若是没猜错的话,真正的云笙,此刻也必定就在院落之中。
  夜北溟猜测的并没有错,为了导演今晚的这一场好戏,独孤休也是静心准备了一番。
  今日比试一结束,独孤休就以昨晚有刺客闯入府中为由,将天狐一干人等的房间都换了,将云笙安置在一个相邻的院落里。
  云笙倒是没有起什么疑心,她这会儿,正在琢磨着,今日擂台上,她的法魂发生的异变。
  就在云笙琢磨之时,忽见夜北溟从窗户里跳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云笙看到夜北溟时,一脸的吃惊。
  她不是让夜北溟,近端时间少来独孤府么,免得和独孤休起了冲突。
  独孤休既知府中有刺客,这阵子,必定会加强戒备。
  “你约我来的。”夜北溟咧开嘴笑了笑,将那封信,递给了云笙。
  “我约你?”云笙狐疑着,看了眼信,发现除了落款外,字迹还真是自己的字迹。
  她身旁,出了奸细。
  云笙第一反应就是如此,但随即,她又嘲讽着说道。
  “夜狐狸,你不会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吧?这落款,明显就不是我的口吻。”
  她说着嗔怪着,白了夜北溟一眼。
  “小野猫,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是将计就计,给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来,跟我去看一场好戏。”夜北溟说罢,脸上那叫笑得一个灿烂。
  云笙潜意识里,觉得这厮必定是没安什么好心,可是夜北溟不由分说,将她拦腰抱了起来,飞身一纵,不容她反抗,就已经出了房间。
  不过几个呼吸,两人就落到了一个房间的窗户边。
  云笙看到那个房间时,还愣了愣,夜狐狸这是干什么?
  这个房间,不就是她早前住的房间?
  此时,房间里还是亮着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人。
  夜北溟将云笙放了下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将窗户推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